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死党穿越了 > 第407章 纯的(第二更,求订阅!)

第407章 纯的(第二更,求订阅!)

  这地方吧

  李尧哪儿瞧着都有点不舒坦,有种把东西方的氛围文化生搬硬套弄一起了的感觉,比如说外面那招牌和门面,比如说里面的建筑风格和装饰用具,就连里面的前台妹子都是穿着旗袍的外国妹子,说得还是英文!

  还有这种混搭风李尧他有点欣赏不来。

  以至于脑海里的某种固有印象都被冲击了。

  听到李尧的话,

  前台的妹子愣了一下,然后态度一下变得愈发恭敬的对李尧说道:“请您这边稍等,我这就去叫我们老板。”

  李尧眉毛挑了挑,

  看来这里还真是蒋大金的产业?

  而且他对前台特意交代过,不然前台听了这个名字反应不会这么大。

  就是不知道蒋大金是哪人

  这审美也太混搭了吧?

  可能是早期出国的华人吧,八十年代,或者九十年代的不少人都挺喜欢这种风格的,一方面觉得时髦,另一方面也觉得没丢了本。

  李尧被领到二楼的一个包间,包间布置的还挺雅致。

  比外面那种混搭风好了不少。

  等了一会儿,

  李尧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等门一打开就出现一个穿着便装的外国人。

  那人一见李尧就亲切的用英文问候:“你好,旅途顺利吗?”

  李尧有点楞,张嘴就用英文回道:“不是我找蒋大金,请问您是哪位?”

  “嗨!”

  那人愣了下,然后恍地一拍巴掌,张嘴就一股子天津味飚了出来:“您瞧咱介二五眼子!我,蒋大金!曹先生您好啊!”

  说完,

  这个外国人大步上前握住了李尧的手可劲儿晃起来!

  李尧:“???”

  他愣是给这位褐发蓝眼五官立体的外国人给弄楞了!

  这方言说的比自己都溜啊!

  李尧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思绪给整得挺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蒋大金好像已经习惯了就放开手到一旁坐下:“您甭愣着啊,赶巧儿饭口,您在我这将就将就!往后您在这儿地界有似您招呼,崴了泥儿咱给您洗了!您坐啊!”

  蒋大金已经坐下了,

  至于李尧,

  打蒋大金进来他就在发愣,到这会儿都还没回过神呢。

  听到蒋大金叫自己,李尧晃晃头坐下,然后笑了起来:“没想到你汉语说的这么好,我还以为蒋大金是个同胞呢。”

  蒋大金听了却不乐意了:“您介话儿我就不爱听了啊!打我爷爷那辈儿就在河北定居了,我妈就是汉族!我,中国人!纯滴!”

  李尧:“”

  也对,

  不能以貌取人!

  我们大吃货帝国从来都是海纳百川滴!

  李尧甩了甩头,用回汉语道:“那就多谢款待了。”

  蒋大金摆摆手:“介都不叫似儿!先次饭!”

  他挥手叫来侍应生,然后用纯正的英文开始点餐,那些菜单的单词单个李尧好像都能听得大概明白,可是放到一起李尧就不是很懂了他逮着个菜名在自己在脑海里翻译了一下:浓汁皇家风味鸡块???

  嘛玩意儿啊!

  等蒋大金点完餐李尧才疑惑道:“那什么浓汁皇家风味鸡块是什么?”

  蒋大金顿时笑了:“嗨!宫保鸡丁呗!还能有啥!除了常吃的家常菜还有些天津的菜式,锅塌里脊,炒青虾仁,老爆三,八珍豆腐,罾蹦鲤鱼”

  这位还挺会吃。

  蒋大金说完菜名就又说道:“也不兹道您这儿吃不吃的惯,您要是有想次得跟我说!我这儿掌勺儿的可是从国内花大价钱挖来了的。”

  李尧:“不用不用,挺好挺好。”

  在这位蒋大金跟前李尧竟然有了种自己怪腼腆内向的感觉!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性格压制?

  自yi诩xiang外ian向hou的李尧在热情似火的蒋大金同志跟前竟然找到了一丝不好意思的感觉!

  神奇!

  因为这是蒋大金点的菜,所以后厨专门给这边先上菜。

  席间,

  蒋大金跟李尧直白豁!

  那叫一个健谈!

  聊天的时候李尧也发现了,蒋大金也就是说话带着一点天津腔,方言其实不是很地道,有时候聊得开心了,河南话,京片子都能往外冒。

  按照蒋大金自己的说法就是早年间在国内四处溜达,不少地方都待过。

  在天津待得时间尤其长。

  这时间一长不知不觉就给天津话传染了。

  李尧听了这话连连点头,

  天津话在诸多方言里面算是传染性十分强的了!

  关键是生动好学,几乎自带rap光环!

  想到这里,

  李尧突然想到一个有意思的事儿,所以他问蒋大金:“想起来个事,你说要是把一个东北人和一个天津人放一个房间待两月会咋样?”

  蒋大金:“???”

  他先是一愣,

  然后想到自己口音被带歪的过程,再想想东北口那操性,两种方言直接在脑子里开小剧场打起来了都!

  于是蒋大金摇摇头笑了,

  然后不自觉想到些有意思的话口就笑的越来越厉害,最后直接停不下来了

  他捂着自己胸口给自己顺气:“你说再放进去个四川滴咋样?哈哈哈哈哈不行,爷们这儿喘不上气了!”

  李尧也给这话逗乐了。

  两人之间的疏离和陌生就这么在席间飞快消融。

  等酒到酣处,蒋大金这位同志都快拉着李尧拜把子了!

  李尧让他醒醒酒,然后问道:“你对这边的异人局势了解的多吗?”

  蒋大金给自己倒了杯茶摆摆手:“您要似寻摸点人儿做脏活咱还行,太深入的就不得。不过赶明儿我给您介扫锅银,准行!”

  李尧用茶代酒给对方敬了杯酒:“那就谢谢了。”

  等到酒足饭饱,

  蒋大金就又说道:“我介桑面奏似客房,您今个儿就在我这睡!省得找地儿了!”

  这哥们看起来三十多岁,

  但是脾性爽气的很,李尧再度道谢,蒋大金却摆摆手:“跟咱这儿甭客气!对了。”

  他俩快到门口的时候蒋大金突然凑过来坏笑着问:“晚上兄弟要是寂寞记得跟咱说,咱给你安排!想要啥样儿的咱这都有!”

  李尧:“”

  他笑了笑:“这,不合适吧?”

  蒋大金:“介有嘛不合似?你放心!哥哥我给你找的肯定都是高级货!奏似处也木问题!”

  李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