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嵩山派团灭!【2更】

第三百六十一章 嵩山派团灭!【2更】

  叛军被杀的节节败退,若然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必然会溃败,可是丁勉等嵩山派弟子则是逆流而来,在大军当中那是再醒目不过了。

  王五抡起狼牙棒横扫,几名叛军之辈被扫飞了出去,突然之间王五眼睛一眯盯上了跳跃而来的丁勉、陆柏等嵩山派弟子,眼睛一眯道:“大人,这些人似乎是江湖中人啊!”

  王守仁淡淡的扫了陆柏等人一眼露出几分不屑之色道:“不过是嵩山派的弟子罢了,看来他们这是要为左冷禅报仇啊。”

  王五已经知晓了左冷禅的身份,这会儿一听,自然是明白了陆柏等人的来历,眼中闪烁着兴奋之色道:“哈哈,这些江湖中人怕是脑袋坏掉了,单打独斗的话,军中士卒还真的没有几个是他们的对手,可是他们竟然想要冲阵,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说话之间,王五一挥手冲着身后亲卫吼道:“诸位,都看清楚了,等下一个都不要放过,统统给我杀了!”

  做为王守仁的亲卫,装备自然是最好的,无论是护甲还是强弩,甚至连火铳都有数十杆之多。

  这会儿不少亲卫闻言一个个的兴奋不已的盯着冲过来的嵩山派众人,不少弓箭手甚至已经弯弓搭箭锁定了这些嵩山派弟子。

  当陆柏、丁勉等人出现在数丈距离内的时候,王五大吼一声道:“给我杀!”

  刹那之间,火铳轰鸣,箭矢破空声响起。

  十几名冲的最快的嵩山派弟子一个个要么是被火铳击中,要么是身上插满了箭矢,就算是陆柏、丁勉几人也是在空中强行施展千斤坠落入大军当中方才勉强避过了那一通绞杀。

  几名士卒被陆柏、丁勉几人给斩杀,可是这会儿他们才发现,四周将他们给包围起来的士卒竟然一个个手持盾牌、长矛。

  他们手中的长剑、大刀劈在盾牌之上,最多就是将对方给震飞出去,可是十几支长矛从四面八方刺了过来,要不是他们修为不差的话,只怕一落入大军包围当中便已经被长矛捅成了血葫芦了。

  虽然说每一剑刺出总能够斩杀一两名士卒,但是这些士卒却是源源不断,一支支长矛刺来,稍稍有所疏忽都有可能会送了性命。

  陆柏、丁勉背对着背,额头之上冷汗直冒,面对着四周不下数十名的士卒。

  轰的一声,就见几只火铳轰然爆出焰火,陆柏、丁勉心中生出警兆,几乎本能的纵身冲天而起。

  然而刚刚腾空而起,十几支箭矢便激射而来,噗嗤,噗嗤。

  丁勉、陆柏两人身上顿时插了几根箭矢,两人身子一滞,轰然落下。

  虽然说中了箭矢,可是两人避开了身上的要害部位,所以并没有什么致命伤,但是身上插着几支箭矢,那剧痛也不是谁都能够扛得住的啊。

  尤其是他们为了躲避火铳,冲天而起,一口真气早已经耗尽,此刻身形落下,然而两人看到下方的情形却是一个个的亡魂皆冒,眼中露出绝望之色。

  至少十几支长矛高高竖起,锋利的长矛闪烁着寒光,两人坠下的瞬间,只怕就要被那长矛给洞穿了躯体。

  “啊!”

  一声嘶吼,陆柏猛地一掌拍在丁勉身上,口中大叫道:“丁师兄,逃啊!”

  丁勉被陆柏拍飞了出去,而陆柏则是身形加快坠落,噗嗤一声,两根长矛直接洞穿其身体,一根自后背没入,一根则是从屁股处没入其体内,几乎是瞬间,陆柏便被串成了血葫芦,连惨叫都没有传出便没了声息。

  这边稍微落后那么几步的乐厚等嵩山派弟子比之丁勉、陆柏他们也好不了多少。

  一通箭雨过后,数十名嵩山派弟子倒下了十几人之多,不过也杀到了亲卫近前。

  不得不说这些嵩山派弟子真的不差,个人武力远远不是这些亲卫所能够相比,只是一接触便有数十名亲卫倒下。

  可是他们的运气也就到此为止,待到手持盾牌,火铳的亲卫上前之后,嵩山派弟子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军中配合。

