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 > 第130章:明目张胆秀恩爱(二更)

第130章:明目张胆秀恩爱(二更)

  没圆房就是没圆房,找再多借口都抵不过事实。毕竟人家也有十四岁就成亲的,洞房可都圆房了!

  魏华玉和柳王氏找了几个不能圆房的借口,但也知道说的勉强,不约而同的岔开话题。

  “白家的饭菜咋样?吃的还好不好?”柳王氏想着,总不能在饭菜上苛刻音姑。

  从分家出来,魏华音的生活水平就没低过,天天都有肉或者鱼,虽然不多却也没有断过。

  “饭菜还好,我和白玉染在一处吃,也不跟她们一块。”魏华音让她放心。

  柳王氏一听是个好,忙问道,“你们俩一块吃的?没坐桌上吗?”

  魏华玉也等着看她咋说的。

  “他都是扒了菜回屋吃!”魏华音笑道。

  柳王氏松了口气,点点头,“你们俩一块吃好!”白家人口多,男女分桌都坐不完。他们俩一块吃饭,慢慢的感情就出来了。

  魏华玉也露出满意的神色,虽然想着白家的人对她不好,会欺辱她,但白玉染的做法还是不错,起码没有和白家的那些人一样欺辱音宝儿,还知道维护她。

  外面柳满仓喊人,要去上坟了。

  纸钱香火樊氏早已经准备好了,“直接在堂屋里,那个篮子!”

  柳青河过去拎出来。

  长辈的不去,平辈的柳成栋,陈氏也不去。

  魏华玉和于文泽带着魏华音,白玉染,后面跟着翠姑,柳青河,魏二郎他们小辈的。

  这也是白玉染正式拜见岳母,不是迎亲在家里对着牌位磕头。

  看柳婉姑被陈氏拉住了没去,魏柔娘也没去,待在厨屋里说是帮忙。实在是柳凤娟祭日的那次吓着了,柳凤娟闹鬼不是一次两次,怕缠上她了。

  魏华音没心思管别人,只想着柳凤娟安息,不要再找白玉染,也让她安稳的和离。

  所以烧了香,烧着纸,她也学着魏华玉的样子,对着柳凤娟的墓碑说话,“娘安息吧!我现在已经长大了,嫁到白家过的也好!一顿饭三四个菜一个汤。你女婿白玉染对我也好!有肉都夹给我吃,干活儿都不让我伸手!娘就放心吧!”

  白玉染听着她的话,目光柔软,“岳母放心!我一定好好对华音!让她过上好日子!等回去我就继续念书,也考个功名来,将来给华音挣个封荫!”

  魏华音看着他皱起眉头。

  魏华玉问他,“你要去念书了?”

  白玉染点头,“大姐!我也是从小开蒙的,书虽然念的不多,但四书五经都懂一些。回门之后,我就继续念书。正好华音要去烧饼摊儿帮忙,我也能跟她一块,免得她一个人来回跑镇上,我也不放心!”

  魏华玉仔细打量他的神色,不像说假的,“哦啊!那好啊!你念书要去学堂吗?”

  “我也摆个小摊儿买花草,给夫子送点礼,念不通的去请教他就行了。”白玉染其实更想在烧饼摊儿和音宝儿一块,不过他要是去烧饼摊儿,家里肯定又念上烧饼摊儿的分红银子了。

  正好他出来摆摊儿,也能把音宝儿带出来!也能空闲了帮帮音宝儿一把。

  “要真是这样也好!”于文泽道。总算出来做个事情,不是天天在家里,感觉像吃软饭的!

  上完坟回来,饭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柳满仓带着男客,坐在堂屋,魏多银和魏小贵也坐在白玉染旁边,

  魏二郎看着他一边是于文泽,另一边是魏多银魏小贵,脸色有些不好的抿了抿嘴。

  女桌这边直接摆在了外面木棚下的大木桌上。

  翠姑和魏华玉一左一右坐在魏华音旁边,柳王氏和樊氏坐在上座。

  张氏本想让陈氏一下,想到白玉染和柳婉姑相看过,看她的神色态度也不是多好,直接挤了她,坐在魏华音的对面,热情的说话,给魏华音夹菜。

  看她那筷子在嘴里过了一遍又一遍,又给她夹菜,魏华音拒绝,“不用给我夹菜!不方便!”

