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网游小说 > 问道章 > 第二百零四章 龙脉(为王HUGO盟主贺!)

第二百零四章 龙脉(为王HUGO盟主贺!)

  天下十大道脉,北方居三,为白毫山、正阳道、神宵门。

  东海有三宗,为瀚海仙宗、广陵岛、瀛州阁。

  剩下还有三脉,就位于南方,是为巫牧道、白云派、太阴宗。

  除此之外,最后一个则是无定教,传说中乃是天下道门源流,却神出鬼没,居无定所。

  各大道脉的山门有的十分隐秘,但大体位置却还清楚,比如南方的白云派与太阴宗,便是位于楚国。

  但无定教却是真正山门难觅,传人也极少,不知为何,却能始终占据十大道脉魁首。

  白云派。

  一处洞府之内。

  “太师叔,有人持帖求见!”

  一名道童沿着台阶而上,来到石质大门前,轻轻扣着。

  “是何人名帖?”

  声音从门内传出,清晰非凡。

  “是淮东封君,项氏的帖子……因为太师叔一向与此家交好,本派也多得其供奉,今其后人持帖求见,掌教真人便命我前来。”

  道童口齿清晰地说道。

  哐当!

  石门一震,旋即轰然打开,一名童颜鹤发的道袍老者大步走出:“原来是故人之后……”

  没有多久,这道人就在一个悬崖边上的八角亭子中,见到了项家来人。

  “小子项谷,拜见玉成地煞真人!”

  这人大概三十来岁,精神饱满,面色红润,手脚粗大,显然也有一些硬功夫。

  玉成子见到项谷,却是身形一颤,良久后才一弹手。

  一道光芒流转,将石亭包裹,幽幽一叹:“你们终究还是找上门来了,孽缘!孽缘啊!”

  “请真人慎言!”

  项谷此时的声音也变了,低沉中带着沙哑,眼眸外放红光,十分吓人:“白云派世受皇恩,自当粉身碎骨以报,呵呵……此时这一帮,尽是逆贼!”

  “我等炼气之士,本来就与世俗无关……”玉成子沉默了下,还是辩解道。

  “那真人当年,受我大夏朝恩惠,又该如何算?若无我们这一帮‘前朝余孽’指点赏赐,你如何能破元神大关,后来又连连突破,寻得一处上好煞穴,成为白云派的太上长老呢?”

  项谷冷笑道:“我就问一句,当年发下的心魔大誓,你应是不应?这令,你奉是不奉?”

  说着,就自怀中摸出一块令牌,通体黝黑,中间一朵赤红火焰燃烧。

  玉成子望着令牌,浑身一震,脸上阴晴不定,终于还是跪了下去:“臣,奉诏!”

  “这才对嘛!”项谷桀桀怪笑了几声:“你等着看……这个天下,还是我大夏的,没有几年,你便会庆幸自己的决定,也会成为拯救白云派的功臣。”

  他说话老气横秋,根本不似三十岁,反而好像一个附体的老鬼。

  玉成子起身,面无表情:“不知先生欲为何事?”

  “天机变化,大势加快,这你都知道,不必多说……北方早有布置,而南方起家,怎么绕得开南楚呢?”

  项谷说着:“当年大夏倾颓,列国国君无不以追杀皇室血脉为第一要务……我们废了好大力气,才隐瞒下来一支,藏于南楚,还是姓高。当然……对外的资料,这一家原本是土著,后来立了功,赐予高姓,跟大夏没有一点关系。”

  “现在,就要动了?”

  玉成子眼皮一跳,此等扶龙庭之事,最是凶险,他已经上岸的,实在不想下水。

  奈何……别人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是的,要大动……”

  项谷也是感慨:“原本……我们计划推其子高潜出来,此子虽然才三岁,却峥嵘已露,大有气象,须知这争龙之事,不仅要气运,人更重要啊……但此时缓不济急,只能先推其父高玄通……”

  接着,又细细说了,令玉成子知晓,这一家乃是将门出身,当然不是那种军阀世家,祖上最高也就一个校尉,传了几篇武经、数百亩田下来。

  因为暗中照顾,几代人都是衣食无忧,整日琢磨武功与兵法。

  这高玄通年方二十五,武功却也修炼到了宗师境界,足够崭露头角。

  如今天下即将大乱,楚王正在招兵买马,却是大有机会。

  “其它的都好说,天时已有,地利对半,人和也有我们支持,至少割据一方,为一诸侯并无丝毫问题,只是还欠缺一柄厉害兵器!”

  项谷缓缓说着:“大夏龙雀刀,目标太大,已经给了北方一棋子,新朝当有新气象,不宜用旧兵,当重铸一柄……这也是龙庭的意思。”

  一边说,一边递过一篇秘法。

  “杀破狼刃?”

