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买张船票送你上天 > 第183章:怨魂聚(2)
  听到老村长的话,两名没有晕过去的少女剧烈挣扎起来,眼中有着哀求。

  可惜旁边的壮汉一脸冷漠。

  在燃烧的红色棺材大火映衬下,围观村民的脸色泛起一丝不自然的血色。便见到两人一组,将竹篓抬起,依次将它们沉入古井中。

  眼睁睁见到三名少女被沉入古井,范彦眼皮直跳。

  “好残忍的手段,莫非这就是后来古井成为了血井的原因?”

  他感应到了少女临死前的哀求和怨恨。

  宗森低声道:“范大师,有一个是赵大家里的独女。您说这个赵大是不是跟刘寡妇偷情的那个赵大?”

  “很有可能,马上去刘寡妇家里。”范彦隐隐感应到,这或许就是赵大成为红衣厉鬼的一个重要原因。

  两人飞快沿着原路返回,刚跑出数十米,范彦忽然若有所感,他转过头,便见到正在燃烧的红色棺材中,被烈火包围的红衣新娘突兀睁开了眼睛,冷冷看向周围的村民。

  阴森的气息弥漫开来,便见到红衣新娘从火中棺材里爬了出来,慢慢朝田府走去。

  而旁边的村民,突然就像失了魂一般,一个个勒紧自己的脖子,失魂落魄靠近了古井。

  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拽着他们。

  噗通!

  噗通!

  所有的村民接连跳下了古井。

  老村长眼中露出恐惧,只有他看到了红衣新娘,他想跑,却见到红衣新娘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向他,突然红衣新娘嗬嗬笑了起来,带着凄厉的怨恨。

  这一刻,老村长浑身战栗,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古井中突然血水,将他卷了进去。

  老村长惨叫起来,声音传遍了村庄。

  红衣新娘静静等着老村长的声音逐渐消失,才静静转过身,悄无声息走向田府。

  黑气滚滚,怨厉弥漫。

  “田府惨了。”宗森道。

  “现在红衣新娘只是普通厉鬼,不过也不是田府里普通村民能够抵抗的,田府肯定是灭门的下场。估计在以后的百年内,红衣新娘在这里阴气的滋润下,才慢慢成长为了红衣厉鬼。”范彦点点头,“走,先去刘寡妇家,我有种预感,有大事要发生。”

  两人很快再次来到了村东。

  远远见到一个村妇举着锄头站在刘寡妇门口,撕心裂肺大哭:“赵大,你给我滚出来,你有胆偷情没胆见我吗?还有刘寡妇,你个荡妇,敢勾引我男人,现在连门都不敢开?我打死你们这对奸夫!”

  嘭!

  锄头重重打在柴门上,本来就不厚重的柴门哪里经得起这等重击。村妇又长得五大三粗,一锄头下去怕是有着数百斤力量。

  只是三五下,便听到咔嚓一声响,柴门被生生撞开。

  村妇举着锄头,神色狰狞冲入里面。

  “赵赵家妹妹,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寡妇强颜欢笑,见到气势汹汹的村妇,眼中掠过惧意。

  “赵大呢?”村妇四下张望,并未见到赵大,血红的眼睛看向衣衫不整的刘寡妇。

  “妹妹子,赵大怎么会在我这里,你怕是找错了。”刘寡妇结结巴巴道,声音有些发抖。

  “荡妇,连肚兜都没穿好,还在这里满嘴胡言,滚开!”村妇一巴掌甩过去。

  刘寡妇吹弹可破的脸蛋登时起了个巴掌印,她哪里受过这等屈辱,摔倒在地嚎啕大哭。

  村妇撞入后屋,很快就发现了被几捆木柴掩住的衣柜,她冷哼一声,在房间里找了一会儿,找到了一把锤子和不少钉子。

  她眼中有着疯狂,将木柴推开,然后掏出钉子,便用锤子将衣柜的门钉死。

  刚开始,衣柜里并没有任何异动,在她钉完两颗钉子后,里面的人终于察觉到了不妥,开始猛地踢门,然而此刻已经迟了,衣柜里狭窄的空间不好用力,根本就踢不开钉死的门。

  村妇并没有停止动作,而是愈发疯狂:“赵大,你不是一直说我不会下蛋,要让你家绝后吗?很好,现在你女儿死啦,你终于绝后了,哈哈哈,没想到吧?你这个窝囊废,只会来寡妇家里偷情,却没想到自己的女儿被别人欺负,活生生浸入了古井,我一个弱女子怎么都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看着莲儿被他们拖走”

  “哈哈哈,死啦莲儿死啦既然这样,你这个绝后的男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用?你这么喜欢躲在衣柜里,那就在里面躲一辈子吧,哈哈哈”

  “不过,在你死之前,我会再送你一些东西。”

  村妇眼睛转了一圈,很快发现了后屋藏米的陶罐,见木质盖板上面有一个老鼠咬的洞,她猛地冲过去拿起盖板。

  只见陶罐里面连一粒大米都没有,只有两只饥肠辘辘的老鼠泛着猩红的眼睛,绕着陶罐来回奔跑,可惜陶罐四壁太过于光滑,它们根本逃不出来。

  见到老鼠,村妇悍然伸出手,将它们抓了出去。然后走到衣柜旁边,在上面砸了个小洞,将两只老鼠放入衣柜。又在旁边拿起一块木板,封死了小洞。

  很快,衣柜里面便传来老鼠吱吱的声音。

  与此同时,凄厉的惨叫响起。

  前屋的刘寡妇吓得停止了哭泣,躲在柴火旁瑟瑟发抖。

  “荡妇!活在世上不知道还会祸害多少男人,不如去死!”

  村妇走出后屋,见到刘寡妇哀求的眼神,突然冲了上来,举起手里锄头锄向刘寡妇的脑袋。

  刘寡妇大骇,可她哪里是村妇的对手,登时脑袋被锋利的锄头斩得凹了下去,扑倒在地不省人事,鲜红的血液流出来,洒了一地。

  “哈哈哈。”

  村妇状若癫狂,头发散乱,身上鲜血和泥土混杂在一起,看着极为惊悚。她走出泥瓦房,将锄头扔掉,就这么站在村东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角的泪水开始弥漫,怎么都止不住。

  “死得好!可怜这个村妇了。”

  宗森叹气。

  “原来赵大是被钉死在衣柜里,被两只老鼠活活咬死的。”

  范彦不寒而栗,这衣柜有着几条很小的缝隙,不至于窒息,如果不出意外,赵大恐怕要被两只饿惨的老鼠撕咬数天,才会慢慢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