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诸天一页 > 第两百四十四章 木人巷
  当一个人可以读出其他人的记忆时,这既是一件好事,也不是一件好事。

  好的方面在于可以简单方便地知道敌人的修行秘籍,而不担心敌人会将秘籍说错,不好的一方面在于当有了这种本领之后,拥有这种能力的人说不定会膨胀。

  人一旦膨胀起来就会死得快,正如帝释天,前期一直苟一直活着,到了后期不再苟膨胀到自己把自己定义为boss成天在外边浪,终于遇到了断浪,于是就被断浪终结了。

  断浪者,谁敢浪就终结谁,名副其实的boss杀手。

  “看起来现在是留不得你了。”

  当叶知秋从少年神的脑海中得了这个世界许许多多的武功秘籍,尤其是得了少年神自创的移天神诀后,他便召唤无尽的光明,将少年神彻底净化。

  再怎么能治疗,遇着叶知秋的净化,少年神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场中连他的一个细胞都不会存在,至于分子或原子,叶知秋还不能确定。

  毕竟,他的眼是看不到分子原子的。

  “你居然杀死了他?”

  当叶知秋出手杀死了少年神之后,站在不远处的魔似乎有些诧异。她想要出手,却已然来不及,站在原地不知道要不要调动自己的真气。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不可思议,有一种让她在梦里的感觉,少年神的实力是多么的强大,而他的自愈能力又是何等的厉害,过往的岁月里的确有人伤过他,但是没有人能够真正杀死他!

  而如今,她是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的道侣死了,那是无法复活的那种。

  “你看见了,这第二次他的攻击是想杀了我的,杀人者人恒杀之,所以我只好杀了他。”

  叶知秋干掉了少年神,并没有任何想法。

  当少年神决定要杀了他的时候,少年神就已经被叶知秋宣布了死刑,所以灭杀了少年神,叶知秋觉得是很正常的事。

  只不过,叶知秋还是没有放松,他的目光盯着天空,唯恐这个时空的风云时间再出现一双大手之类的东西。

  他盯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天空依旧没有任何异样。

  “看起来你的死亡都无法引起那个人的注意。”

  叶知秋心里如是想。

  他没有提出那个人的名字,免得引起半边神的感应,而对于如今天空之上没有异象,只能说自诩为长生不老之神的家伙的地位并不算怎么高,哪怕他提前挂了,对于未来的半边神来说,丝毫没有太大意义。

  “我有一个习惯,我会杀死想要出手杀死我的人,如果你也想要杀我的话,我不介意杀死你,如果你不想杀死我,或者现在很迷茫的话,不如跟随着我去往少林寺看一看,我现在准备去少林寺看一看。”

  叶知秋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听得白素贞一愣一愣的。

  她站立在原地,真的觉得自己有些迷茫了,本来打算跟着自己的道侣夺得武林盟主之位,号召群雄,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但是有一个恐怖的存在告诉自己的未来,说未来自己的道侣会因着嫉妒杀死自己,但紧接着自己的道侣因为对这位恐怖的存在出手而死在现在。

  道侣死在了现在,自然未来的事是无法发生了,只是接下来她应该怎么做,是继续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奋斗么,还是准备杀了这个恐怖存在为自己的道侣报仇,她想了好一会儿,决心暂时跟随在这位恐怖存在身旁,因时而动。

  “盟主留步!盟主留步啊!”

  当白素贞决定跟随叶知秋身边,那些周围看戏的江湖人士急了,他们可不想这位实力牛逼到了极点的武林盟主就这么走了。

  “区区的武林盟主之位,毫无乐趣。”

  叶知秋不为所动,大放光明。

  面对如此光明,群雄当即闭眼。

  而当光明落幕,叶知秋与白素贞已然消失不见。

  “古往今来,多少英雄啊。”

  叶知秋走在路上,颇为感慨。

  他虽然是顺着时光长河而下,但终究还是没有一直存在在这个世界,因此错过了许多风景,比如三国时期的关羽,据说他的倾城之恋已然超越了光速,一刀挥下便会有黑洞生出,直接将一座城池吞没。

  他还错过了东渡的达摩,传闻之中达摩领悟了元极摩诃,当年的长生神就是在少林寺木人巷走了半遭,便创出了天极摩诃。

  他也错过了隋唐时期,他知道的便有李靖创造出三分归元气,而李靖在隋唐时期单论武功并不算太强,排名在他之前有很多的武林高手,什么李元霸、宇文成都,他们的神通又该多么强,只可惜叶知秋还是错过了。

  他错过了许多,因此这一次没有半边神搅局,他准备去往少林寺见一见元极摩诃。

  “他们看不见你嘛?”

  当叶知秋带着白素贞踏过少林寺的前门,直接来到少林寺的腹地木人巷之后,白素贞有些纳闷。

  那么多的少林僧人,居然没有一个想要出手拦截叶知秋的。

  “光明,可以赐予世间视野,也可以阻止世人的视野,我不让他们看,他们便看不见。”

  叶知秋站立在木人巷面前,开始打量起这些木人来。

  这些木人之中,便蕴含着元极摩诃。

  传闻达摩在世之时,除了在少林创下万世流芳的禅学,更在少林创下了他毕生最高的武学成就——“元极摩诃”,这种武功乃是他最高的武学境界,是糅合了他毕生禅学,以及取天地之间“风无相,云无常”的无相无常之态,千锤百炼,苦思而成。

  当年达摩创出此最高武学“元极摩诃”之时,天上风云骤然变色,狂风大作,云走如万马奔腾,仿佛上天也在震惊,三界万物中的风云力量已被达摩看破,而化为此元极摩诃的最强力量,足以叫鬼哭神号、呼风唤雨的最强力量!

  当其时,达摩在圆寂前,也曾传给慧可那套他最强武学元极摩诃的秘籍,可惜慧可虽是机关奇材,却并非习武奇才,他竟然完全看不懂“元极摩诃”的习练窍门,但他又不敢把这套达摩毕生最高武功大成的无上武学,拿给其他同门观看,只伯会给一些心术不正的同门习了此无敌武学,人间从此便会永无宁日,于是慧可大兴土木,设计了达摩石壁前的二十二尊木人,依着其师达摩“元极摩诃”,设计了二十二个会依着秘籍动作而动的“木人”,他自己虽练不成元极摩诃,但那二十二木人的机关一经触动,便会舞出“元极摩诃”的招式,发挥元极摩诃上天下地唯我无敌的至尊气势,后世的武学奇才闯入此地,便可自这二十二尊木人身上,重新学成达摩祖师的无上武学——元极摩诃!

  “这次要是学会了,应该可以和你玩玩了。”

  叶知秋望天一眼,随即走进了木人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