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宁王府的咆哮声【1更】

第三百五十五章 宁王府的咆哮声【1更】

  这名将领话音落下就有人立刻站出来反对道:“不要忘了,我们可是奉了王爷的命令前去踏平吉安县城的,虽然说王守仁率领兵马离开了吉安县城,可是巡抚陈泰依然在吉安县城当中,末将以为我等当前往吉安县城。”

  方才那名将领闻言摇头道:“话虽然如此说,可是不要忘了,那可是南昌城,乃是王爷的大后方所在,如果说南昌城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你可知道会给王爷的大业造成多么大的影响吗?”

  仍然是那名将领嘴角露出几分笑意道:“王爷可是留了小王爷在南昌城坐镇,尤其南昌城当中有上万大军,再加上南昌城,莫说那王守仁只有两万兵马,就算是再多一些,怕是也拿不下南昌城。”

  这两名将领针对是否前去救援南昌城产生了冲突,而郑启麾下的这些将领也自然而然的分成了两派,大家各有各自的道理,就算是郑启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目光落在身旁坐着的左冷禅的身上,郑启眼睛一亮,看着左冷禅道:“左先生,不知道你对此可有什么建议吗?”

  别看左冷禅在军中并没有什么影响力,但是郑启等人却也不敢小觑了对方。毕竟素日里宁王对左冷禅还是相当的看重的,在宁王派系当中,左冷禅的地位还是相当之高的。

  而且此番他向宁王请求派左冷禅随行,正是因为他清楚左冷禅的能力,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主动开口向宁王请求了。

  左冷禅淡淡的看了郑启一眼道:“这等军机大事,左某却是不好插言,不过依左某之见的话,吉安县城远远没有南昌城的安危来的重要吧。”

  郑启闻言不禁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其实他心中也隐隐偏向于前往南昌城,毕竟南昌城乃是宁王的大后方,哪里出问题,南昌城都不能够出问题,否则必然会动摇前线军心。

  只不过郑启先前有些犹豫不定,这会儿听了左冷禅的话,郑启心中有了决断,冲着左冷禅微微拱了拱手,然后神色一正,目光从一众将领身上扫过道:“诸位,本将军已经有了主意!”

  听到郑启已经做出了决断,一众将领神色肃然看向了郑启。

  只听得郑启缓缓道:“传令三军,即刻前往南昌城!”

  大军轰然转向,直奔着南昌城而去。

  而这会儿王守仁依然率领大军出现在南昌城城下。

  两万之多的大军就在城下安营扎寨,声势极其惊人,整个南昌城都被城外的大军给惊动了。

  南昌做为宁王的老巢,自然是经营日久,可以说南昌城上上下下早已经被宁王给把控。

  宁王起兵之后更是将南昌城上下部门给替换了一个遍,全都换做了自己的心腹,可以说将南昌城打造的固若金汤一般。

  纵然是大军征伐南京这等重要的情况下,宁王依然是在南昌城当中留下了一万堪称精锐的兵马,并且派了自己侄子朱拱樤并内侍万锐辅助其子坐镇南昌城。

  南昌城,宁王府

  王守仁等人那么大的动静自然是不可能瞒得过城中众人。

  王府之中,十几道身影聚集一堂,为首一人一身蟒服,面色之间带着几分惊慌之色,正是宁王长子大哥儿。

  宁王共有四子,然而对外却是没有名字,对内却是以,大哥、二哥、三哥、四哥称呼,非常的奇异。

  在宁王长子下首处坐着的正是宁王侄子,朱拱樤。

  朱拱樤被封为宜春王,可以说是宁王的忠实拥护者,自身能力不差,深受宁王看重,甚至将坐镇南昌城这等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了朱拱樤来做。

  内侍万锐立在宁王长子身旁,面色平静,显然也是一位不一般的人物。

  宁王长子看了众人一眼,带着几分急切道:“诸位,父王出征在外,本王子奉命坐镇这南昌城,如今王守仁大军在外,不知什么时候便会攻城,诸位可有什么应对之策吗?”

