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葫芦娃里蜈蚣精 > 第一百一十章 黄风
  

  李渔挥手间杀了七妖,也不知外面还有位妖族大圣虎视眈眈,此时他修为陷入瓶颈,再闭关修炼也是无用,反倒是疏松身心,感悟天地之妙,或许能偶然寻到突破之机。

  李渔先看了药园,园中土壤细腻,草药挂雨,一株株都长得肥美,灵气颇浓,足见白晶晶日常照料颇为细腻,自少不得夸奖一番,三妖刚才争斗一番,此时便服丹回气,心中颇有感悟,但对修行中疑惑不解之处更多,便一一问来,李渔索性便在药园中席地而坐,便给三妖指点起道法来。

  李渔身兼八种神通,每一种都是精微奥妙,又熟络多门阵法,再加上经过红云足有一个多月的点播教化,胸中所藏,也是底蕴颇丰,以白晶晶三个修为,他便是随意提点几句,就已经足够让他们三个破了迷津,一个个听得津津有味,修炼上许多碍难都迎刃而解,尽是恍然大悟之感。

  且说白虎岭外,千丈之上,黄云帐中,那黄风大圣只等几小妖回禀,但等了一时三刻也便罢了,一晃眼一整日过去,也未见一个小妖回信,便是怎么也知道山中异变,李渔此时在山中讲道,却不知云端有一双狭长的奇异瞳孔,盯着山中看了片刻,然后漫天黄云卷缩,被他吞入口中,那黄风大圣化作一道清风落入山中。

  他也不知用了什么法门,让山中李渔都未有丝毫感觉,在山中转了几圈,便无声息的落入水镜洞中来,见的李渔于洞中讲法,三妖在下细细倾听,虽讲的只是些极浅显的道理,但李渔却讲的颇有章法,深入浅出,趣味盎然,黄风大圣心中不由想起自己昔年在妖师门下学法之时,听得片刻不由故意轻轻一笑。

  那笑声虽轻,甚至在洞中水声掩盖下,变得细不可闻,但在李渔听来却宛如惊雷,眉头一皱,心中顿觉不妙,手一抖便将水云旗祭起在头顶三尺处悬浮,白花水浪四处弥漫。

  神风一卷,黄风大圣显出身形,一身金盔金甲,颇有威风,此时居高临下,见李渔这般严阵以待,顿时轻撇嘴角,也看不出喜怒,只是淡淡说道“我说我门下小妖都一去不回,原来是山中有你这般妖族,想来他们以尽遭受毒手屠杀,虽然只怪他们本事不济,但毕竟我教导了年余时间,你把他们打杀了,此事汝必须给我个交代。“

  那黄风大圣虽然语气淡漠,但是其一身可怕法力深不见底,李渔也只能探查到其一身浓郁的风力真气,只是其周身非但没有半点妖邪佞气,反而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霸道,仿佛身体周围的风,周围的天地已经尽数臣服在它的脚边,便是那獐头鼠目的磨样,也顿时变得颇为伟岸不凡。

  李渔也曾见过红云,赤脚大仙,但尚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级数的妖怪,道家修行,讲究的是采天地精气,融合符箓,要把周遭天地化入掌控,而妖族却是一股吞噬,摄拿,两者虽有相似,但走的却是完全不同激昂霸道的路途。

  李渔观其身上风力浑厚如深,气质豪迈,若不是李渔此刻凝聚了八八六十四道符箓,实力早已强横数倍,眼前这妖,只凭一股法力余波,就能震破李渔护身水阵。

  如此实力,只怕风力神通早已融入周身血脉,便是当日葫芦山中最巅峰时的蝎子精都远不能比,纵使他道心坚定,也不禁有十分戒惧。

  ”这妖怪是哪里来的?我竟是连他修为深浅都看不出来,如此修为,只怕在我十倍百倍以上。“

  李渔都是如此,白晶晶几个更是不堪,只是被黄风大圣看了一眼,顿觉得全身骨头都软了,尤其鼠三,面对这个自家的老祖宗,只觉得对方身上有一股极可怕的气味,吓得他抱头软在地上抖如筛糠,只恨不得立刻钻到地里去,可平日里百试百灵的土遁术,此时却全然施展不出来。

  李渔心中也知自己绝不是对手,便先拱手行礼,这才说道“不知我妖族哪位前辈至此?”

