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一品修仙 > 第五四八章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第五四八章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杀神箭的事闹的沸沸扬扬,大体上只要是不蠢的人,都知道这个东西代表着什么。

  对于一般修士来说,这是巨大的利益,也是关键时刻翻盘的底牌,对于一些大势力来说,这是谈判得到大好处的机遇。

  如今骤然发现这一点,甭管是真是假,总要去看看,确认一下才能知道。

  不然机缘从眼前溜走却毫无所动,这种人除非是家里有矿,不然的话,是绝对没什么前途的。

  争,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

  区别只是争的手段残酷一点还是温和一点而已。

  张正义化身的胖员外,在山林之中急速前行,余光瞥了一眼身后,察觉到有两人追来,不由的冷笑一声。

  他的作死经验无人能敌,怎么死,怎么去点火,实在是太门清了,选的这个地方,不算太偏僻,但距离最近的城池也会有一段距离,甚至不在一些必经之路上。

  可是从这里辐射开,四方百里之地,却总会有人路过,只要实力不是特别弱的人,感知敏锐一点的,又在数十里之内,方才都能敏锐的察觉到那一丝一闪而逝的气息。

  可是谁能想到这里,谁能看到是一回事,谁会来杀人越货,抢夺宝物,那又是一回事。

  张正义跟老油子一般,游走在山林,一直介于甩掉追踪的人和没甩掉之间,让对方觉得不加把劲就会跟丢,这人很难缠,所以刚才那一闪而逝的气息,十有八九是真的。

  不是真的,为什么会这么躲着人,让他们差一点点都追踪不到了,而且中间还跟丢过一两次。

  越不容易得手,就越是会在主观上觉得珍贵,很多事情上都是这样。

  张正义又不是第一次玩这一手了,秦阳放心他的地方,就在这里,没人会比张正义更有演出经验,也没人会比他演的更真。

  一日之后,奔袭数千里。

  张正义化身的胖员外,被人斩成了好几段,鲜血喷涌,让山林里满是血腥味。

  那两个追来的修士,还在为了争夺一个金属匣子,以命相搏。

  之前联手干掉张正义,如今失去了敌人,立刻拔刀相向,都想独吞好处,谁都不愿意相信对方会愿意平分。

  两人交手片刻,其中一人骤然张口一喷,一股火浆喷到对方身上,将其重伤,可是不等他抢回金属匣子,却见林中一道流光闪过,掠走了金属匣子,冲天而去。

  那林中,不知何时还有第三个人在藏着。

  被抢了金属匣子的二人,立刻罢手,前去追击这只黄雀。

  片刻之后,易容改面的秦阳,出现在山林里,将张正义的几块碎尸收起,离开了山林,原地所有的痕迹,都被化为灰烬,张正义身死的地方,更是被洒下了一颗乌色球,混入到山林的黑灰里。

  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将张正义复活。

  “如何?”

  “我办事,你放心。”张正义颇有些得意,将自己如何演戏绘声绘色的说了一遍,如何三方力战,最后如何佯装上当,被那俩各怀鬼胎的人围攻,如何不着痕迹的透漏出杀神箭消息,最后惨死,杀青退场。

  一切都完美无缺,东西也已经放出去了,而且最后出现意外,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下,这个消息更是绝无可能隐藏了。

  牵扯到的人越多,消息就越是容易传出去。

  “辛苦了,做的不错,你办事我一向是很放心的,尤其是这种事,普天之下,我觉得没人能与你相提并论。”秦阳毫不吝啬夸奖。

  演什么演啊,张正义这就是真的。

  连死都是真的,就问还有谁能演的更真?

  “师兄,杀神箭不是丢了五十支么,你怎么就放出去十支?”

  “金属匣子封了之后,谁能知道里面只有十支?就算是有人可以暴力破解我的封印,那也无所谓,到那个时候,也应该让人知道里面只有十支,这样我才好放出去其他的。”

  “啊?”张正义面色一变:“师兄,说好了就一次!”

