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诸天建设系统 > 第五百五十三章:威逼至尊,皇室密谋

第五百五十三章:威逼至尊,皇室密谋

  同样是在这两个月里,潜入神州的无神绝宫人马,被断帅和秦霜联手彻底清剿一空。

  而在无神绝宫人马里,被绝无神带来的颜盈和绝天母子两人,因为认识的缘故,断帅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置,所以只好将之留了下来,送回了聂人王。

  而对此,知道情况的聂人王和聂风也各是神色复杂。

  聂人王还好,经过十几年前颜盈和雄霸之间的事后,他差不多就已经死心了。

  虽然他也了解到,颜盈在跳下乐山大佛后被剑宗破军所救,然后带到东瀛与绝无神交换了“杀破狼”的杀招一事。

  但这并不是他能原谅颜盈的理由。

  只不过,看在聂风的份上,聂人王还是接受了颜盈。

  毕竟,聂风可不知道颜盈的秉性,他不想伤了自家儿子的心。

  而颜盈的到来,却是给聂风那因为梦死去的甚至连尸体都没保存下来的绝望的心,带来了一丝色彩。

  虽然她给自己带了个弟弟,但从小就失去母亲,渴望母爱的聂风却还是在第一时间接受了颜盈。

  只是经过一连串的打击后,聂风已经心灰意冷的有归隐山林的心思。

  但却因为韩毅曾说过,帮助神州渡过千秋大劫的话,自家父亲也说要为神州尽一份力,同时还要确保韩毅的行为确实如他所言那样,他才没有提出归隐山林的话。

  但心灰意冷就是心灰意冷,没什么可说的,哪怕在怎么勉励维持,也掩饰不了他不在状态的情况,。

  为此,韩毅选择眼不见心不烦,正好借机将他和步惊云调离出去,负责处理神州的隐患。

  谁让因为他的缘故,使得东方白他们差点丢了命?

  至于步惊云,这也是每办法的事,风云一体,乃至这个世界用来应对千秋大劫,拯救世界的存在,自然不能分开。

  要是分开的话,那就不是排出去清理神州的隐患,而是去送死了!

  虽然他也不介意聂风去送死,甚至有时还想亲手将之捏死。

  但要是没了风云去处理神州隐患,难倒他要浪费几年的时间,亲自去一个个的推平这些隐患不成?

  不嫌麻烦啊?

  东方白他们终究没有出事,而他又可怜风云在原剧情里的悲剧人生,那给聂风一线生机也不算什么。

  因此,大漠寻回小龙夺金刀,盘踞少林的魔,称霸扶余的东方苍龙,东瀛野心勃勃的天皇,第一邪皇的魔刀,无天炼狱里的赤家,隐匿天门的帝释天,封印在佛像里的大邪王,从未显露真身的无道狂天,甚至十二惊惶里的笑三笑……

  一个个隐患,韩毅就放心的交给风云二人去处理了,而他自己则是安排人手收编武林里为祸世俗的各大门派。

  比如说,被武林神话无名打残了的快意门等十大门派。

  而接到指令的风云二人,也轻装上阵的开始了护卫神州之旅。

  第一站,前往少林解决魔这个重大隐患。

  ……

  就在风云出发前往少林,天下会收编以十大门派为首的各大门派时,武林至尊的皇室也连忙召集宿老族人,开启了一场隐秘的会议。

  皇城里,在富丽堂皇的皇宫里,当今武林至尊来到皇宫里,一处偏僻的地方,走进了一个奇特空间里。

  这个奇特的空间里,里面陵墓林立,虽然不是太庞大,都却是以帝王规格下葬,显然是皇陵。

  而在这皇陵里,已经有了十多个人站在这里,等待着武林至尊的到来。

  “皇兄,就等了!”

  武林至尊对着那十来个人里,为首的那一个面色阴沉,面色还有些文弱的华服男子恭敬问候了着。

  由不得他不恭敬,他的武林至尊之位,本就是眼前这个男子身体文弱禅让给他的。

  若是不恭敬一些的话,岂不是落了一个忘本的名头?