  一名将领看了朱拱樤一眼,又看了看宁王长子,上前一步道:“殿下,末将以为,王守仁前来攻打南昌城,此举关系到王爷之大业根基稳固与否,所以末将建议殿下应当立刻派人通知王爷,请王爷派人回返,先行剿灭了王守仁才是。”

  这名将领话音落下,就听得朱拱樤冷笑一声道:“真是荒谬,王爷此刻正在全力攻略南京城,只要攻下了南京城,必然天下为之震动,大半个江南也将落入王爷之手,值此之际,我等又怎么能够让王爷回军,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宁王长子显然是一个没有什么主心骨的,这会儿听了朱拱樤之言,下意识的向着身旁的万锐看过去。

  相对于朱拱樤来说,宁王长子其实更加信任万锐这位王府内侍一些,毕竟万锐是宁王心腹内侍,之所以留下万锐在南昌城,未尝不是制衡朱拱樤。

  哪怕是宁王对朱拱樤再怎么的倚重,对方却非是他亲子,只是一个侄子而已,他还真担心朱拱樤会不会趁着他攻略南京之时搞出什么动作来。

  万锐注意到宁王长子的目光,微微一笑道:“大哥儿勿慌,那王守仁兵临城下之际,老奴便已经派了人前去禀明王爷了,相信王爷那里若是接到了消息的话,必然会派大军回援,甚至王爷亲率大军归来也不是不可能,区区王守仁两万大军而已,一旦王爷大军归来,自然可以轻易将其镇压。”

  朱拱樤闻言不禁神色一变,豁然起身道:“万总管,你……你这是要误了王爷之大业吗?”

  万锐神色平静的看了朱拱樤一眼,拱了拱手道:“老奴只知道,南昌城是王爷的根基之所在,既然王爷信重老奴,那么老奴必须要帮王爷看好家,南京城就在那里,早一日攻打,晚一日攻打,有江南那些家族相助,南京城必然可破,可是王守仁的威胁却是近在眼前!”

  朱拱樤气的一甩衣袖道:“你……你这是鼠目寸光啊,王爷若是不一鼓作气拿下南京城,一旦朝廷反应过来,大军南下,只怕王爷再无攻破南京城的机会了!”

  说着朱拱樤冲着万锐还有宁王长子道:“本王这便派人传讯王爷,恳请王爷以大局为重,王守仁大军,本王一力退之,万万不可中了王守仁围魏救赵之计!”

  单单看朱拱樤能够看出南京城对宁王的重要性,以及王守仁对南昌城围而不攻的用意,就能够看出朱拱樤眼光不差。

  宛若却是丝毫不着恼,微微一笑道:“莫非宜春王还有退敌之策不成?若是如此的话,那么老奴未尝不可建议王爷不必回军。”

  狠狠的瞪了万锐一眼,朱拱樤深吸一口气,目光扫过一众人,缓缓道:“城中尚且有上万精锐大军,除此之外,城中各大家族之中也能够抽调出数千青壮家丁协助守城,纵然是王守仁有天大的本事,本王也有把握坚守到宁王攻破南京城。”

  说着朱拱樤环视一众人,沉声道:“诸位可敢随本王死守南昌城,静等王爷攻破南京城之捷报传来?”

  大厅之中,一众人对视一眼,最后齐齐向着朱拱樤道:“我等愿随王爷死守南昌城。”

  城外王守仁部大军已经完成了安营扎寨,此刻寨中大帐内,王守仁一身甲胄居于主帅之位,下方则是数十名军中大小将领。

  眼中闪烁着精芒,王守仁看了一众将领一眼缓缓道:“诸位,我等此行并非是一定要攻破南昌城,但是却必须要搞出声势来,迫使宁王回军。”

  对于王守仁围魏救赵之计,众人自然是颇为赞同,虽然说一旦宁王回军的话,他们就会有极大的可能遭受叛军前后夹击的危险,但是能够解除南京城之危机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绝对算得上是大功一件。

  区区一座南昌城而已,哪怕南昌城是宁王的老巢之所在,可是对朝廷而言,莫说是一个南昌城,就算是十座南昌城都比不上南京城的重要性。

  若非是时间上来不及的话,王守仁绝对不会用出什么围魏救赵的计策来,毕竟便是他也没有把握保证宁王收到南昌城被围的消息会不会放弃攻打南京城而回军。

  如果说宁王回军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但是宁王身边也有能人异士,万一宁王不管南昌城的话,那他这围魏救赵的计策也就没有用了。

