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破天雷帝 > 第171章 奉陪到底
  韩破天只觉得其言可笑:“就以林大公子方才这般的表现而言难道,我说的不是吗?”

  林言轩仿佛看到了阴谋,但于此众目睽睽之下,被韩破天这般剥削,他若说怕了岂不是自打脸皮,白白叫人笑话?

  于是乎,年少气盛的林言轩不甘示弱的嗤笑了一声,逐言:“哈哈哈,笑话,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我堂堂林氏医道天娇,又岂能怕了你这不知死活的蝼蚁?”只怒瞪韩破天一眼,声音变得低沉了些,“哼!既然你非要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的话,我今日便勉为其难的成全了你,也好叫你知道知道,林氏第一医道天娇,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挑战的了的!”

  啪啪!啪啪!

  韩破天的掌声响起来:“林大公子不愧为医道天娇,气势还真是与众不同,不过”他故意顿了顿,目光中意有所指的探向林言轩。

  “不过?不过什么。”

  “不过,你我二人就这般比试,不免有些单调,不如”其言顿之,目光仍有所指。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想要怎么玩,今日你林爷奉陪到底了!”林言轩被韩破天拖沓冗长的言辞,弄的有些烦躁了起来。

  不过,此言罢了,连他自己也都发觉了端倪。

  但是想要后悔,显然已经来不不及了。

  韩破天逐笑:“好!林大公子果然豪气!”只笑容一收,“既然如此,那韩某人也就不绕弯子了。”

  听罢韩破天之言,林言轩瞬间变得严肃起来,而此时,在其脑海之中则响起了一段传音:“轩儿,一会这贼子”其父之言未能说完,便被一股强大的封禁力量给扰乱屏蔽了!

  该死!

  悄然传音的林玉明愤愤的看了林觉宸一眼,却是敢怒不敢言!

  要不在心里画个小圈圈诅咒他?

  呃

  “该做的,老夫都已做了,成不成事,全看你的个人天命了。”林觉宸完全无视林玉明的怒视,于看了韩破天一眼后,自顾的闭目养神起来。

  而在林言轩传音被截断,愣神的一瞬,韩破天于其父怒目而视的脸上,则已然洞悉了一切,逐意会的扫了林觉宸一眼后,言道:“这比试关乎你我师门的荣誉,乃是一场荣誉之战!”随即顿了顿,察言观色林言轩脸色无变化后,“而你我之间,更有不死不休的纠葛!”二人对视,都明白摆在面前的恩怨,“既然这恩怨迟早都要解决,那不如就以现在的比试的胜负做个了断吧,你看这般,如何?”

  林言轩目中坚定的看了林宛若一眼,随即想也不想的开口:“好!就依你所言!谁若赢了此场比试,宛若便是谁的!”

  哈哈哈,成了!

  韩破天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心中的大石头已然落地,逐言:“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眼看事已至此,那林玉明夫妇也只能恨铁不成钢的叹息一声。

  “不过!”正当此时,林言轩话锋一转!

  难道他是要反悔?

  韩破天心里波动极大,想来他林言轩要反悔,自己是一点办法也无;

  不过,叫他就此放弃,那也是不可能之事!

  极力平复过后,韩破天逐冷笑一声:“怎么,林大公子是怕了,想要反悔?”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呵哼,怕?你若怕了,只管认输了便是,我林言轩的字典里还没怕这个字!”

  韩破天听罢颇感意外:“既如此,林大公子这个不过,是指何意?”

  “既然恩怨情仇都在此比试之中,那不如玩的大一些。”林言轩恶俗的笑了笑。

  “你想怎么玩?”

  “呵哼,此场比试,谁若输了便自毁任意一魂位,永世无法入道,如何?”林言轩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似乎此场比试他对自己有着百分百的胜算。

  不过,也难怪他会如此;毕竟再如何说,林言轩也是林氏货真价实的医道天娇;其身份放眼整个阎罗魂界的医道界,于同辈中也都是出类拔萃、榜上有名之人。

  “林大公子,你确定要玩的这么大?”韩破天脸上故意露出为难之意,实则内心却是丝毫也不慌。

  试问,整个阎罗魂界又能有几人是碎灭时期的巅峰存在,神阁一脉医道圣尊的医道高明呢?

  更不客气的说,就是放眼整个魂修界,怕是都没几个人能比青木圣的医道高超,何况是小小的阎罗魂界。

  “怎么,你怕了?”林言轩难得看到韩破天吃瘪,顿神采飞扬的质问起来:“你若是怕了的话,现在认输还来的及!”其顿了顿,“不过即便你现在认输,也必需自断手臂一条,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林大公子,你怕是想多了。”

  “呼呼呀你这个丑八怪,臭咸鱼,猪皮脸,怕是想多了。嘿嘿。”原本趴在韩破天头顶对林宛若嬉皮笑脸的小石头,听到其言,顿跟着起哄。

  “哼!简直不识好歹,便等着瞧吧!看到时候你等怕是后悔都来不及了!”林言轩一甩衣袍,怒而转身!

  韩破天摸了摸小石头的脑袋,随即一笑转身,面相林觉宸,逐言:“林伯父,方才我二人的对话,想必您都听见了吧。如此,就请您来主持这场比试,不知可否?”

  林觉宸闭目养神的双目,于韩破天言罢,瞬间开阖,看的方向却非韩破天,而是林玉明。

  这是在征求他的意见,毕竟这件事的本质问题是出在自己的女儿身上;而比试的是否开启,更关乎了林玉明方医道一脉的颜面问题,所以,即便是作为林阳城主的林觉宸,也无法做到肆无忌惮,毫无顾忌。

  “族兄,你现在倒是想起我来了!”林玉明话中带怒的回了一句,随即瞪了韩破天一眼后目光转向台下围观的数万人,只在眼中闪过寒芒、权衡利弊之后,其言:“既然这位小兄弟!冒死来挑战我林氏医道,而我儿更已应战,族兄你作为轩儿的长辈,又是一城之主,此场比试,由你来主持,我自然认同!”只在林觉宸点头之际,“不过这位小兄弟远道而来,为了领教我林氏的医道奥妙,总不好一下就让他输了。”其阴险的笑了笑,“依我看,不如这样吧,本次比试,就定为三局两胜制,也好叫这位不知天高地厚来挑战的小兄弟,知道知道,林氏医道的博大精深!”

  林觉宸听罢,已然洞悉林玉明的动机,却仍旧面无表情的看向韩破天。

  “一切就按林玉明长老所言吧。”韩破天自然来者不拒!

  其实林玉明这一招三局两胜,在场的明眼人都能看得出、猜的出来;

  这分明就是林玉明老奸巨猾,做得两手准备!

  这第一点,是为了防止韩破天在比试之时,利用医道类的法宝一次获胜,打的他们措手不及,无力还击!

  这第二点嘛,自然就是荣誉了!

  说是三局两胜,倘若三局都是林言轩胜了呢?

  呵哼,那从此以往,他林玉明及其医道一脉,在族中的影响力,怕是会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