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 > 第1章 三次订婚,迟家大小姐。

第1章 三次订婚,迟家大小姐。

  深爱若为原罪,我早已罪无可恕。

  帝都,初冬刚至,傍晚阴雨连绵,寒凉入骨。

  索菲亚酒店大厅,正要举行一场盛大订婚宴,各界云贵受邀参加。

  趁着宴会还未开始,众人闲着也是闲着,开始八卦女主角的情史。

  迟家大小姐迟薇,名媛当中的名媛,今年才刚十九岁,偏偏已经遭人两次悔婚。

  悔婚的原因,则是滥交,不自爱,私生活混乱。

  正因此,不少人恶意猜测,第三次肯定也要失败,引起一阵阵哄笑。

  “热好难受”

  此刻,饱受争议的迟薇,体内不断涌出灼热的空虚,急需什么填满。

  没想到,有人会用下药这种卑劣手段,破坏她的婚事!

  从前,她遭人悔婚两次,只是对于那两任未婚夫,没有什么感情,也就不怎么在意。

  可是这次不同,第三任未婚夫霍庭深,他成熟稳重,相貌出色,家世优渥,两人相识六年,关系还算不错。

  最关键一点,她一直暗恋着他。

  所以,第三次订婚,只准成功,不能失败!

  拖着发软的身子,迟薇停在霍庭深房门前,抬手重重一敲。

  “啪嗒”

  房门应声打开,霍庭深俊美的面容一下子映入眼帘。

  不等男人开口,迟薇虚弱倒在他的身上,感觉身子越发燥热难受,双手急切缠上他的脖子:“庭深我好热快救救我”

  霍庭深下意识揽上少女腰肢,哪怕隔着薄薄衣料,触手温度依然滚烫,不由低声一问:“薇薇,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给我下药”

  迟薇委屈回着,星眸中泫然若泣,像是迷路的孩子无措:“我现在好热,只有你能帮我”

  “你忍忍,我马上去叫医生。”

  霍庭深蹙眉,扶着迟薇在床上坐下,正要去拿手机。

  却在这时,迟薇突然抓住他的手腕,声音娇酥入骨,“你在这里,为什么还叫医生?庭深,你要了我吧!”

  闻言,霍庭深眉心蹙得更深,看着床上的少女,神色变幻莫测。

  她很美,宛如上帝的宠儿,五官无一不精致,还带着些许混血,几乎媚骨天成。

  名媛圈中,若论容貌身段,迟薇当属第一。

  他不爱她,可他是正常男人,更是她的未婚夫,未来的丈夫。

  这种情况下,要了她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思及此,他俯身拉近两人距离,但在亲密之前,还有一抹顾虑:“薇薇,你能行吗?”

  虚长迟薇四岁,他几乎看着少女长大。

  所以,他知道一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密迟薇患有性障碍症,排斥所有男人!

  体内需求强烈,迟薇胡乱点点头,圈上霍庭深的腰身:“庭深,我现在中药,应该没关系。给我,快一点,我真的好难受”

  她说着,仰起雪白的脖颈,露出凹陷的美人骨,身姿曲线毕露。

  霍庭深喉结一滚,只觉剩余理智坍塌,重重把少女压在床上,两人密密相贴。

  随着男人这般,迟薇身子一下子紧绷,习惯生出一种排斥,厌倦,恶心,慢慢侵袭四肢百骸。

  强忍着不舒服,她在心中告诫自己,迟早要过这一关,从少女蜕变成女人!

  可当霍庭深的掌心划过背上蝴蝶骨,落在她的礼服拉链,还是生生一打寒颤,不由蜷缩一团。

  所有的感官迅速增大,男人的气息,暧昧的姿势,激烈的心跳,无一不在逼着迟薇。

  眼看着,他薄唇逼近自己,距离不足一寸。

  “呕一一”

  就算生理无比渴望,迟薇心理还是决绝偏头,避开男人这一吻,连带产生一丝呕吐。

  气氛一僵,她看着霍庭深神情变得难堪,慌乱开口挽留:“庭深,你听我解释”

  “嘭一一”

  就在这时,变故再次发生,墙上衣柜突然被人打开,从中跌出一抹女人身影。

  两人偏头一看,迟薇瞳孔强烈一缩,几乎失声质问:“黎雪心,你怎么会在这里?!”

  跌在地上的女子,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容貌柔弱清秀,令人心生怜惜。

  黎雪心手足无措,匆匆从地上起身道歉:“迟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有事,想找一下阿深”

  “不是故意的?今晚上,是我和庭深的订婚宴。这里呢,是他的休息室!黎小姐找人的话,大可光明正大,偏偏要像小偷一样,藏在衣柜里面,还这么不早不晚,挑在我和庭深上床的时候,正好出现打断嗯,你可真不是故意的!”

  一想到,她刚才躲在衣柜偷窥,迟薇不免火大,语气多出一抹尖锐。

  黎雪心咬着唇瓣,脸色苍白如雪,身子摇摇欲坠,几乎快要哭出来。

  原本,霍庭深只是神色紧绷,沉默望着这么一幕,不打算插手去管。

  直至看着黎雪心弱势可怜,终究还是开了口,语气有些冷:“薇薇,不要无理取闹,让她走就是!”

  迟薇一怔,他说自己无理取闹?

  可一想到,黎雪心曾是他的心头好,一直没有忘掉为免婚事有变,迟薇深吸一口气,决定还是息事宁人!

  偏偏,黎雪心目光悲戚,直勾勾凝视霍庭深,声音泛着颤抖:“阿深,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我这就走”

  这么说着,她人一动不动,突然伸出右手,慢慢取下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

  映着头顶灯光,戒指璀璨生辉,显得非常刺眼。

  最后,她递在迟薇面前,有些强颜欢笑:“新婚快乐,你和迟小姐,很般配。这枚婚戒,从前属于我,现在属于迟小姐”

  迟薇早就欲.火焚烧,一分一秒都是折磨,看在霍庭深面上,这才忍着无视黎雪心。

  谁知道,她还非要上演一出“深情戏码”作妖,实在烦不胜烦!

  “这是阿深亲手做的,代表他的真心,弥足珍贵。迟小姐,我给你戴上,也算物归原主”

  话落,黎雪心拿起戒指,就要去拉迟薇的手戴上。

  迟薇自然忍无可忍,恹恹反手就是一推:“别碰我!”

  “啊一一”

  下一刻,黎雪心惊慌一叫,单薄的身子没有站稳,硬生生摔在地上。

  “迟薇,你做什么?!”

  霍庭深神色一变,目光凌厉瞪下迟薇,紧张上前去扶:“雪心”

  迟薇居高临下站着,瞥着这么一幕幕,眼底划过一丝不屑。

  呵,这种陷害小手段,还真是低级呢!

  虽然,她推开她的力道不小,但是她又不是病秧子,哪儿能一推就倒?

  却在这时,黎雪心突然一脸惊恐,染上浓浓的哭腔:“阿深救孩子快救孩子我们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