  陈氏看出来了,笑呵呵道,“音姑吃饭都不让人夹菜的,有口水!”笑容里嘲笑明显。嘲笑张氏献殷勤被拒绝,也嘲讽魏华音穷讲究丑讲究。

  张氏气的脸色发青。

  樊氏知道这个,直接说她,“别夹了!音姑不喜欢麻烦人,隔着桌子你也不方便!”

  “嗯!”魏华音应声。

  柳王氏瞥了眼陈氏,眼中闪过一抹不悦的怒气。就算白玉染之前相看过,别说他就不愿意,心里有点不舒服,也不能这个时候找事儿现眼!

  陈氏自圆其说,“我还以为音姑嫌弃口水呢!夹过去的菜都没咋吃过!”

  张氏呵呵呵笑,“都是疼音姑的人多,吃不过来了!是吧,二弟妹!?”推了柳氏出来。

  她们都给魏华音夹菜,柳氏够不着,招呼魏华音多吃肉,没有夹,不愿意再被她打脸。

  看张氏推她,笑着说了说,“我还真的极少给音姑夹菜,都是做好饭盛她碗里了!”

  张氏嗤笑,“那你可真是个好后娘!音姑八成是吃好的吃多了,之前肉饼都拿着喂狗!”

  魏华音拿肉饼喂狗的事儿,闹的全村都知道。她拿回家的肉饼,给柳氏的闺女儿子一人一个藏起来,还咬个印子,气的魏音姑抢回肉饼拿着喂了狗。

  柳氏目光阴沉。

  樊氏打断所有的话,“这螺蛳没做太辣,音姑拿着签子吃!”

  这边正说着,白玉染从堂屋里出来,端这个小碗,“华音!螺蛳!”

  满满一小碗,螺蛳肉,剔的干干净净。放在魏华音的跟前。明明白白,明目张胆秀恩爱!

  张氏一句这边有到嘴边,一看碗里都是螺蛳肉,惊讶的笑道,“呀!我正打算说这边也有,亏不着音姑!一看这小碗里都是剔好的螺蛳肉!这玉染对音姑可真是好!怕她吃着麻烦,直接剔好了送来!”

  柳婉姑目光落在那小碗上,忍不住抬眼看过去。

  白玉染眼神不离魏华音,被张氏说的耳朵微红,“你少吃点太辣的,回头上火!”说完赶紧回了堂屋。

  魏华玉笑着催促,“音宝儿!快吃吧!别剔了!”

  柳王氏也说,“吃吧吃吧!”满脸笑眯眯的。

  樊氏也一脸高兴。

  张氏瞥了眼陈氏不好看的脸色,脸上笑容更盛,“看玉染这对音姑,可真是体贴入微!不愧是新婚小夫妻!”

  陈氏嘲讽的扯了扯嘴角,真好就该圆房了!

  但张氏挺高兴,白玉染不管是中邪,还是被鬼迷了,但看他对魏音姑这样子,要是魏音姑说话,那她肯定听!她打听了,白玉染在家里还是挺受宠的。没有因为他是个病秧子,花钱瞧病的就不受待见。他要是说话,那成的事儿就妥了!

  一顿饭吃的各怀心思。

  魏华音则是有点蒙,还有点期待。期待柳凤娟再好这么一天,就彻底安息,放了白玉染。

  吃完了饭,她和魏华玉去做石凉粉。

  那边白玉染过去找柳王氏。

  “咋了?是有啥事儿?”柳王氏看他脸色发红,不好开口的样子,温声问他。

  白玉染小声道,“华音不愿意跟我圆房......”

  “啥?”柳王氏没听清。

  樊氏看着也过来,“是啥?”

  白玉染提高一点声音,“华音她不愿意跟我圆房。”

  他是告状来了!

  但是听到这话的柳王氏惊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音姑不愿意圆房的?不是白玉染不愿意的?