  更何况他可是知道的,虽然他的皇兄身体文弱,但在天机窥探方面却是很有成就,最近更是结识了那几百年前纵横无敌的武无敌,并得传玄武真功改善身体。

  无论是为了自己的名声,还是要用到其窥探天机的能力,或是武无敌的这一层关系。

  保持相对的恭敬,都是很有必要的!

  没错,这个文弱的华服男子,就是风云里,著名的文隆至尊了。

  “皇弟不必多礼,来了便好,时间紧急,我们还是开始商议吧!”

  文隆对着当今至尊点了点头,满脸阴沉的说着。

  他不是在针对当今至尊,而是现在的形式已经超出了他的预计。

  原本他已经算计到了大劫的出现,而一场大劫顶多也就是让皇朝动荡,还不至于让皇朝损害根基。

  所以他才会选择暂时隐藏,让位给自己的弟弟也就是当今至尊,等到那些隐患都一个个暴露出来后,他再在轨迹最薄弱的地方出手,不但可以拿回自己武林至尊之位,更是获得极佳的名声。

  包括他“巧遇”武无敌,并其得传授玄武真功这件事,也都是他算计好的。

  然而,现在他的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

  先是天地之间出现了个异数,扰乱了天机,使得他再也窥探不清天机。

  他准备先按照原计划行事,但又出现了天下会易主之事,还野心勃勃的取代了朝廷的一些职权。

  紧接着,更是将天下会人马进行军事化操练,然后开启了一统江湖的枭雄之路。

  在这个过程里,更是展现出了种种神奇的军械,还毫不掩饰的大范围接手辖下地盘的发展治理。

  如今的情况,皇朝很有可能会在这场动荡里覆灭。

  他已经不敢再等下去了,皇朝倘若直接灭亡,那么他再多的算计也都将会成为笑话。

  所以,才会连夜赶回了皇城,叫上了皇室里的宿老,召开了这一场会议。

  皇室的一位宿老,看着文隆疑惑的道:“天下会的狼子野心已经表露无疑,只是不知道那新帮主韩毅,到底是哪个势力的人!军械的发展上,竟然比我们皇室还要强上不少,但那些人又好似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虽然话是在疑问,那眼神明显是想要文隆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

  文隆阴沉的脸,摇着头说道:“皇叔也不必看我,异数现世,天机缭乱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算不出来他们到底份数哪一个势力!”

  说完,文隆迟疑了一下,随后又道:“不过,据我看来,那天下会的新帮主韩毅,应该就是那异数了!”

  “这又如何?现在要讨论的是,如何让皇朝,在接下来的动荡里生存下来!”

  另一宿老发言道。

  当今至尊想了一下,说道:“从天下会易主后的种种情况来看,那韩毅绝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可以明确的是,他的目的就是取代皇朝!这一点毋庸置疑!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没有立刻拉起反旗,但我知道,先下手为强!”

  文隆点了点头,说道:“天下会的那些人马哪怕经过一些军事化操练,但跟我们皇朝的大军比起来,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想要解当下之危,只要将韩毅和他的铁杆解决掉,那就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

  “调动大军,直接开始围剿天下会,而我们则去联系一切能联系的强者,突袭围杀了那韩毅和他的心腹!”

  一宿老当即拍案做出了决定,引得其他人练练点头表示任何。

  武林至尊应声说道:“我回去后就下达调动大军的指令配合你们围剿天下会。”

  一皇室宿老颔首道:“皇朝处于生死存亡之际,也是时候将剑皇召回来了!一直守护参悟那什么万剑归宗,也悟不出个多么名堂,就由我去找他吧!”

  另一宿老又道:“我跟第一邪皇有些交情,此次天下会付灭了他弟子独孤梦的家族无双城势力,我有一定的把握说服他来帮我们!”

