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豪门第一宠:总裁大人,玩心跳 > 第662章:为了薄夜白,弄得遍体鳞伤,值得吗?”

第662章:为了薄夜白,弄得遍体鳞伤,值得吗?”

  最终,薄夜白凉薄一回,毫无半点怜惜。

  池未晚心中一凉,未料自己赌输,感受着男人掌心收缩,这才产生极大地后怕:“先生……阿晚为的是你……不要这么狠心”

  便是薄夜白,掐着池未晚脖子,往上慢慢一提。

  瞬间,池未晚双脚离开地面,整个人腾空,生命一点一滴流逝。

  死亡的恐惧感,一下子侵袭。

  彼时,再也说不出任何,薄夜白映入眼中,再不是当年,给予救赎的先生,分明……就是地狱爬出的魔鬼!

  “嘭——”

  蓦地,薄夜白松手,随意的一甩。

  “咳咳……”

  池未晚跌在地上,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剧烈咳嗽不断。

  劫后余生,脸色惨白一片,不敢开口只言片语。

  也是这一刻,恍然慢慢明白。

  没有人,永远等在原地。

  如今,早已不是六年前,刚才……他是真的想杀自己!

  “池未晚,如果不想失去一切,别在我的面前出现。”

  彼时,薄夜白居高临下,寂静瞥着池未晚。

  “当年,我不该留了你。”

  池未晚抚着胸口,呼吸还未恢复,听着这么一语,脑海一瞬空白。

  “先生……”

  喃喃一唤,她感觉心中空荡,仿佛失去最珍贵的东西。

  “有些东西,我能轻易给你,自然也能收回,好自为之!”

  说完最后一语,薄夜白转身抬手,打开江宅的大门。

  然后,迎着寒冷的夜,消失于门口。

  “先生……”

  池未晚不懂男人话中深意,只知道……属于她的先生,被她亲手弄丢。

  徒留下,伏在原地上,悲凉的哭泣。

  ***

  从江宅离开,一路驶向城市中心。

  远远地,还未进入中心,最先瞥到万家灯光,一片璀璨的繁华。

  同着江宅冷冷清清,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这期间,厉长风沉默开口,没有开口只言片语。

  迟薇更是坐在副驾驶上,偏头倚靠着车窗,失神看着雪夜。

  直至,濒临中心入口,厉长风这才温声一语:“我先带你,去一趟医院。”

  随后,他单手开车,腾出一只手,握住一旁少女。

  便是迟薇,下意识有点不适应,挣扎着抽出。

  对此,厉长风神色一沉,却也不再强求,为了缓解气氛,还点开音乐:

  如果还有遗憾,又怎么样呢

  伤了痛了懂了,就能好了吗

  曾经依靠彼此的肩膀

  如今各自在人海流浪

  我爱他,轰轰烈烈最疯狂

  我的梦狠狠碎过却不会忘

  曾为他相信明天就是未来

  情节有多坏,都不肯醒来

  我爱他,跌跌撞撞到绝望

  我的心深深伤过却不会忘

  我和他,不再属于这个地方

  最初的天堂

  最终的荒唐

  ……

  放在以前,迟薇只觉听着情歌流眼泪,这种行为有点矫情,还有一点可笑。

  直至这一刻,感同身受。

  听着歌声之中,透着一股子忧伤,撕心,悲苦。

  蓦地,迟薇咬着唇瓣,抬手捂上心脏,试图缓解情绪。

  余光看着这一幕,厉长风一打方向盘,车子缓缓停在路边。

  “想哭,就哭吧。”

  厉长风出声,带着一点劝慰。

  “抱歉,我需要五分钟。”

  如此一回,迟薇打开车门,强撑着下车。

  纵然,腿间还有撕裂的痛楚,久久萦绕不散。

  “嘭——”

  随手刚一关上车门,迟薇背靠着往下一滑,隐忍着落泪。

  寒风席卷着落雪,吹拂着少女单薄的身子。

  恍然间,厉长风打开车门,绕过半圈走近少女,递上一张纸巾。

  立刻,迟薇止住哭泣,倔强接过纸巾,胡乱擦着脸颊:“厉总,还不到五分钟。”

  “迟薇,你看看自己,为了薄夜白,弄得自己遍体鳞伤,狼狈而又可怜……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