  陈氏也听见了,不敢置信的瞪着眼,盯着白玉染。

  她的观念,只要他有一点意,魏华音都能扑上去!就算白玉染不愿意,她也能想法扑上去!竟然是白玉染愿意跟她那个四肥丑圆房,她是不愿意的那个!?

  柳王氏和樊氏也是,想着不愿意的是白玉染,没想到会是魏华音。

  连忙追问,“音姑不愿意圆房?咋会不愿意呢?”

  说话声音不小,柳婉姑也坐在不远,听见了,脸色微白,掐紧了手。

  白玉染点头,委屈道,“她就直接不愿意,还不让我睡床上,我硬睡上去,也不让我挨着她!”

  柳王氏和樊氏又是一呆。

  想了半天,柳王氏这才说,“音姑是年轻还小,而且中的毒没解,上一会毒发,差点命都没了!刚嫁过去也不适应,等等就好了!”

  “这个回头得说说她!圆房这事儿不能一直耽误!”樊氏自然是希望圆房的好。

  柳王氏也点头,“这个我一会说说她!”

  白玉染应声,看着柳王氏又问,“姥姥!之前做捕蛇器我给华音送钱,装钱的荷包......说是你收走了!”

  那个荷包还真的在,柳王氏觉的扔了不好,也没瞅见机会给他还回去,没想到他现在又要。而且那荷包不是给婉姑的......

  听见这话的柳婉姑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无地自容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尤其想到她认为荷包是给自己的,找也是找她的。

  “等回头你和音姑过去,我给你找出来!”柳王氏笑着道。

  白玉染应声。

  石凉粉做好了,魏华玉和魏华音端出来众人解暑。

  柳王氏招手,把魏华音叫回屋里,问她,“音姑!你们没圆房,是你不愿意圆房的?”

  魏华音疑惑的看着她,突然想到有可能白玉染告状了,顿时脸色僵变。他个神经病!竟然连这种事情也告状?!

  看她脸色变化,柳王氏说她,“音姑!我看玉染对你也是有感情的!你救了他的命,你们也是天注定的夫妻缘分!虽然白家现在对你不太满意。等你解了毒,瘦了下来,日子就好过了!”

  “我还小,十五都不到。圆房伤身!更何况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等等再说吧!”魏华音直接解释。

  柳王氏看她说的是有道理,“可是外面说的不一样了,这不圆房,对你也不好!白家的人看你也没那有夫妻之实的态度好!”

  魏华音失笑,“姥姥!不圆房白家的人还能对我好点。真要圆房了,你觉的白家的人能会对我好?”只会骂她丑猪拱了白菜,癞蛤蟆偷吃天鹅肉!说不定连她强上病弱白玉染的话都能出来。

  她这话一说,柳王氏清楚了她在白家的处境,估计是人人恨的,不仅心疼她,早知道先定亲,不这么早成亲,等她解了毒再嫁过去,也不晚。白家也不会因为看不上她,觉的丢面子对她不好了!

  “那个神医有消息了没有?”

  魏华音摇头,“前些日子我捡的猴菇和红菇,顾大夫让人捎去京城了!只要一有信儿,立马就传信儿过来!”

  柳王氏叹息的点头。又教了她一些跟婆媳妯娌相处的事儿,尤其是白家的大孙媳妇儿怀孕了,肯定都偏着她,不能总吃亏!

  魏华音听着应着。

  张氏可还在等着跟她说话,等着柳家的人离开。

  吃了石凉粉,说了大半天的话,看天不早了,柳满仓一家这才离开。

  魏华玉和于文泽也回了。

  张氏满脸笑容的送她们走,还跟魏华玉说,“玉姑放心!这离得近,有啥事儿我们在这都能知道!肯定不会让音姑受了委屈的!”

  魏华玉也知道二房是肯定考不上的,就笑着应她两声,“我们走了!”

  送走了她们,张氏就看着柳氏和魏秀才,“音姑还有体贴话儿想跟她奶奶说的,你们也都该回去了!”

