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两军阵前擒王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两军阵前擒王

  左木上兵卫神色不由的变得凝重起来,本以为不过是一群明军罢了,凭借着他的一身修为,或许能够阻挡这些明军的步伐,可是左木上兵卫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有着这般的实力。

  左木上兵卫一身修为比之俞大猷来根本就不占什么优势,原本想要给大内义兴争取时间却是有些不太可能了。

  就在这个时候,双方已经厮杀在了一起,随同俞大猷一起的一众明军士卒可谓是精锐,不过这些士卒比起大内氏所蓄养的百战余生的武士来还是要差了一些。

  要知道这些武士皆是百战余生之辈,一个个的双手沾满了血腥,百里无一,大内氏也不过是只有这上百名的精锐武士罢了。

  眼下虽然说只有数十名武士随同左木上兵卫一起留下来,可是这些武士却非是弱者,足可以以一抵三乃至抵挡几倍的对手。

  原本随同俞大猷的士卒数量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的,可是交手起来,竟然被这些武士给生生的拖住。

  不得不说这些武士真的是非常之疯狂,一个个的愣是不管自身安危,完全就是h一副搏命的架势,生生的挡住了这些明军前进的脚步。

  正同左木上兵卫对峙的俞大猷见到这般情形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目光扫过那数十名一身煞气却是死死的挡住了一众士卒前进脚步的东瀛武士眼中闪过一道狠厉之色。

  就听得俞大猷高呼一声道:“弓箭手,齐射!”

  别看俞大猷带来数百人,却是什么兵种都有,其中弓箭手占了有两成之多,差不多有近百人。

  方才一交手,所有的明军士卒都有些发懵,被这些东瀛武士所展现出来的那种悍不畏死的煞气给镇住了,竟然忘记了自身的优势。

  这会儿被俞大猷一声断喝惊醒,就见那些弓箭手一个个的反应了过来,挽弓搭箭向着一众东瀛武士射了过去。

  这些东瀛武士的确可以称得上是精锐了,即便是放眼大明,似这般百战余生的精锐士卒也寻不出太多来。

  然而双方之间的人数差距在那里,并非是单靠武力就能够抹平,除非这些东瀛武士一个个的皆是武道好手才有可能。

  但是除了左木上兵卫等寥寥几名东瀛武士之外,其他的东瀛武士也不过是悍勇的普通士卒罢了,而非是那种武力惊人的武道好手。

  当明军士卒从一交手的震撼当中反应过来之后,一片箭雨覆盖下来,顿时将一众东瀛武士覆盖。

  箭雨覆盖之下,原本悍勇无比的东瀛武士不禁挥动手中武士刀试图格挡,同时口中哇哇大叫怒骂不已。

  只可惜箭雨无情,当一片箭雨落下,数十名东瀛武士当场便倒下了大半,不少东瀛武士被钉在地上,虽然说还没有彻底死去,却也到了生死边缘,口中哀嚎惨叫不已。

  剩下的几名东瀛武士这会儿背靠背,脸色苍白的看着四周渐渐向着他们围拢上来的大明士卒。

  先前一交手,大明一方便倒下了十几名士卒却是吃了没有防备的亏,也是太过大意,没有想到这些东瀛武士竟然如此之凶悍。

  然而等到反应过来之后,凭借着精良的军备,再加上数倍对方的人数,要是再像先前那样损失惨重的话,那才是奇怪了呢。

  左木上兵卫喘着粗气看着俞大猷,相比左木上兵卫来,俞大猷同样是气喘吁吁,显然方才一番交手,两人都不轻松。

  可是相比左木上兵卫无有退路,俞大猷心中却是没有什么压力。

  身侧的这些大名士卒便是俞大猷最大的依仗,即便是最终不敌左木上兵卫,他还可以凭借着人多势众群殴左木上兵卫,但是左木上兵卫显然是不可能如俞大猷一般轻松,他一旦落败,便只有死路一条。

  本来想要搏一搏,看看是不是能够生擒俞大猷,然后博取一条生路,结果俞大猷一身修为不比他差,一战下来,两人愣是斗了个旗鼓相当,这却是彻底的绝了左木上兵卫的生机。

  看着俞大猷,再看看一拥而上,数十杆长矛直接将几名凶悍的手下生生捅成了马蜂窝的大明士卒,左木上兵卫不禁大笑起来。

  只不过左木上兵卫的笑声当中却是透着几分凄凉之色。

  俞大猷看着左木上兵卫,神色之间带着几分杀机,挥手道:“杀!”