  黄风大圣嘿嘿了两声,那双小眼珠子上下看了看李渔,淡淡的说道“你也无须知道我姓名,我行事也有自己章法,既然你是这里主人,那我自然便要找你,其他汝等,早早离去,我也懒得与你们计较。”

  白晶晶三个本抖如筛糠,此时一听,却都强自哼哼一声,手里持了兵器和李渔站到了一起,打算并肩迎敌,便是心肝都颤动的鼠三,此时也操着双刀,口里咯咯打颤道“那虎妖乃是被我吃了,前辈若要责罚,向我来就行。”

  黄风大圣一听,顿时看了鼠三一眼,仅是一道目光,便让这头老鼠精全身毛骨悚然,胸中好不容易聚起来得一丝勇气,顿时烟消云散,手里双刀也差点立刻掉落。

  李渔看着了三妖这般,心中不由得又是好气,又是感叹,便拱手说道“我为山主,前辈派来小妖,也尽都被我焚烧,如何责罚,我自一力承担。“

  黄风大圣一听也不说话,只是看着李渔嘿笑了一声,见李渔担当气度不似做伪,此时心中虽还有怒气,但不得不说李渔这般妖族晚辈,却极易让他心生好感,顿时便嘿嘿笑道”我之名目也不说与你,便是你有错在先,我也实在也不好去为难你一个堪堪入门的妖族晚辈,这是今日打杀了汝等,这事情传出去,我虽不是声名赫赫之辈,但总还是要写脸皮。“

  手心一展,生出一卷小小旋风,黄风大圣淡淡的说道“我这却有个万全的主意,我这掌中神风乃是我平日闲暇悟出的一门法术,我也不以修为法力欺你,今日将你收押进去,已十日为限,若你能从中出来,此事便就此揭过,若你出不来,我也不取你性命,老老实实在我门下为奴百年,时间到了,任你离去,如何?“

  李渔却是一愣,这桥段不是如来佛祖坑孙悟空的桥段吗?只是眼前不知名妖物虽不是如来佛祖那般大能,但他也不是孙悟空那般战天斗地的妖族大圣。

  李渔自也看出来,对方神清气闲,显然对自己神通极有信心,他虽明知其中必有诡异,但此刻也无从选择,只能是硬着头皮点头答应,任由对方手中放出一道神光,将自己收了进去。

  李渔顿时一阵天旋地转,四周换了景致,睁眼看去,四面却是连天上地下也分辨不出,无形无影黄风斗转,只是冷飕飕如刮骨钢刀,李渔运转玄水真瞳,却连身前三寸都看不清楚,反被黄沙迷眼,急忙闭上眼睛,只感觉四面来风,无处借力,整个人子啊半空中如纺车似的滴溜乱转,顿生神魂离体之感,心中也知对方远没有完全驱使神通奥妙,否则已这神风威势,不过瞬间他便会被吹的骨肉消离,魂飞魄散。

  黄风大圣嘿嘿轻笑,暗道”这小妖虽有些根骨,但实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若是带回去调教一番,有所成就,倒也算我为妖族做些事情。“

  他这三昧神风,传承自上古妖庭十二妖帅之一的飞廉妖圣,何等奥妙,喷薄出来,便是西天灵山,三十三重天庭也能被他搅的漫天黄沙,哪怕仅仅只是用出些许神妙,又岂是一小小精怪能够闯过,只怕十日时间过去,他连身形都稳定不下来。

  只是黄风大圣神通法力虽然强横,但却真真是小觑了李渔,小乾坤破禁真法最擅推演神通,其中巽风一道,便可将天下所有风力神通化入其中,只是黄风大圣修为是在太高,李渔心中这才并无把握。

  在漫天黄风中滴溜打转,顿时整个人都被吹的四面飞甩,好在李渔也久经阵仗,此时心中也无喜怒,神念一动,以神御气,身影一闪顿时消失无踪,他虽祭炼了八门神通,但经过这么多番战斗,却是以仙人盗神通最是圆熟老辣。

  原本李渔不管怎么努力,也无法在风中稳定下来,但此刻激发仙人盗神通,这门神通本就是取敛息化气之意,此时已身化风,虽不能借之脱身,但顺风而行,融入周围弥漫黄风之中,李渔也总算是将自己身形稳定下来。

  黄风大圣本以为十日时间,李渔便是站定都难,可此时不过一炷香功夫,那小妖便消失无踪,细细探查过去,顿时发觉其中缘由,身化风而融入风中,这般手法,却是连他都始料未及。

  李渔遁入风中,这才得片刻时机打量四周,虽然这一方天地远不如传说中掌中佛国那般浩瀚无边,但其中也有百里范围,只是这四周尽是黄风所化峭壁,把这一放小天地完全的围了起来,但是天空却不甚高远,只是李渔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黑黢黢的洞口,不知有几千丈高,他虽屹立半空,但想要冲出狂风,从那洞口中飞出去,也实不是简单事情。


  最快更新 m.6035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