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胜的眼里满是怒火,奈何他的爷爷此刻眼里只有那个死秃驴,根本就看都不看他一眼,竟任由他被这个死女人欺压!

  之前就被这死女人欺压了一次,现在又被欺压一次,他发誓,绝对不会跟这死女人善罢甘休的!给他等着!

  而被他召唤过来的护卫,通通站在一旁,面面相觑,手微微颤抖着。

  他们本来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前保护皇甫胜,但是看到赵戚戚如此恐怖的实力后,就再也不敢上前了,反正老爷此刻像是被小和尚勾了魂似的,也没有理胜少爷。

  他们还是乖乖待着吧,活着挺好的!

  此时的皇甫老爷已经抬起颤抖的手轻轻抚上了色色小和尚的脸颊,眼中隐隐有水光浮动,声音也有些抖,“你果真是宏儿的孩儿吗?!”

  他这句话虽然听起来还满是疑问,但是他的神情表明他已经确定了色色小和尚就是皇甫家的嫡长孙了。

  色色小和尚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地回头看了赵戚戚一眼,赵戚戚点了点头,示意他认祖归宗。

  色色小和尚眉头微微拧了拧,终是听赵戚戚的,有些生涩地喊了皇甫老爷一声爷爷。

  “哎!”皇甫老爷终于忍不住,落下了两滴泪。

  待两爷孙认亲完毕后,赵戚戚抹着眼角,十分感慨地说道:“真是太感人了!”

  全程围观赵戚戚“哭泣”过程的杏恬:“”怎么觉得嫂子哭得有点假?可是为什么要假哭呢?

  她刚想开口问,就被赵戚戚暗暗点了哑穴。

  旭霆君却看得有些出神,他要找的那个她从来不会做戏,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皇甫老爷将视线移回了赵戚戚身上,拱手道:“多谢姑娘将我的成儿给带回来。”

  赵戚戚挤出两滴泪,十分惭愧地说道:“其实,我也是无意为之,要不是有人要抓小和尚,还说是跟小和尚血脉有关,我也不会知道小和尚的秘密,不会带带小和尚回来认祖归宗的”

  皇甫老爷都要震惊了,“什么?有人要刺杀我的成儿?”

  赵戚戚撇嘴点头,指着皇甫胜的爪牙道:“就是他说的!还说是什么胜少爷让他抓的呢!”

  爪牙早就被赵戚戚用蛊术控制,所以他连连点头。

  皇甫老爷见赵戚戚哭得真实,爪牙的神情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已经差不多相信了,他转头看向皇甫胜,质问:“这姑娘说的可是真的?”

  “爷爷,您别听她的,她在撒谎!她肯定买通了这个叛徒!”皇甫胜咬牙切齿地盯着赵戚戚,“这女人惯会骗人,她现在就在做戏!”

  “我没骗人!”

  哼,她今天不弄死这混蛋,她就不姓赵!一定不能再让他翻身了,否则一定会给小和尚、还有她自己留下祸根。

  不过她是一个外人,刚来就直接说人家孙子有问题,怕会被怀疑动机不纯,想要挑拨皇甫家的关系,所以她只能选择做戏,让皇甫老爷觉得她只是因为真的关心小和尚有感而发。

  显然,这招还挺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