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五百一十一章 这还怎么去见人【1更】

第五百一十一章 这还怎么去见人【1更】

  孟家在城中可不是一般的家族,孟氏在这十几年当中真的是修桥铺路,救济灾民,可以说在百姓当中的口碑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孟平做为孟翼长子常年在外经商,在上海县的一众百姓的印象当中,早些年孟翼这位员外常年在外经商,孟家只有孤儿寡母支撑。

  而这几年,孟翼似乎将家业交给了长子孟平打理,而他本人则是在县中定居了下来,平日里也就是结交一些文人墨客,在大家看来,孟翼就是一位大善人。

  只可惜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孟家一直以来所做的生意就是海贸,在海商当中虽然说不是最拔尖的,但是实力也不能算差。

  海外贸易的利润到底有多大,不是亲自踏入这个行当的话,根本就无法想象,恐怕没有谁能够想象得到,在大明价值几十文的瓷器一旦运到了海外价值几乎暴涨数十上百倍之多。

  也就是说如果投入一万两白银的话,一旦成功归来,那利润至少是几十倍之多,哪怕是海贸要承受极大的风险,可是这种数十倍的惊人利润仍然是让相当一批人前赴后继的加入到这一行列当中来。

  正是靠着孟家在海贸上面所赚取的银钱,孟氏才能够有钱去修桥铺路来营造自家的名声。

  要是没有海贸的暴利做为支撑的话,孟家可没有那么多的金银来做这些事情。

  随着朝廷开海,那些没有关系,没有路子的普通商人终于可以涉足这一暴利的行业当中。

  一个行业的利润如何却是要看从事这一行业的人到底有多少,本身海贸就是暴利行当,再加上大明朝廷的禁海之策,这就导致了一个结果,只有极少数商人能够凭借着自身的关系进行海贸。

  随着朝廷开海的政策施行开来,大量的商人自然是进入到这一行业,如此一来自然而然的也就会摊薄了海贸的暴利。

  当然所谓的摊薄利润也不过是相对的,毕竟海外贸易的利润太大了,就算是再多的商人加入到其中,也一样比九成九的行当要赚钱的多。

  从数十倍的暴利下降到几倍,十几倍的利润,这一样有的赚,对于那些新加入的商人来说,自然是大为欢喜。

  可是对于孟家这些早一步涉足海贸,并且吃的满口流油的家族来说,利润一下子暴跌如此之多,这就让这些吃惯了独食的家族有些接受不了了。

  这些人想尽了办法的试图阻止朝廷开海,可是在楚毅的坚持之下,就算是满朝文武当中不少官员收了银钱为这些海商说话,却是无法改变天子还有楚毅开海的决心。

  既然从朝廷方面无法阻止开海,一部分人要么彻底的放弃了,可是一部分人却是不死心,他们认为这一切都源自于楚毅,只要能够将楚毅这罪魁祸首给铲除了的话,那么到时候开海之策自然而然的也就可以取消了。

  相信没有楚毅坐镇,到时候他们稍微花费一些心思和手段,然后利用他们在朝堂当中的那些人,再行禁海也不是什么问题啊。

  只是楚毅凶名实在是太盛了,试图刺杀楚毅的人不是没有,只可惜但凡是妄图对付楚毅的人或者家族都落得了抄家灭族的下场。

  按说这种情况下,一场场的杀戮应该能够震慑人心才对,可是人心难测,或者说面对那暴利,一部分既得利益者根本无法忍受原本属于他们的暴利由那么多人来分享,他们无比怀念开海之前,随便一趟海贸便是数十倍的暴利的日子。

  越是怀念这些,自然也就越是痛恨楚毅。

  而孟翼自然也是痛恨楚毅的家族代表人物之一,这些人通过渠道悄悄的联系在了一起,隐藏了自身的身份,暗中谋划着要对付楚毅的事情。

  有人通过关系从朝廷兵部仓库当中偷偷的运出了数十枚的开花弹,有人弄来了强弩,反正为了能够置楚毅于死地,这些人也真的是拼了。

  要知道就算是这些人小心了再小心,可是这世上一些事情只要做了,那么必然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和线索,一旦朝廷严查,他们未必不会被找出来。

  当然这些人做了这么多,却是自信一定能够将楚毅给铲除了,只要没了楚毅,区区一个天子,那还不是他们轻松摆平吗?