  柳氏和魏秀才也有话,刚才就没说上话,这会也得提一提借钱的事儿了。

  樊氏也的确还没好好说上话,让他们都回去,“都回吧!我也跟音姑和玉染,我们仨说说话儿!”

  张氏看脸她也撵,就眼神盯着魏秀才和柳氏,“老二和二弟妹这不愿意走,咋着?是还有啥特别的事儿说不成?”直接问出来,让他们说,说完以魏音姑对他们的怨恨,能愿意才怪!

  魏华音冷眼看着魏秀才,等着看他开口。

  魏秀才沉着声,“我也就是不放心音姑在白家,她也被惯的太狠了,有些话跟玉染说!”

  白玉染直接说,“没关系!我觉得华音很好!也跟大姐说了,之前她惯着,往后余生我惯着!”

  一句话堵的魏秀才脸色难看,“妇道人家,德言容功,总要学妇道妇德!”

  “出嫁从夫!我喜欢惯她,我高兴!她咋样都好!我们俩过的幸福!岳父大人不用多操心了!”白玉染直接怼回去。

  魏秀才脸色僵了又僵。

  柳氏目光阴了阴,看他装的样子还真是像!就这个小贱人的肥丑样子,除了那俩钱,哪个男人会喜欢了才怪!

  魏柔娘微抿着嘴,就算是装的,白玉染这般相貌,说这样的体贴话,竟然说给那个丑猪贱人都恶心人糟蹋人!

  樊氏笑着道,“行了!你们都走吧!我跟她俩,我们仨说说话儿!”

  魏老大也有活儿,看了看张氏,让她说就行,他就先走了,还把魏秀才也叫走,“走吧!老二!娘疼音姑,好不容易都清净了,想说几句话呢!”

  担心他也有意,把魏柔娘嫁到白家去。

  不过他却是想错了,柳氏根本看不上白家。魏柔娘也只是觉的白家的人,白玉染长得俊俏,能看得上,但是太穷,跟陈维仁差的远!

  魏秀才不走,再有俩月他就赶考了,必须得把盘缠银子筹备好。

  魏华音已经拉着樊氏转身回去。

  “我作为她爹,还不能有话说了!”魏秀才不走。

  柳氏也没动。

  张氏看着就替他们说出来,“你们这不会是想要借钱的吧?”要脸的话说不是,就赶紧走,别在这碍事!

  事儿被她说出来,魏秀才脸色十分难看。

  柳氏阴了张氏一眼,苦弱无奈的看着白玉染一笑,“你岳父要去赶考了,他不愿意麻烦你们,是我心疼他,念着书还得赚钱养家糊口,全家人一起下去都想办法。我就想着,先借一借,等你岳父高中之后就还你们!”

  “没有!”白玉染直接拉连拒绝。

  直接一个没脸呼在柳氏脸上了,连问借多少都没说。

  张氏忍不住笑,“哎呀!你们还缺钱啊?还以为你们一家人都不出门赚钱干活儿,是不差钱呢!这音姑刚成亲嫁过去,就开始借钱。你们要是把魏柔娘嫁出去,不是拿的更多!?”

  魏华音没说话,让白玉染去怼。白家对她的态度,要能借给他钱才怪了!况且他还看不上十两,想的是大的!白玉染手里估计还有钱,但白家的人都抠不出来,更何况他了!

  “我们家穷,一家人都出去干活儿,也就只管个温饱。勉强拿个束脩供家里人念书。我这刚和华音成亲,可拿不出钱来了!总不能让华音去卖了她的陪嫁!大姐和姥爷,姥姥,奶奶她们好不容易才给华音置办的!”不仅没有,还讽刺他没有给魏华音置办嫁妆,还有脸要钱!

  让魏秀才气恨的脸色发紫。

  柳氏脸色目光阴恨,没想到他娶两个肥猪贱人,竟然还维护她!?

  白玉染话还没说完,“我上次去镇上,看到你们这个闺女,和陈维仁一块说说笑笑,还给他送衣裳,手都拉住了。你们不如去他那借点?或者干脆直接嫁过去!配不上,还能做小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