  “放心,说一次就一次,再说了,每一次都是被人杀人越货,你不觉得有点假么?哪有那么多要钱不要命的死心眼。”

  “……”张正义无言以对,这话怎么不早说,早说的话,方才临死的时候,绝对果断认怂,将东西丢出去让他们去抢,何必死扛到底。

  “行了,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暂时没你什么事了,记住我之前给你说的话,万一中途暴露,死就死的彻底一点,别留下什么痕迹,烟罗氏没你想的那么好对付,很多手段都是外面没有见过的。”

  送走了张正义,秦阳摇身一晃,揉了揉脸颊,化身一个陌生面孔,游走在老苍山附近的城池,静候消息。

  短短两天时间,消息便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大嬴神朝丢失的杀神箭,在大燕现身了。

  大燕这边的人才不会给大嬴神朝面子,这件事越闹越大,据说盛放杀神箭的金属匣子,已经转手好几次了。

  前面得到的那人,眼看事情闹大,自己成了众矢之的,果断将杀神箭卖给了附近的一个门派,落袋为安。

  ……

  老苍山,罗松端坐在阴影杀字碑之前,周身一缕缕白烟,化作匹练环绕,杀字碑逸散出的杀气被这些飘渺的烟气排斥在外,罗松闭目修行,而他身前不远,那口金属匣子,还在源源不断的吞噬阴影杀字碑逸散出的杀气。

  忽然,外面有人的气息传来,罗松睁开眼睛,随手一挥,金属匣子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有人进来。

  “小少爷,大少爷传来消息,大嬴神朝的杀神箭出现了,应当是前朝之人冒险遗留,被人发现了,大少爷吩咐,让小少爷莫要参合这些事。”

  “好了,我知道了。”罗松没回头,只是面无表情的回了句。

  等到人走了之后,罗松再次将金属匣子放到杀字碑前方,神情颇有些疑惑。

  盯着眼前的金属匣子看了许久,心中疑惑更甚,外面也出现了杀神箭,那这个是什么?

  打不开的匣子,其实他也无法确认里面是什么,只不过是因为利用杀字碑杀气锻造的法宝,目前的确只有杀神箭,也只有杀神箭能容纳这么庞大的杀字碑杀气。

  罗松陷入了纠结,心里本身就有的怀疑,开始无限度的放大。

  他得到这个东西的过程,是不是太过顺利了一点,前朝的人费了这么大力气,只是为了给杀神箭完成最后的锻造,跟烟罗氏结死仇这么大的代价,他们却也遗失了杀神箭。

  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

  望着眼前的金属匣子,罗松莫名的生出一点想法,会不会他也是被人利用了,因为目前,除了他之外,似乎没有人能利用杀字碑,将这些杀神箭完成最后的锻造。

  若是他二哥,肯定不会这么干,他二哥生性谨慎,跟大哥最像,一切都是以家族的利益为重,若是得到这个东西,他不会留着自己用,留着去报仇用。

  他绝对会第一时间出手,利用这个东西,为烟罗氏,为他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唯独他罗松,还年轻,还没有被母亲从小的教育灌输,彻底洗脑,也跟母亲最是亲近,得到杀神箭之后,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会是报仇。

  他早就有些怀疑,只是仇恨会蒙蔽人的双眼,如今又听到外面有杀神箭出现,心中被压制的怀疑,也随之浮上心头。

  再看眼前这个打不开的金属匣子,怎么都觉得不太对劲……

  沉思许久,罗松吩咐了下去,差人盯着那个得到杀神箭的门派,尤其是要注意有可能是前朝人的可疑人士。

  ……

  三天时间过去,那个得到赝品杀神箭的门派,已经开始找下家了,大燕神朝朝廷也派人去了,还有一些其他势力在接触,据说是在讨价还价,看样子也快要出手了。

  然而,秦阳却半点前朝人出现的痕迹都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那些去接触那个门派的人里,他看了看,一个前朝的外围势力都没有。

  这让秦阳觉得有点奇怪。

  不过,这样也就只有一个最可能的结论了,杀神箭还在前朝的人手里,他们确定外面的那些,不是他们得到的杀神箭。

  但这也也不太对,他们不应该对杀神箭毫无兴趣,也不会嫌多,五十支拿在手里,若是还能再想办法多弄到一些,肯定也不会放弃。

  那就说明一个问题,他们觉得这是个陷阱,根本不上当。

  秦阳没什么不满意,本就是试探反应而已,对方毫无反应本身就是反应,觉得是陷阱,连外围势力都没来凑热闹,完全不上当,也是一个反应。

  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

  “拙劣的陷阱,想引我们上当而已!”