  朝中那么多的文武大臣若是联合起来的话,就算是当今天子恐怕也要乖乖的下旨禁海吧。

  尽管说朝中文武百官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但是再怎么变化,朝堂仍然是把持在先前的那些官员的手中,至于说新被提拔起来的官员虽然不少,却也没有能够彻底掌控朝堂。

  毕竟楚毅再怎么的激进,也不可能一下子清空朝堂不是吗,所以朱厚照只能一点点的来替换朝中文武,按照这般的速度的话,差不多三五年时间便能够将朝堂中的官员替换一遍了。

  到时候朝中文武十之八九皆是由天子所提拔起来的新晋官员,对其命令唯命是从,这样一来,朝堂之上也就很难再泛起什么波澜了。

  孟平阴沉着一张脸,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父亲出去了一趟,结果回来的时候却是一具尸首分离的尸体。

  孟翼的尸体是被孟家的忠仆带回来的,孟平询问之下,虽然说不清楚自己父亲到底为何被人砍下了脑袋,可是也大概能够猜到一些缘由。

  孟翼一直以来同一些人暗中谋划行刺楚毅的事情,这一点别人或许不清楚,可是做为长子的孟平却是再清楚不过。

  不久之前楚毅自海外归来,没有多久整个上海县城都传遍了,孟平自然也得到了消息。

  自己父亲不久前出去到底是为了什么,孟平心知肚明,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父亲好好的出去,却是就这么的一去不复回了。

  一拳狠狠的砸在茶几之上,看着自己父亲那渐渐被缝合在一起的脑袋一眼,孟平咬牙道:“此仇不报,枉为人子!”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孟平看去,只见自家的管家正领着一名吏员而来。

  孟平见状连忙迎了上去,脸上露出几分笑容道:“这位大人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

  吏员看了孟平一眼,再看四周,似乎是气氛有些不大对头,四周那挂起来的一道道的白布却是透着一股子古怪。

  “孟员外何在,知府大人派下官来请孟翼员外前往冬园,大总管开口召见,此乃孟员外莫大的福分啊。”

  孟平闻言不由的眼睛一缩,先前他还对楚毅恨之入骨呢,结果这会儿自己父亲却是丢了性命。

  那冬园被孟翼拿出来招待各路官员,可不单单是为了招待楚毅,可以说那冬园绝对是孟家特意买来然后改造之后,用之与官员拉近了关系的所在。

  显然这吏员还没有察觉到孟翼的尸体,只是带着几分笑意向着孟平道:“这可是孟家的大喜之事啊,不知孟员外可在,还请他这便随我前去拜见大总管。”

  孟平眼中闪过一道异色,深吸一口气看了那吏员一眼,然后微微侧身,让开一条路来冲着吏员道:“这位大人且随我来。”

  吏员很是不解,跟在了孟平身后走进了大堂当中。

  大堂之内这会儿已经被孟家的下人挂满了白布,甚至搭起了灵堂,当那吏员走进灵堂当中的时候整个人都禁不住呆了一下。

  尤其是当他看到躺在那里的孟翼的尸体的时候,这位做为知府心腹的吏员整个人禁不住的呆住了。

  这位吏员绝对想不到他奉命前来请孟翼随他一同前去拜见的总管楚毅,结果孟翼没有见到,他却是见到了孟翼的尸体。

  对于孟翼,莫说是这吏员了,可以说城中至少一半左右的人都对孟翼极为钦佩,这会儿看到孟翼的尸体,吏员整个人都呆住了,好一会儿才惊愕一声道:“天啊,孟员外他……”

  孟平站在一旁,脸上带着几分悲色,咬牙道:“家父遭此劫难,孟平心中甚为难受,若是有什么失礼之处,还请大人多多见谅。”

  吏员再次看了躺在那里,脑袋正被仵作消息的缝在脖子上的孟翼一眼,心中感叹不已。

  这孟翼运气实在是太差了,现在楚毅召见于他,结果他竟然没有这般的福分,自己却是丢了性命

  想到自己领命而来,吏员有些犹豫起来,连脑袋都被人给砍了下来,这还怎么去拜见大总管啊!

  他难道要回去回复知府徐邦说孟翼被人砍了脑袋吗?

  如果说平日里也就罢了,出了这般的凶案,朝廷自然是要努力破案,可是这要是让楚毅知晓的话,是不是说知府徐邦在楚毅心中所留下的印象也就更差了。

  要知道先前港口之中所突然发生的行刺事件便已经是让他们这些官员战战兢兢了,生怕楚毅会怪罪于他们。

  好不容易楚毅没有因为那刺杀案而迁怒于他们,现在要是再突然告诉楚毅,这上海县首善之家,赫赫有名的大善人孟翼被人以极其凶残的手段砍掉了脑袋,那不是给他们这些官员找麻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