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萌妻有喜:一胎二宝来报到 > 第766章 装得一手假正经
  曲一鸿说一句,夏北城那张冷脸更冷脸一点。

  终于,夏北城忍无可忍:“曲一鸿,你可是曲家二少。放眼全城,哪个不认为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结果你却是个怕老婆的妻管严。这要传出去,你脸往哪搁!”

  夏北城愈急,曲一鸿却更加不急。

  他慢悠悠地搁起二郎腿:“北城要是心不平,可以试着往外说一说,看有谁信你的话不?”

  “……”夏北城快气疯了。

  他长身而立,浑身散发出冷气与怒气,抽身就要走。

  曲一鸿缓缓起身:“北城兄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么有骨气。”

  夏北城头也不回:“我起码不是个匍匐在女人脚下的伪男人。”

  “可惜北城兄从来没有意识到……”曲一鸿似笑非笑地凝着夏北城凛然的背影,“就是因为你的骨气,你才会至今是个孤家寡人。我倒想知道,北城你什么时候开窍,知道女人要的是什么……”

  夏北城凛然打断曲一鸿的话:“我只知道,男人就该活得像个男人。”

  他话音未落,人已走出和华居大门。

  摇摇头,曲一鸿和颜悦色地坐下。

  “真走了?”童瞳的小脑袋从二楼探出来,“切,看上去他不是来求我帮忙,更像我们跪求他帮我们似的,真是大开眼界。”

  李司机汗颜:“原来夏大少是来求助的啊!”

  他可是个老司机,结果愣是没看出来。

  夏北城这牛性,也真是没准了。

  “他当然是来求助的。”童瞳撇撇嘴,小跑下二楼,坐到曲一鸿身边,肩头撞了撞他,活泼可爱地朝曲一鸿眨眨眼睛,“喂,夏北城不是你的战略伙伴吗,你怎么不帮他说话?”

  顿了顿,童瞳傲娇地扬高小脑袋:“也许你帮夏大少说句好话,我说不定就会去劝洛婉留下来。”

  曲一鸿懒洋洋地瞥了眼蓄势待发的童瞳:“不用劝了。”

  “啊?”童瞳一呆,“你们不是战略伙伴吗?”

  据童瞳所知,曲一鸿这个大爷,自从走马上任当总裁起,一直都相当低调,轻易不会和人走近。

  可以说,这大半年来,夏北城是曲一鸿走得最近的人,没有之一。

  可惜原来两人的交情并不像她认为的好哎。

  曲一鸿唇角微勾:“你们不是闺蜜吗?你没看出洛婉的韧性和理性?”

  “呃?”童瞳一呆,忍不住狂抓两把发尾,“洛婉心思那么复杂,夏北城都看不透,我哪里看得透。对吧?”

  “还算有自知之明。”曲一鸿星眸掠过欣慰。

  曾经鲁莽而熊心豹胆的小笨蛋,成熟了不少。

  “就算你强制洛婉留下,他们也不能修成正果。”曲一鸿柔声道,“还不如早点让洛婉解脱。”

  “我知道。”童瞳立即道,“有夏老爷子在,他们的身份就是最大的拦路虎。”

  曲一鸿摇摇头。

  “我说的不对?”童瞳愕然,“为什么?”

  曲一鸿悄无声息地抬高手臂,指尖悄然没入童瞳如丝水滑的乌发:“洛婉要温柔体贴,夏北城要的是女人的绝对服从。他们不解决这个争议,迟早会分开。既然如此,长痛不如短痛。”

  “这样啊!”童瞳喃喃着,“二维码,你早说明白,我们刚刚就不应该让夏北城进门。”

  洛婉那么温婉怡人,却不失豁达聪敏的现代女子,怎么可能忍受得了夏北城那只超级大沙猪。

  想了想,童瞳双手一摊:“行,你说得对,让他们长痛不如短痛。”

  顿了顿,她的粉嫩小脸又垮了下来:“可是,我又希望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哎……”

  这真是个让人纠结的话题。

  曲一鸿无声地摸摸童瞳的小脸——真是个纠结的小女人。

  洛婉那么成熟的女人,真轮不到童瞳为之纠结啊……

  “也许他们还不够相爱。”童瞳顺手抓住曲一鸿的手掌,喃喃着,“等他们为了爱情,愿意隐去自己的尖锐,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曲一鸿蓦地掰过童瞳,凝着她小小忧愁的脸儿,忽然亲了亲她的眼睛。

  “喂,这是大厅。”童瞳尴尬地推着曲一鸿,悄悄瞄瞄四周。

  瞧,王叔叔和李司机正一本正经地看着天花板,却无法收敛唇畔戏谑的笑意。

  “一个个装得一手假正经!”童瞳低喃着。

  曲一鸿莞尔:“被你知道了。”

  他长身而立,正要和童瞳一起上二楼,前院响起脚步声。

  童瞳眼睛一亮,扬高声音:“是尹助理吗?喂,我们今天特意早早就走了,故意给你和夏绿留机会,请问有没有酒后乱性,雪姨有没有机会抱孙子嗷……呜呜——”

  童瞳还在兴高采烈地胡侃一通,小嘴生生被曲一鸿捂住。

  她正要抗议,抬头一看,迎上淘淘郁闷的小脸,后面还跟着个僵尸脸的战青,童瞳顿时闭嘴了。

  “怎么了?”童瞳坐正,朝儿子招手儿,“告诉妈咪,看到滔滔了吗?”

  淘淘郁闷地摇摇头,小大人似地走到童瞳身边,噘着嘴坐下,一个人生闷气。

  曲一鸿投以战青疑问的目光。

  战青僵着脸,摇摇头。

  “别做小动作啦!”淘淘瞄瞄亲爹,“有什么话问我就好了,挤眉弄眼的,太不大气。”

  “哈哈。”李司机笑了。

  王叔叔道行深一点,笑得整张脸变形,但好歹没笑出声。、

  淘淘扁着嘴,悄悄抱紧童瞳的胳膊:“太奶奶都看不到滔滔。妈咪,你觉不觉得,好诡异哎!”

  童瞳心中一动:“真的?”

  “真的。”淘淘说。

  童瞳伸臂拉了拉曲一鸿的衣角:“曲大老板,你说说,这事是不是不太对劲?”

  “也没什么不对劲。”王叔叔在旁先一步说,“曲老三这回估计钻进牛角尖了,他改变不了太煌的大局,就只好控制滔滔这个第二股东。在老太太和曲老三眼里,拥有百分之二十二的股份的滔滔,和我们越疏远越安全。”

  童瞳忍不住仰首瞅着曲一鸿:“你也这么认为吗?”

  曲一鸿沉吟数秒,星眸掠过锐利的光芒:“看来,很有必要开一个股东大会,让我们的第二股东参与会议。”

  童瞳眼睛一亮:“什么时候可以开股东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