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医武传奇 > 第238章 有必要吗
  “你觉得有必要吗?”华平阳皱着眉。

  看来,还是得借助媒体,直接找王鹏已行不通了,很明显,他现在已被上面责备了。

  虽然,也敢肯定,如果把实情告诉王鹏,他应该会帮他隐瞒,毕竟手上的东西是非常令人震惊愤慨的证据。但是,华平阳不想给王鹏太多压力,也不想让他知道太多自己的事情。虽然他是陈雨馨的舅舅,但他还是个官。

  “好吧,既然你说与你无关,那就真与你无关了。你当时在现场,你对这件事怎么看?”王鹏说。

  “我怎么看?我觉得砸得好啊,如果是我,我就直接砸岛国王八。”华平阳说。

  “你那么讨厌岛国人,为什么你又会去那儿吃饭?”王鹏说。

  “不是我想去,你没看到和我一块去的那个女人吗?是她想去,这个女人是一个岛国人,我想跟她要点资料,她要求我请她去那儿吃饭,所以我就去了。那里的狗屎东西真难吃,真想不到你们这些媚外者为什么能吃得下。”华平阳承机骂王鹏。

  “我可不是媚外者,但是我也不排斥外国饮食。你还没说打电话给我干嘛,有什么事吗?”王鹏心里其实已断定,这件事与华平阳有关,但是,他想不明白,他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

  “我打电话给你,是想告诉你,我要出差几天,你外甥女的安全,你就多费心了,不然发生点什么事,你怎么向你的亲戚交待?”华平阳心里不爽,干脆再给他加点压力。

  上次华平阳和他说过岛国人的事情,王鹏也派了王诗燕配合华平阳,但是弄巧成拙,还差点儿让陈雨馨出事了。

  “出差几天?去哪儿啊。”王鹏说。

  “我又不是你案子的嫌疑人,干嘛要告诉你去哪儿 ?就这样吧,保护好你的亲戚。”华平阳持了电话。

  挂了王鹏电话后,华平阳想了想,觉得这事儿,该马上让媒体暴光。不过,这次的事和上次的事不一样,正规的传统媒体怕是不会那么职极,这次得用作。

  只要用,王超绝对是个高手,而且资源丰富。

  华平阳打电话给王超:“有件事要你做的。”

  “什么事老板你安排就是了。”王超对华平阳是十分感谢的,把他视为生命的伯乐。这个伯乐不光给了他发挥能力的机会,而且还给他家带来了健康。

  “我等会发些东西给你,你找水军在几个大平台玩一玩吧,务必要玩到让传统大媒体注意,让官方注意。”华平阳说。

  “行,你发过来吧。”这种小事,对王超来说简直不是事。

  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华夏人很聪明,但是却非常容易被煽动,被带节奏。而且华夏的数实在大,只要煽动了一拨,其它的人就会马上跟进。

  华平阳整理了一下,把在佐藤办公室里发现的东西写成文字,又把拿出来的文件及罂粟壳拍了照片,然后一起发给王超。

  这一切处理妥当,三人已进入了清州市。

  “现在去哪里?”白凤说。

  “先找好住的地方,然后吃饭,然后踩一下点,明天白天再踩点。”华平阳说。

  找了一个和目标同区的酒店住下,时间已到了傍晚时分,白凤开着车,载着华平阳和贾铁男在市区里兜圈子找吃饭的地方。

  “你绕什么啊,随便找个地方吃就好了。”华平阳不明白白凤绕来绕去干嘛。

  “你难道没发现,这里个片区特别那个目标工厂的人活动么?”白凤指一个社区说。

  “这有什么奇怪,那工厂的宿舍在这里,而这里又是新旧城区交会的地方,隔一条马路就是新城区,就是那个工厂所在的地方。所以,我估那个工厂除了本地的员工,或已买房子的员工,应该全部都在这个片区里住。”华平阳说。

  “所以啊,我们该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然后找一个合适的吃饭的地方,再找一个合适喝酒的地方,说不准会有收获。”白凤说。

  “嗯,不错哈,居然开始用脑了。但是,这个区住的应该都是普通员工,随便找一个地方吃,找人打探一下他们的管理层一般住哪里。”普通员工能知道什么啊,花时间在他们身上不值得。

  “不用问,管理也是在这个片区里,刚才我看了,员工宿舍有两栋,从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服可以看出,那栋小楼是管理层的。可惜的是,那些岛国管理肯定不在这里住,不然,今晚我可以练练手。”白凤说。

  “那随你安排,先找两个管理摸摸底吧。”华平阳也想找两个岛国人揍。

  找了一个地方吃饭,果然遇到一些穿着目标工厂制服的工人,白风人靓嘴甜,搭讪几句便摸到了不少信息。

  清乐吧,是这个工厂管理们喜欢去的酒吧。

  九点,华平阳三人来到清乐吧。

  华平阳现在是一个高级白领打扮,而贾铁男是他的女朋友,白凤则是贾铁男的表妹,一副刚从老家到这里来的模样。

  清乐吧虽然十分装修普通但场子挺大,空间挺宽阔,看得出,这里主要的客源就是附近工厂里的人。

  酒吧的模式有些不论不类,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绝对是一个各取所需的地方。才坐下,华平阳就发现,进来的来的男女,其实都是抱着目的来的。

  男人,或许是来寻找可以发泄可以放松的对象,而女人,最多的应该是把这当成第二职业,当兼职了。

  “喂,你们不觉得,我们这样坐,是不可能找得到目标,不可能打探到什么消息的吗?”白凤说。

  “那该怎样坐?”华平阳当然现在这样无法打探什么,但是身边坐着两位女美,他可不好提出分开来坐。

  “当然是分开坐啊,你滚出去,去车上换件衫重新进来,自己去开一个台,钓女人吧,我和师姐,嘿嘿,也可以钓男人。”白凤笑说。

  正中下怀,华平阳心里暗笑,但嘴上却不吱声,起身去车子上换了一件衫重新进来,在白凤旁边单独开了一个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