  蛇印男看着新情报,冷笑一声,他最是清楚,杀神箭就在老苍山,如今他们只要有反应,就算是上当了。

  然而这句话说完之后,蛇印男摸索着下巴思索。

  这到底是谁设下的陷阱?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在大燕?

  沉思许久,蛇印男打开舆图,重新捋了一下思路,他望着老苍山的位置,忽然有些明白了。

  这个对手对他们很了解,甚至确定,他们不会放弃杀神箭,可他们偏偏只有机会,在老苍山完成最后一步的锻造。

  不,对方还确定他们会在近期就去做。

  这个人是谁?

  如今可以明确,对方根本不知道杀神箭在哪。

  所以,这是试探。

  正想着呢,书籍上再次浮现出新情报。

  蛇印男看完情报,眉头一蹙,上面说那个门派已经准备好出手了,他们也不敢再拖下去了。

  他要不要接招?

  思忖许久,还是觉得稳妥一点好,大局为重。

  他们不动,老苍山的罗松,自然也会明白,外面的杀神箭,不是前朝人要争的,甚至可能是假的。

  罗松不动,一切也就会继续按照计划进行。

  ……

  秦阳觉得自己忽略掉了什么问题,或者说,猜错了什么。

  那忽略掉了什么?

  闭上眼睛,默默催动了思字诀,脑海中无数的讯息,如同奔腾的瀑布一般,转瞬即逝,整件事都在他心中过了一遍。

  片刻之后,秦阳睁开眼睛。

  “烟罗氏。”

  对,他从一开始就彻底忽略了烟罗氏在这件事里的作用。

  烟罗氏也是这件事最直接的参与者,他们甚至死了一位家主。

  他一直向着试探的只是前朝,却忽略了烟罗氏。

  最近这些天,烟罗氏毫无动静。

  如今这位匆匆上位救场的家主,稳字当头,这么做没什么不对的。

  但他忽略了就是忽略了。

  小苍山和老苍山镇守的人,都是烟罗氏的强者为主,若是前朝的人想要做什么,就必须绕过烟罗氏强者,瞒过烟罗氏强者。

  按照之前的思路,老苍山最有可能,因为罗松实力较弱,也更年轻,经验不够,怎么看都是更好的突破口。

  思路应该是对的,方向也是对的,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的。

  秦阳闭着眼睛思索,将自己代入到蛇印男那里,思考若是自己应该怎么做。

  怎么绕过老苍山镇守的人,尤其是要瞒过罗松,让杀神箭去吸收杀字碑杀气。

  怎么想都不行,怎么操作都不太靠谱。

  睁开眼睛摇了摇头,秦阳觉得不能这么空想了,应该按照惯例,去先了解,收集情报。

  他在大燕神朝的情报网几乎没有,之前对着两个烟罗氏兄弟,并没有什么了解。

  如今要用到了,才发现,忽略了事件的参与者之一。

  想了想,应该是当时催动了一下思字诀,才会掉了点智商,忽略了这些问题。

  刚才又用了一下,接下来几天,还是什么决定都别做了,先去找情报吧,不行了再考虑去买情报的事。

  接下来几天,秦阳就窝在烟罗氏势力范围的城池里,到处溜达,倾听这里的人说的事。

  当发现这里不少人都在提起烟罗氏三兄弟的时候,他也会偶尔顺着提一嘴,大部分时候只是听,听完了默默将那些事迹都记下来。

  思字诀的副作用,不是那么明显,他这几天不敢做任何决定。

  一直这么流逛了几天之后,再次尝试着参悟了一下白玉神门,确认思字诀的副作用消失了之后,才开始整理这几天听到的零零散散的东西。

  烟罗氏远比幻海氏高调的多,起码不像幻海氏那般,连幻海在哪都没人知道。

  上一代烟罗氏家主是女人,却是巾帼不让须眉,为人极为强势,亲自教导的三个儿子,也个个都是人才。

  大儿子最是符合一家之主人选的,沉稳谨慎,以家族利益为重,有时候还会牺牲个人利益,最是看中家族团结。

  二儿子从小跟着大儿子一起,有样学样,教导也很严格,性子跟大儿子差不多。

  唯独这个小少爷,年岁跟前两个儿子差距比较大,烟罗氏家主也对小儿子极为疼爱,要求也没那么严格了,少了些严厉,多了些温情,母子俩感情极好,毕竟,家主之位,跟这个小儿子肯定是没什么关系。

