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医品兵王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天青色等烟雨!

第六百四十七章 天青色等烟雨!

  许炼的话,顿时引得两人面面相觑。

  尤其是段世邦,狠狠啐了一口谩骂说道:“没用的家伙,把咱们蛙人能力的缺陷暴露出去了。”

  “别急。”

  段宏豪相对镇定,目露凝视,“就算他知道又如何,《斩千山》在我手中已参悟少许,或许能在战斗中领悟更多,能笑到最后的人并非就是他许炼!”

  话音一落,段世邦顿时神色大喜。

  如果有《斩千山》的助力,这一战自然是志在必得了!

  许炼静静看着这对父子自说自话,等他们都平息下来,才好笑的开口:“你们真心想多了,我只是顺口一说,要击败你们,还犯不着从蛙人的缺陷上下手。”

  “……”

  父子俩的脸色齐齐沉冷下去。

  放眼义兴,甚至是放眼全省,段家都有着极高的声望,而这种声望,是一代代段家子弟用血液浇筑出来的,眼前的许炼不过二十多岁,开口闭口竟然如此嚣张。

  这让他们出离愤怒。

  “无知小儿!”

  段宏豪仿佛暴怒的狮子,长舌猛探之余,竟然还加上了无数旋转,使得它卷握住的那柄巨刀威力大增。

  冲到许炼面前时,剧烈的刀势直接将许炼脚边的地面切割龟裂,说不出的狰狞。

  然而,许炼的神态中从未生出半分波澜。

  仿佛这样的刀势还入不得他的法眼。

  砰!

  许炼一脚朝天,连巨刀带舌头,一起踢向天花板,只听见轰然爆响,坚厚的建材用料坍塌近半,并且触发了安装其中的自动灭火装置,好几处喷头都发出嗞嗞的水声,这座豪华的大厅顿时成了一片淋雨池。

  隔着漫天水雾,许炼露出一抹鬼魅的笑容。

  神秘开口:“你有没有听说过,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段宏豪:“???”

  这特么你死我活的时候,整一句歌词是什么鬼!

  但紧跟着,段宏豪就没时间吐槽了。

  许炼猛吸一口气,吐出时,这口气化为青色气剑,裂面如割,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便破掉了段宏豪的护体真气。

  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段宏豪连忙举刀格挡。

  当!

  随着一道刺耳的金属鸣击音,段宏豪用来格挡的两把刀,赫然断裂一把,另外一把也渗满雪花纹路,随时都在崩溃的边缘。

  这一幕如冷水浇灌,段宏豪心中的得意之情彻底褪去。

  先不说他为了格挡这一击耗费多少真气,单凭这两把巨刀,都是上好法器,断裂的那把是他花费重金在黑市收来,碎成雪花的那一把,更是他毒杀段宏巍之后,强夺而来的一代名刀。

  竟会被一口气剑打成这样?

  这不科学!

  “父亲,小心!”

  正在段宏豪出神之际,段世邦突然大喊。

  第二道天青气剑凌空刺来,段宏豪手忙脚乱的驱动舌头,以第三把巨刀迎击,但他的动作太过后知后觉,整个身体都笼罩在无比的冲击力中,双脚如同两把犁头,在地面生生犁出两道触目惊心的沟壑,等他终于停下,已经是疲倦不堪,并且顺着那条长舌头,血涌如雨。

  这一剑,震的他舌根发麻,竟是断掉一半。

  只凭两口气剑,段宏豪的三刀流便宣告崩溃,输的不能再彻底。

  而这时候,他也终于明白那句歌词的意义。

  比起葬礼前,许炼在行动处展露的那些实力,这两口气剑的杀伤力明显暴涨,想来应该是这气剑能够遇水变强。

  天青色等烟雨。

  这句歌词仿佛不再是为了那一副唯美画面而生,许炼赋予了它新的意义。

  充满了恐惧、肃杀的意义。

  许炼暗运气息,第三口天青剑已然酝酿在口舌之中。

  扑通!

  段宏豪竟在这时选择了跪下。

  身后,段世邦脸上写满不能置信:“父亲,您是段家家主,您怎么能给这种人下……”

  说到这儿,那个跪字如同一根鱼刺卡在段世邦的喉咙,再也说不出来。

  在他喉咙处,一道肉眼难辨的血线微微浮现。

  段宏豪收回长舌,满脸臣服之色:“这种不肖子孙,我已经亲手处决,只求许兵器能放我一条生路,从此为许兵器做牛做马,毫无怨言。”

  “做牛做马?”

  许炼垂视下来,淡淡回应,“你不配。”

  段宏豪的咬肌轻轻发颤,但还是竭力控制,更加卑微的俯首下来:“那许兵器想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这次,许炼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不远处。

  三刀那边也已经清完杂兵,提刀走来。

  “我只要你死!”

  冷漠的声音之后,是一道劈斩之音。

  段宏豪的身体被拦腰斩断,即便是死,三刀也没有破坏他的动作,让他仍然这样跪着,犹如认罪。

  许炼咂了咂嘴,三刀这家伙也是个狠茬子啊,杀人也要羞辱对方一番。

  这一场杀戮,来的快,去的也快。

  快到已经尘埃落定,段世廷仍然像个雕塑般杵在那里,直到三刀把段宏豪手中的那把巨刀拿来,他才一个激灵回过精神。

  “结,结束了?”

  段世廷讷讷的问,“这是父亲的不朽刀。”

  三刀点点头:“从现在起,我把它物归原主,包括段家,也重新交付给你。”

  说罢,三刀递给许炼一个眼神,作势离开。

  许炼有些不解:“这就走吗,好歹跟那个熊孩子要点报酬再走啊。”

  “我对那些没兴趣。”

  三刀毫无弥留下来的意思,“更何况,我已经帮老爷完成了心愿,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

  许炼耸耸肩,行吧,这是你的地盘,你说了算。

  只可惜自己出人又出力的,连一点油水都没见到,也是够无私的了。

  仿佛感受到许炼的怨念,三刀突然开口:“多谢你出手相助,为表谢意,我会把这些年的全部积蓄都给你。”

  “哈哈,大家都是兄弟,这么见外做什么!”

  许炼一把揽住三刀的肩膀,“给你留一万块钱,你也要生活不是?”

  三刀:“……”

  两人正大步流星,快要离开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个声音。

  “厉兵器,您请留步。”

  三刀怔了下,慢慢回头。

  只见段世廷双手举刀,神态虔诚,一点点朝他跪了下来。

  “厉大哥,是我有眼无珠,我不配继任段家家主之位!”

  段世廷脸上已经爬满泪水,说话都哽咽的不成样子,“请您留在段家主持大局,我愿意奉您为段家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