  顿时就见数十支箭矢齐齐向着左木上兵卫射了过去。

  左木上兵卫口中怒吼一声,手中武士刀狂舞起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竟然是泼水难近其身,所有的箭矢统统被其挡下。

  然而下一刻,一支箭矢犹如闪电一般直接没入了左木上兵卫的胸膛之中。

  左木上兵卫的身躯愣是被那一支箭矢强横无比的冲击力给带动的连连后退了几步,而且箭矢更是洞穿了其胸膛留下了一个血淋淋的血洞。

  武士刀插在地上,左木上兵卫强行稳住身形,低头向着胸前那血淋淋的血洞看了过去,然后看向了俞大猷。

  就见俞大猷手中一把弓箭正遥遥锁定他,不用说方才那致命一箭正是出自俞大猷之手。

  “家主……保重……”

  一声低喃,就见左木上兵卫身形噗通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一阵马蹄声响起,俞大猷根本就没有再看左木上兵卫,而是亲自带领着手下士卒直奔着远处而去。

  大内义兴、毛利文德二人在数十名家族武士护送下飞快的奔着石见城而去。

  无论是大内义兴还是毛利文德脸色都有些苍白,当然脸色最为难看的便是大内义兴了。

  大内义兴心中充满了愤怒与不甘,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大明的军队竟然会踏足于石见国。

  最关键的是那些大明军队气势汹汹而来,天朝上国兴兵,跨越汪洋大海而来,只怕不是跑过来观光的吧。

  一想到那气势汹汹的大明士卒,大内义兴便禁不住心中惶恐,他没有见到港口之上舰船连天的景象,所以大内义兴并不是很清楚楚毅到底带来了多少兵马。

  正因为如此,大内义兴虽然说心中惶恐,却也没有绝望,他还抱着几分希望,回到石见城之后,或许他可以凭借着城池抵挡大明士卒,甚至于反击。

  当然大内义兴心中也清楚,能不能够守住石见城,守住大内氏的基业,前提却是大明此番跨海而来的士卒到底有多少。

  如果说只有数千人的话,那么大内氏未必不能够守住城池,可是如果人马众多的话,即便是如大内义兴也会心生绝望。

  大内义兴、毛利文德所乘坐的马儿狂奔,身后则是快步紧跟而上的一众武士。

  突然之间,身后一阵震动传来,大内义兴、毛利文德等人不禁回头望去,就见一队兵马正飞速的追赶而来,不是先前所见到的大明兵马又是何人。

  村上光夫做为大内氏所奉养的一众武士当中实力仅次于左木上兵卫的存在,此刻可以说是大内氏武士的主心骨,同时也是大内义兴的依靠。

  大内义兴看向村上光夫,带着几分惶恐道:“村上光夫,这可如何是好,左木君……”

  既然大明士卒追了上来,那么留下来阻击大明士卒的左木上兵卫等人的下场不用说大家都能够猜到。

  村上光夫深吸一口气,猛地一刀扎在大内义兴身下的马儿身上,顿时受到剧痛刺激的马儿一声狂嘶,狂奔起来。

  村上光夫冲着生下来的一众武士咆哮道:“诸君,家主奉养我等多时,此时是我等为家主死战的时候了,可敢随我一战?”

  “战,战,战!”

  不得不说这些东瀛武士好似疯子一般,一个个的竟然不惧生死,不过这倒也不稀奇。

  这些武士在东瀛属于一个阶层,视荣誉为性命一般,他们身为大内氏武士,自当为大内氏死战。

  如果说此番他们丢下大内义兴逃走的话,那么这将是他们一生所抹不去的污点,甚至会丧失武士的身份,即便是想要投靠其他势力,也不会被其他势力所接受。

  数十名武士咆哮着自发留下来阻拦大明士卒,试图为大内义兴回到石见城争取时间。

  俞大猷远远的看到这一幕不禁皱了皱眉头,先前已经是被左木上兵卫带人给阻拦了一会儿,这会儿这些东瀛人竟然故技重施,俞大猷却是没有什么兴趣再同这些东瀛人交手,而是大手一挥,冷声道:“儿郎们,给我射死他们!”