  游击将军方忠明看了王守仁一眼,带着几分疑虑,提出了这一点。

  王守仁颇为欣赏的看了方忠明一眼,别看在场将领数十人之多,可是能够如方忠明这般看出这些问题的却是不多。

  淡淡的看了一众人一眼,王守仁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道:“若然宁王不回援南昌城的话,那么我等便一鼓作气,攻破南昌城,彻底占据宁王的老巢。”

  不少人闻言不由的眼睛一亮,如果说如王守仁所言的话,那么此番不管成败,他们都会有所收获。

  纵然南京城有失,他们攻破了南昌城,那么朝廷那里也断然不能够怪罪于他们,甚至还要嘉奖他们。

  所以说王守仁的选择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有益而无害,不管宁王作何选择,他们至少不用担心会受到朝廷的惩罚。

  十几波快马自南昌城而出,对于这些南昌城派出的使者,王守仁他们也就是象征性的阻拦一下,只是射杀了其中一部分,放过了一大部分,用意不言自明。

  想要迫使宁王回援,至少也要让城中派出去的人马将南昌城的处境告知宁王才是。否则的话他们做了这么多,结果宁王那里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岂不是抛媚眼给瞎子看吗?

  轰隆隆的喊杀声自前方传来,王守仁亲临阵前,看着前方。

  南昌城下,一队队的士卒抬着长长的梯子,顶着盾牌,迎着头顶之上一波波的箭矢、滚木乃至火油疯狂攻城。

  喊杀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完完全全就是在攻城。

  王守仁攻打南昌城的确是有迫使宁王回援的用意,但是对于这南昌城,他却是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占据。

  宁王回援也罢,不回援也罢,他都是要占据南昌城的,所以攻城起来,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

  只是第一天,王守仁率领的两万大军便是伤亡了足足一千多,差不多占了全军的十几分之一多了。

  如此大的伤亡也不是没有效果,期间朝廷兵马曾几度登上城墙与城墙之上的叛军大战。

  王守仁看着登上城墙之上的士卒被发疯一般的叛军给绞杀,不由得一叹,这城中并非都是无能之辈啊,否则的话,城墙之上的防守不可能这么井然有序。

  手一挥,只听得王守仁缓缓道:“传令,退军!”

  顿时急促的号角声响起,南昌城下正在攻城的朝廷兵马听到那撤兵的号角声传来,先是一愣,紧接着便如同潮涌一般退去。

  站在城墙之上,朱拱樤眼看着朝廷兵马退去不由的精神一松,身子一晃,差点跌倒在地。

  要知道先前他可是捏了一把冷汗,素日里养尊处优,这等血腥惨烈的大战场面,他何曾经历过啊。

  如果说不是别憋着一股子气,再加上有城墙做为屏障的话,朱拱樤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能够有勇气面对这般的场景。

  嘭的一声,就见宁王长子冲着朱拱樤咆哮道:“这就是你说的死守吗,只是一天时间啊,王守仁部兵马竟然几次攻上城墙,你告诉我,王守仁什么时候就要攻破南昌城,杀进来将我等生擒活捉了?”

  显然宁王长子是被吓坏了,谁让那一波波的消息传来,看的宁王长子心惊肉跳,总是在担心,是不是下一刻收到的消息就是城墙被攻破,朝廷大军入城了。

  那种煎熬甚至比朱拱樤在城墙之上坐镇,能够直视整个战局要来的强的多。

  宁王长子能够坚持到现在,没有被那一次次的朝廷兵马登上城墙的刺激消息给弄疯了,那后已经是相当的难得了。

  ps:推荐一本书《蛊真人》,人是万物之灵,蛊是天地真精。

  在一个养蛊、炼蛊、用蛊的奇特世界中,一个穿越者不断重生,矢志永生的励志故事。

  雄山漫道真如铁,如今迈步从头越。险就一身乾坤精,我心依旧望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