  玉成子接过一看,就是一惊:“此刃威力惊人,可灭鬼神啊!”

  “我们已经找到上古虎翼之残片,白虎煞穴也有……此刃若铸成,最是受益兵家之将,而论这冶炼之术,还是得玉成子你出马。”

  项谷缓缓道。

  “事已至此,还有何好说?”玉成子苦笑一声:“老道这就出山,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

  “白虎煞穴的位置,应当在南楚林州吴公城附近……”

  段玉策马飞驰,不断回忆。

  至于具体在哪里,前世也没有人为高潜著书立传,他还真不知道。

  但有了这个线索,已经是足够。

  一入南楚,段玉便让熊黑为向导,两人马不停蹄地向着吴公城赶来。

  至于摸到高潜家附近,飞剑取了这一家性命的想法,也在段玉脑海中转过。

  争霸天下可不是游戏,也没有什么等敌人变强,再堂堂正正打一场的说法。相反,抢占先机,一步快,步步快,将所有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才是一个枭雄应该做的。

  但这个很有吸引力的念头只是一转,就被段玉放弃了。

  原因很简单,此时这一家看似不显山不露水,鬼知道暗地里藏着多少高手大能保护。

  自己实力不足,硬碰硬撞上去,下场只怕不会太妙。

  “真是可惜了……”

  实际上,纵然那个白虎煞穴,都说不定在监视当中,只能某人取用呢。

  “一般而言,炼化煞气之时,也是修士最危险的时候,特别是此白虎煞气,顽固非常,不知道要耗时多久,一旦被大夏龙庭盯上,就很危险了……”

  “这是生死之别,好在……我也不是没有准备。”

  段玉心里冷笑。

  “主上,前面就是吴公城了!”

  熊黑问着:“可要进城?”

  “不必,我们在野外过夜便是!”

  段玉吩咐地说着,两人找了个山洞,风餐露宿,席地而睡。

  等到夜深人静之时,他看向熊黑,手里某个符箓一闪。

  熊黑浑身一震,却是陷入了更加深沉的睡眠。

  以段玉此时修为施展的魇镇之法,纵然宗师也反抗不得,这个熊黑武功不到宗师,自是更加没有抵抗能力。

  完成这一切后,他才施施然元神出窍。

  虽然熊黑的忠心略微可以信任,但也不能保证,段玉亦从来不将自己的安危寄托在旁人身上。

  月光之下,一名少年元神宛若真人,凌空而立,俯瞰下方起伏的山峦,还有不远处的城池,一切都仿佛尽在掌握。

  “要生成煞气,也与地形有关,按照风水堪舆方面的说法……这吴公城附近,可能的地方不过寥寥几处,元神一一排查过去便是了……”

  当下细细凝神,见得下方龙脉。

  龙脉这玩意说起来玄之又玄,似乎很高大上,实际上却也普通。

  山峦起伏即为龙,以天下之大,龙脉几乎数不胜数,又见得出了几个帝王?

  而根据地气之不同,龙脉有吉凶之变,其中复杂程度足可写出数本书来,光是地气,就有飞龙、潜龙、卧龙、盘龙、死龙之分。

  唯有真正的风水大师,才能找出最为雄厚的王者之龙脉,再配以点穴之法,还要入葬之人福德深厚,才可得三分化龙之机。

  因此纵然决意争霸天下,对于什么风水龙气,段玉还是不屑一顾。

  再好的地利,也要得人,方能成势!

  “这吴公城周围,山水环抱,倒是有几处小龙脉,可以去见见……”

  一念至此,元神倏忽一动,瞬息十余里,来到某一处。

  就见山木葱茏,其形秀丽,其气清清,不由笑了:“原来是一处有主的墓葬之穴……”

  这里也是一处小龙脉,并且穴眼只有一处,可称为蜻蜓点**,五品之下,能富贵三代,算是不错了。

  自然就有着风水师寻出,货与富贵之家,是以早早有主。

  一块地气若是有主,便有了祖宗阴灵居中主持,那就很难再次抢走了。

  段玉细细查了查水土,发现的确是一处吉穴,就不再看,又至高空,寻找第二处。

  一连三夜之后,却是终于找到某处。

  他元神落下,来到一处山谷。

  这谷口光秃秃,草木绝迹,怪石嶙峋,段玉见此,却是不惊反喜。

  “天之大道,必是一阴一阳,既然有着龙脉吉穴,也必然有着恶穴,这恶穴之中,若是先人葬入,自然大大恐怖,但若机缘巧合,却也能生出一些独特的煞气,为炼气士所用……”

  这里寸草不生,显然是一处大煞之地。

  他此时乃是元神状态,百无禁忌,直接进入山谷。

  吼吼!

  恶风袭来,虎啸山林。

  一头红眼白皮的巨虎,蓦然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