  又一宿老说道:“既然邪皇有可能参战,那刀皇和猪皇他们也有不小的可能参与进来,既然刀有了,那我就去联系那柄天剑吧!正好曾经放过慕应雄的时候,他欠我一个人情!也是时候还了!那慕应雄也可以以赦免他家族罪行为条件,将他从东瀛邀请回来。”

  听到这些话后,文隆阴沉的脸色总算是稍稍缓解了些许,轻声道:“我刚和武无敌建立了交情,不一定能说服他为皇室出手,而且还是跟别人一起围攻。但我愿意去试一下!”

  武林至尊点了点头,说道:“试一下也未尝不可,答应了最好,没答应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不信有邪皇、刀皇、猪皇、剑皇、无名还不能解决问题。”

  “对了,还有那追随无名的凤舞,那个凤家庄后裔,或许可以让她去凌云窟接受她先祖九天箭神大梵天的传承,届时必然会是一个不错的战力。”

  听到至尊提起无名,文隆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补充道。

  众人点了点头,最后至尊道:“那就这么决定吧了!大家分头行动吧!”

  说完,至尊便当先离开了皇陵,来到了御书房,开始下达各种指令,调动大军。

  那包括文隆在内的皇室中人,则是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去联系一切能够联系上的强者,一起围剿天下会。

  ……

  中华楼,无名看着眼前的这位皇室宿老,顿时响起了当年他和慕应雄之间的事。

  听到那皇室述说的请求后,欠下人情的他,也只能无奈的放下手里的二胡,跟随着那皇室宿老离开了隐居多年的中华阁。

  而他的一系列仆人,像是七海龙王、鬼虎、中华十老等人,也跟在了他身后。

  至于那凤舞,则是在皇室的安排下前往凌云窟,获取她先祖九天箭神大梵天的传承去了。

  生死门,经过皇室宿老和自家徒弟的苦苦哀求下,自断双臂的第一邪皇也无奈的走出了为了废掉魔刀,自困多年的生死门。

  而跟他一直纠缠不休的刀皇和猪皇两人,也在皇室宿老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恳求下,跟着第一邪皇一起踏上了围剿天下会的征程。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皇室宿老前往东瀛邀请无名的宿敌慕应雄,而隐匿在剑宗的剑皇,也在一位皇室宿老的恳求下,返回了皇城。

  更甚者,一些皇室宿老更是打起了邀请那些不理世事的门派,包括快意门在内的十大门派。

  总之,就是要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来围剿天下会。

  有顺利的,也有顺利的,但大多人接到皇室的邀请后,都答应了下来,跟着皇室的人,一起前往汇合点进发。

  可以说,皇室为了保证自己皇朝不被覆灭,已经算是拼了!

  而在诸多皇室行动开始的时候,文隆也联系上了武无敌。

  “文隆?你找我何事?”

  武无敌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勉强脱离文弱状态的男子,不由想起了他们初见时的样子。

  那时文隆还很文弱,哪怕是坐在马车里,行一段路都会咳几声,让人担心会不会下一刻就挂了。

  当初他“巧遇”这个虚弱的男子,看着坐在清雅的竹林里,一副看淡生死的淡然模样,他便升起了好感。

  经过一番交谈后,尤其是在得知他是刚刚禅位给弟弟的武林至尊后,他更是对这个谈吐儒雅,学识渊博,心性上佳的男子,报以极大的欣赏之意。

  为此,他还将自己所创的玄武真功传给了他,帮助他强健体魄。

  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竟然会让他用恳求的姿态,联系上了自己。

  武无敌自然不会知道,他之所以会“巧遇”文隆,全都是文隆的一番算计。

  文隆一脸恳求的说道:“武兄,此次小弟前来找你,实乃有一事相求!还望武兄能伸出援手,助我一助!”

  “你先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再说吧!”

  虽然武无敌被文隆算计过还不自知,但终究不是傻子。

  他毕竟是从凶险的战斗中杀出来的,自然知道一些语言陷阱。

  就算他很欣赏文隆,但该了解清楚的事,还是要了解清楚的。

  尤其是他还背负着解除武家诅咒的重任,自然会更加谨慎了。

  之前之所以会被文隆算计,也不过是因为随手的事,外加他不懂天机推演之道罢了。

  要不然的话,文隆还真不一定能算计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