  也正因为如此,可以随意外出的,也是这位小儿子罗松。

  他性子没有两位哥哥沉稳,却也不是什么纨绔子弟,在这几个城池里,口碑也是极好,不少人都夸这位小少爷,从小就聪明伶俐,很懂礼貌,没什么纨绔子弟的恶习,甚至不少人也都曾经受过罗松恩惠。

  秦阳合上记录的小本本,上面记录的事迹,最多的就是罗松。

  大致了解了一下之后,秦阳若有所思。

  一时也没什么结论,不过,他现在可以确定了,接下里,要试探的就是罗松。

  当时只放出去十支,而不是一次性放出去,就是因为一口气放出去,变化太少,难以掌控局面,也很难想要达成目的,毕竟费了好大劲才做出的赝品,赝品也是要下血本的。

  分几次放出去,才会让情况变得复杂,浑水摸鱼的机会才会更多。

  一天之后,秦阳亲自出马,施展凌虚踱步,步入大地阴影,潜行到大地之下后,才默默催动地气真体,融入大地,一路潜行到老苍山之下。

  这里的大地已经被杀气渗透,再加上各种防护,石头已经如同玄铁一般坚硬,遁法在这里可以说是寸步难行,压力庞大的如同沙海海底一般。

  秦阳慢慢的蠕动过去,在老苍山之下,选了个隐约能感受到杀气渗透的地方,埋下一个盛放着十支杀神箭的金属匣子,确认了不会被压碎,已经隐隐开始吸收那一丝微不足道的杀气时,他才悄悄离去。

  一晃又是三日,罗松派出去的人回来汇报,他收起了金属匣子。

  等到来人走了之后,还未放出金属匣子的时候,罗松的神情微微一动,闭目感应了片刻,缓缓的向着地下望去。

  失去了金属匣子吞噬杀气,他忽然察觉到,似乎还有一丝细微的杀气,竟然在向着地下渗透。

  细细感应了足足一个时辰,那种似有似无,若无金属匣子吞噬杀气,他还未必能感应到差别,终于被他彻底确认了。

  他拿出一支手指头粗的黑香,以阳气点燃之后,香气飘散,慢慢的融入脚下的大地。

  大地表面慢慢的泛起一丝涟漪,如同化为了水面一般,黑色的坚石也变得透明。

  循着那一丝似有似无的感应,操控着烟气落下,不多时,他终于看到了老苍山之下的坚石里,竟然还藏着一口金属匣子,那个金属匣子,正在以一种微不足道的速度,吸收杀字碑逸散出的杀气。

  看到这一幕,罗松瞳孔一缩,毫不犹豫的跳下去,将这口金属匣子拿了回来。

  随着新的金属匣子出现,这里杀字碑的杀气,蜂拥而去,吸收的速度,竟然比他手里原本的那个金属匣子还要快三分!

  罗松连忙将两个金属匣子全部收起,面色变幻不定。

  心中原本就有的怀疑,骤然间,彻底炸开。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手中的金属匣子无法打开,是不是因为,这就是假的?真的杀神箭,早就被对方暗中藏在下方。

  有假的金属匣子,在明面上吸收,真的吸收速度更慢,难以被察觉到。

  当时得到这个东西,对方是不是早就料到,他会藏起来,然后会出现在老苍山。

  心绪沸腾,罗松的面色变幻,险些一口鲜血喷出来。

  第二天,老苍山传出消息,罗松发现了被人藏在老苍山之下的杀神箭,正在吸收杀字碑杀气。

  而这一次的情报,传到了蛇印男手中,他终于沉不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