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哥,你喝了不少酒,是不是?”

  这么问着同时,迟安好后知后觉想到。

  就在不久前,播放的录音之中,隐约提到一点。

  厉嫣然打开房间,迟薇跟着进入之后,发现大哥哥躺在床上,一种昏睡的状态。

  关键一点……喝过酒。

  由此推断,大哥哥昏睡,是不是因为……喝醉?

  那么,大哥哥现在……不是完全的清醒!

  恍然间,迟安好心尖一跳,脑海闪过什么,快速的不易抓住。

  旋即,她看着薄夜白,正在缓缓地下楼。

  蓦地,默默跟上前,抬手扶住男人手臂:“大哥哥,我扶你……去找酒店开房。”

  ***

  彼时,楼下房间当中,厉嫣然躺在床上,有点百无聊赖。

  尽管不少次起身,想要离开房间,上楼看看状况。

  只是避免被人撞见,终究还是放弃。

  而在一旁,陈医生忧心忡忡,语重心长劝着:“小姐,此事过后,您需要躺在床上,最少十天半月,不能随意乱动……还有身上的纱布,不要随意拆下!否则,凭着大少爷才智,很容易发现破绽——”

  “知道了,我知道了!陈叔叔,你说了好多遍,不用一再重复!”

  对于陈医生,厉嫣然态度有点不耐烦,答应这么一句。

  之所以,需要陈医生配合,源于这是自己的私人医生,大哥一直十分信任。

  因此,他诊断出的结果,大哥不会起疑,能够大大增加成功率。

  见状,陈医生悄然摇头,叹息那么几下,深深地不赞成。

  早在一开始,厉家兄妹提出自己伪造病状,他就不太同意。

  偏偏,对方威逼利诱,他又是厉嫣然专属医生,只能勉勉强强答应。

  只在心里面,一直担心大少爷看破。

  到时候,大小姐同着二少爷,都是厉家人,自然相安无事。

  反观自己,可能损失极大!

  “嘭——”

  就在厉嫣然,无趣而又喜滋滋想着,迟薇是不是遭到惩罚,大哥说不定为了自己,亲手把人送到监狱坐牢。

  幸好,她有在楼道安装监控,可以事成之后,好好欣赏迟薇的惨状。

  不曾想到,房门猛然被人重重推开。

  厉嫣然一惊,下意识偏头一看。

  第一时间,迎上少女娇艳的容颜,目光满是冰冷:“迟薇,你怎么……”

  话音未落,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声音一转,变得甚是虚弱。

  更甚至,还故意流露几分害怕:“迟薇,你又想做什么?别过来!你把我推下楼,差点害死我,难道还不够!”

  不得不说,厉嫣然反应十分迅速,仅是看到迟薇,就已猜到发生问题。

  尽管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可是最起码,这一刻……迟薇不该在这里出现!

  厉嫣然还在心乱如麻,少女已然不发一言上前。

  彼时,厉嫣然听着房门外面,传来一连串脚步声。

  “迟薇……啊!你做什么……”

  几乎才一开口,唤着少女的名字。

  就看迟薇,出其不意伸手,抓住盖在厉嫣然身上的被子一角,扬手半空一扯。

  之后,随意丢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