  “八嘎!”

  “是勇士的,下马一战……”

  一名名的东瀛武士没想到迎接他们的不是畅快淋漓的一场大战,反而是一片箭雨。

  箭雨过后,原本数十名浑身煞气的东瀛武士几乎全部倒下,纵然是村上光夫这会儿一支手臂之上也插着一支箭矢。

  下一刻,一道刀光闪过,村上光夫几乎是本能的挥刀格挡,只可惜他那一支臂膀已经受了伤,根本无力抵挡那划破虚空的一刀。

  血花飞溅,村上光夫的脑袋落下,鲜血冲天而起。

  俞大猷一刀劈杀了村上光夫,战马不停,直接踏着一众东瀛武士的尸身而去。

  大内义兴猛烈的抽打着身下的战马,前方便是石见城,此刻距离石见城不过只有数百米,甚至石见城之上的守军已经察觉到了追逃之中的俞大猷还有大内义兴等人。

  陶兴房做为大内氏家督,素日里执掌大内氏的兵马,可谓大内义兴的左膀右臂。

  这会儿陶兴房并没有在城墙之上巡查,不过陶兴房却是在城门洞当中歇息,当一名士卒惊慌失措的告知陶兴房家主大内义兴正在被人追击的时候,陶兴房猛然之间起身,愣是将桌案都给撞翻了。

  冲出城门洞,陶兴房三步两步便上了城墙,远远望去,正好看到纵马狂奔的大内义兴,除此之外还有就是距离大内义兴不过数十丈远的一队兵马。

  陶兴房看到这般景象不由得神色大变,虽然说一时之间认不出追杀大内义兴的兵马到底是从何而来,又是何方势力,可是陶兴房却是本能的做出了反应。

  “所有守城士卒,速速随本将军前去营救家主!”

  一众守城之士卒紧跟着陶兴房下了城墙,城门口洞开,数百名士卒慌乱无比的冲出了城门。

  许多士卒甚至手中兵器都没有,却是一个个的匆匆忙忙的出了城门。

  大内义兴看到城门口处的动静,脸上禁不住流露出惊喜之色。

  得救了!

  这是大内义兴看到数十丈之外的石见城当中冲出一队兵马的时候的第一反应。

  然而就在大内义兴心中兴奋的时候,身后却是传来一声冷喝:“留下来吧!”

  下一刻大内义兴只感觉身下的战马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愣是将他给摔出几丈远,只将大内义兴给摔的灰头土脸,七荤八素,差点没有痛的昏死过去。

  “完了!”

  大内义兴心中哀叹一声,努力抬头向着远处看去,此刻陶兴房率兵而来,距离他之所在只有数十丈远。

  可是正是这数十丈,却是两方世界,几名大明士卒上前,三下两下便将其捆了起来,并且将其押入军中。

  与此同时俞大猷一挥手,所有士卒肃然而立,遥遥看着正狂奔而来的一众东瀛士卒。

  陶兴房远远的看到家主大内义兴坠马落地,并且落入到了对方手中,顿时心急如焚,恨不得冲上前来救回大内义兴。

  不过陶兴房能够成为大内氏位高权重的家督,替大内义兴执掌兵马大权,自然不是一般人物。

  冷静下来之后,陶兴房停下来,稳住身后一众士卒,眯着眼睛打量着俞大猷等人,一番打量下来,陶兴房似乎是发现了俞大猷等人的身份,脸上露出几分震惊之色,几乎是惊呼道:“你们……你们竟然是大明天兵?”

  此时的大明帝国依然是亚洲之天朝上国,八方咸服,万国朝拜,而东瀛同大明虽有汪洋阻隔,然则两国之商贸却是从没有断绝,所以说陶兴房能够认出俞大猷等人的衣着打扮来却是不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