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束胸解开,宫星寻这才感觉舒服,瞥下自己胸口,妖冶一笑:“有什么问题?还不是比你大!”

  “”

  迟薇一时无言,跟着瞥下自己两团,不服输一回:“胡说,明明我的大,比你和阮阮都大!”

  闻言,宫星寻伸出食指戳下迟薇额头,神色满是嫌弃:“胸大无脑,说的就是你,还觉得光荣!”

  “痛轻点”

  捂着戳痛的额头,迟薇身子往后一退,免得闺蜜再次袭击。

  随后,她来回打量闺蜜,本就精致的容颜上,画着淡淡的妆,掩盖不少女性气息只看外表,俨然就是美丽的青年,举手投足泛着清贵高雅,宛如漫画上走出的人物。

  她的右耳上,还戴着一枚钻石耳钉,增添一抹散漫不羁。

  只是撇去别的不谈,宫星寻终究还是女子,迟薇试探着一问:“阿寻,你真的不考虑恢复女儿身?”

  两人自幼认识,已有十年之久,虽然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宫星寻女扮男装,可惜一直想不通原因。

  不是不想问,而是清楚看出,闺蜜有自己的秘密,她自然不会勉强!

  “恢复什么女儿身?当男人自由自在,有什么不好!”

  宫星寻慵懒一回,一点没有放在心上。

  而后,她凤眼一眯,倒映出几分危险:“薇薇小宝贝,不要转移注意力!我为什么回国,你应该清楚,嗯?”

  迟薇呼吸一窒,许是闺蜜三人当中,宫星寻排行老大,有着长姐的威严。

  因此,迟薇难得怯怯的,乖乖绞着手指:“阿寻,关于这次订婚,我是被人算计”

  对于这桩婚事,宫星寻一开始就不看好,偏偏迟薇十分固执,非要举行订婚一气之下,她宁愿出国走秀,不愿意参加订婚。

  谁知道,发生这么多意外,听着迟薇一一讲述,就算阮阮早已告知,宫星寻还是心生怒气。

  “你确定,是你继妹下的药?迟安好那人,看着不太像啊!”

  宫星寻蹙眉,思量着一说。

  “她虽然没有亲手下药,但是肯定参与其中!至于下药的人,多半还是霍兰茜”

  迟薇想着事发的时候,霍兰茜恰好带人堵在那里,明显早有预谋。

  “你说霍兰茜,我还相信!那朵小白莲,你这里刚一出事,她就迫不及待打电话,想要挑拨我们关系”

  提起霍兰茜,宫星寻脸上浮出一抹厌恶,显然不怎么喜欢。

  蓦地,语气一转,带着一丝微妙:“薇薇,那名男人是谁?你一直排斥男人,肯定不少受罪”

  宫星寻知道迟薇患有性障碍症,和男人不能肢体触碰更何况,她心里装着霍庭深,几乎远离所有男人!

  如今,因着算计中药,遭到陌生男人强暴。

  一时间,宫星寻怜惜看着迟薇,伸手揉下她的发顶:“没关系,事情已经过去。那名男人,你要是不方便,我帮你处理”

  想着强暴者,宫星寻眸色一深,浮出点点幽冷。

  迟薇想着薄夜白,则是有点心虚,那晚情况特殊,他不算完全强暴自己,只能算是一半强暴!

  因此,连忙解释一句:“关于这人,我现在已经解决,以后不会出现!”

  “那么,霍庭深呢?”

  宫星寻又是一问,颇是恨铁不成钢,语气不自觉染上一抹严厉:“事已至此,你还是非他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