  大刀、长矛、火铳、弓弩手,一众亲卫配合之下,愣是杀的他们没有还手之力。

  王守仁骑在马上,甚至都没有动手,远远的看着,就见嵩山派数十名弟子冲上来之后不过是稍微泛起那么点波澜,不过是盏茶功夫便被大军给淹没了。

  王守仁率领而来的上万大军已经杀入了叛军之中,正到处追杀崩溃的叛军,而嵩山派弟子则是陷入到了朝廷大军包围当中,虽然说对付他们的不过是王守仁身遭的亲卫,可是一众嵩山派弟子却是发现他们仿佛陷入到了泥潭之中,举目望去,四周尽皆是朝廷兵马,尤其是那夺命的长矛一次次的刺出,喷吐着夺命火焰的火铳每一次响起都会带走身边师兄弟的性命。

  乐厚一掌将一名亲卫的脑袋拍碎,鲜血四溅,可是下一刻一支长矛直接洞穿了那名亲卫的躯体,直接从其胸口处冒出,擦着他的腰身而过,甚至划破了其衣衫,那森寒的长矛贴着其肌肤,那股寒意让乐厚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就在这个时候,陆柏那一声大吼传来,乐厚避开一支箭矢循声望去,就见丁勉被陆柏拍飞出去,同时陆柏坠下被长矛洞穿的场景。

  “啊!”

  嵩山十三太保之间关系那也是有一个亲疏远近的,至少乐厚同陆柏关系就相当之好,犹如兄弟一般。

  这会儿眼看着陆柏被长矛直接串成了血葫芦,顿时忍不住发出如同孤狼一般的哀嚎。

  “陆师兄!”

  乐厚眼睁睁的看着陆柏身死,整个人仿佛疯了一般,不管不顾,连连拍飞了好几名亲卫。

  可是乐厚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就见一支火铳轰的一声,下一刻乐厚身子一阵摇晃,胸口剧痛传来,低头一看,一个血洞正汩汩流淌出鲜血。

  与此同时,几支长矛刺了过来,刹那之间便将乐厚刺成了刺猬一般。

  口中鲜血流淌,乐厚惨笑一声,眼中神光渐渐黯淡,口中呢喃:“左师兄,师弟来了……”

  嵩山派弟子完全陷入到了大军包围当中,四周密密麻麻皆是朝廷兵马,就算是想要凭借着轻功逃脱,也根本逃不出,上万大军啊,方圆数百米之内望去,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大军。

  很快随同丁勉而来的嵩山派弟子几乎被斩杀一空,只有丁勉一人捂着腰间的伤口,手中拄着一根夺来的长矛,立于王守仁三丈远处。

  看着王守仁,丁勉看着四周将自己包围的朝廷兵马,再看远处最后一名嵩山派弟子被杀,忍不住心中生出无限悲凉之意。

  “师兄啊,您在天有灵,且慢行一步,师弟这便随你去了!”

  说话之间,丁勉仿佛是耗尽了毕生之精力,身形犹如离弦之箭一般手持长矛直奔着王守仁而来。

  王守仁神色平静的看着丁勉,微微一叹道:“倒也是一群血性汉子,真是可惜了!”

  说话之间,王守仁手中长枪一抖,下一刻挑飞了丁勉手中长矛,没入丁勉体内。

  丁勉看着近在咫尺的王守仁,浑身力气却是迅速抽离,眼中带着几分不甘,几分解脱。

  嵩山派高层乃至精英弟子一战皆没,愣是让王守仁身边的亲卫营死伤达近百人之多。

  一个多时辰过后,追杀叛军的将领各自返回,就见一名将领一脸喜色的押送着郑启而来。

  郑启狼狈不堪,头顶的帽子早已经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头发蓬乱,被死死的捆着。

  “大人,叛军将领郑启在此!”

  王守仁看了郑启一眼,脸上露出几分喜色,欣赏的看了那名将领一眼道:“鲁将军生擒敌将却是大功一件啊,本官定为鲁将军禀明天子,为你请赏!”

  鲁猛哈哈大笑道:“一切皆是拜大人筹谋有方,否则的话,我们这些大老粗又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破了这些叛军大营。”

  郑启满是羞愧的看着王守仁,心中万分后悔,自己若是不小觑了王守仁的话,安心守在军营当中,又岂会落得这般一败涂地,大军溃败的下场。

  王守仁同郑启两方大战,自然是瞒不过南昌城中的叛军。

  当消息传回南昌城的时候,朱拱樤差点气的吐血,他们以为王守仁是在故弄玄虚,却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城外竟然有一支他们一方的人马。

  那可是上万大军啊,如果说能够联系上的话,到时候里应外合,未必不能够重创王守仁,却是不料王守仁竟然在半天的功夫便灭了郑启部。

  “废物,真是个废物啊,上万大军啊,竟然半天都撑不住,哪怕是上万头猪,也能撑上一天吧!”

  朱拱樤这边气的大骂不已,而宁王世子得知消息之后则是一脸惊恐之色向着万锐道:“万总管,父王怎么还没有回军,上万大军连一天都没有坚持得住啊,王守仁太厉害了,父王若是再不回来,南昌城怕是就要破了啊……”

  【第二更送上,嗯,还有一更,码字,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