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民国草根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龌龊
  “现在好了吧,小命都丢了,货物据说也被抱犊崮的土匪们给炸了一个一干二净。”

  “听人说若不是当中有个土匪不小心将运送的化工品给点燃了,制造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田督军的正规军还找不到机会跟着这群仓皇而逃的土匪寻到上山的道路呢。”

  “该!”

  得了分享的大家们却是没人为英家人的结局叫屈。

  这班里人虽说再新学年之后已经重新分班了吧。

  但是自是从济城中学初等部升上来的学生就没有人不知晓英仕达的名头的。

  这人欺男霸女,很是无赖。

  最可恨的是他还特别的会看眼色。

  那些家大业大的小姐少爷们,他从来不招惹,欺负的永远都是那些权势不若他们家的子弟。

  就因为这样,这人蹦跶的厉害,却也依然能在校园里边活的逍遥。

  上层人懒得管闲事儿,底下的人却也只能敢怒不敢言了。

  现如今可好了……

  有一得过英家人欺负的学生悄声的问了一句:“那他家出了这等的事儿,这学应该不会再来上了吧?”

  “我这心里扎心的很,早起看到学员名单的时候还想着,这一个连初等部的毕业证都需要找关系才能拿到的人,竟然跟我这种好辛苦才考出来的学生坐在同一个教室之中,我这心中怎么都不得劲的很。”

  “现在好了,我们且看着吧。”

  瞧见前面讨论的厉害,缘分使然跟邵年时又分到一个班级的臧克加就戳了戳邵年时的后背。

  他在早起见到分班的名单之后,就特意给自己与邵年时占了一个最后排靠窗的位置。

  因着两个人的友谊能够更近一些,待到邵年时进了教室就将其招呼了过来。

  现在可不就方便了臧克加说小话了吗?

  “哎!邵年时!你是这个!”

  臧克加朝着邵年时比出了一个大拇指。

  整个班级之中只有他一个人见到了英家人的结果之后莫名的就想到了当初邵年时在校园前面的小巷子中跟他说过的话。

  那个时候的邵年时救了他免于皮肉之苦,看向英仕达离开时的眼神,泛着让他一瞧就瘆得慌的冷漠。

  他那小动物一般敏锐的直觉告诉他,虽说他脑海中的推测未免太过于荒诞,这般等同于政府与军队之间的大事件,甚至还牵扯到了部分的洋人,本就不是邵年时这种年纪与人脉能够影响与干预的。

  但是莫名的,臧克加就觉得这其中一定有邵年时的手笔,哪怕后续的事儿都与他无关,但是英家的货物被炸毁这件事儿,邵年时一定是有所参与的。

  邵年时也真就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这位经过一个暑假养的稍微白了一些的少年人,就朝着他露出了一张灿烂却不邀功的笑容。

  “臧兄,你在赞扬我吗?多谢!”

  两人不多说一句,却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只可惜惺惺相惜终有时,就在邵年时与朋友笑的开怀的时候,却见原本还讨论的热火朝天的班级莫名的就静谧了一瞬。

  因着这小改变邵年时下意识的瞧向门外。

  却是因为这一眼,让他手脚僵,口舌燥,一个挺能言善辩的人,在此时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原是这教室之中进来了三位姑娘。

  因着门口略窄的缘故,等同于是排着队的鱼贯而入的。

  这就应该是这班级上所有的女生的数量了,也难怪这一屋子近三十个人的老爷们会在此时鸦雀无声了。

  可若说是一般的女同学,邵年时也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这世间能让他有过大反应的女子,暂时也只有初老爷家的千金,初家的小姐初雪了。

  所以,这三人为的,可不就是那曾经穿着鹅黄色襦裙让邵年时一眼定情的初家小姐吗?

  就算此时的初雪只着了藏蓝色的春秋校服,从上至下包裹的严严实实,就算是穿了及膝的百褶裙子,那应露出的小腿处也用白色的长棉袜给裹了一个严严实实。

  她怀中抱了一个好大的双扣牛皮拎包。

  乃是时下在机关中任职的小姐们最喜欢的公文包的款式。

  依着邵年时的猜测,当中应当是学校新放的课本。

  盖因着这位小姐将所有的书都塞到了这包内,故而抱起来的时候,对这等身材纤细的女郎来说,就有显得有些沉重了。

  看得邵年时强忍着想要站起来帮上一把的欲望,带着点担心的一直目送初家的小姐坐到自己的座位之上。

  大概在分班的时候,学校就已经考虑到了越是往上读书女生越少的情况。

  这班主任不曾安排其他人的坐席,却单单的为三位女生留下了第一排的座位。

  不与那些混小子凑在一处,上课下课都放在先生们的眼皮子底下。

  免了情窦初开,在情事儿上朦胧勃的男生们的骚扰,更是避免了学生之间很有可能无疾而终的恋情。

  先生们想的挺好,却不知道一位鲜活的女郎出现在课堂之中会对毛头小子们造成何种的冲击。

  这不,待到初雪连同她的好友以及另外一位她以前从未曾打过交道只知道是另外一个初等班升上来的姑娘在前排落座了之后,这原本已经小声下来的教室就再一次的热闹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大家议论的声音之中就多了几分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刻意。

  那些时不时蹦出来的粗话与顺嘴开的有些低级的玩笑,却是在这三位女同学的面前全都十分注意分寸的给剔除了。

  听得邵年时那原本因为紧张而砰砰砰直跳的心,渐渐的就安定了下来。

  他现与那些幼稚不已的同学们相比,他其实是很有优势的。

  就在他琢磨着下了课之后用什么方式很自然的与初雪认识一下,并让她回忆起其实自己与她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时候……

  ‘咣当!’

  那扇因为初雪几人进来而虚掩上的教室门就在此时被人大力的推了开来。

  ‘嗡嗡嗡……’

  所有人的视线因为这一声巨响而转向了教室门口,却是在看清楚来人是谁了之后,全体同学都陷入到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因为站在门口一脸凶相的人正是人人都在提及的英仕达,可在现实之中他却是避之不及的大瘟神。

  因着他的出现,整个教室竟是没有一个人再多言一句。

  也不知道英家生的那些事儿对他有了何种的影响,这个人经了这个假期之后,脸上竟是带着一股子戾气,越的不好招惹了。

  那些原本还喷的唾沫直飞的人,现在恨不得低头装作什么也没生过。

  唯恐这个看起来心情好像很不如何的英仕达,接着某些由头再找自己的麻烦。

  见着一屋子的人因为自己的出现做出了这种的表现,站在门口的英仕达冷笑了一下。

  升到了高等部了之后,他身后跟着的那两个狗腿子也彻底的与他分道扬镳了。

  他们一人继承了老爹的买卖,在西街大集上沽酒卖油,另外一个则是寻了一份会计的工作,现在正在济城的租界区内的一家贸易公司里边苦哈哈的实习呢。

  两个人因为生存无法再当他的跟班。

  若是以前家中没出这档子大事儿的话,他还能大慈悲利用家中的人脉金钱将这两个人硬塞到班级之中给他当个跑腿的。

  待到他毕业之后,就让他们跟在左右,大不了去家中的公司里边谋个轻生的职位,说到底了就是为了让他们还能有时间围在自己的左右,替自己摇旗呐喊,干些个跑腿打架的杂事儿。

  可是现在到好,英家人摊上了大事儿了,自身难保。

  这几日来他的父亲以及家中的叔伯们见天的围坐在一起,烟雾缭绕的唉声叹气,也没见着商量出个对策。

  而他虽然混蛋,却也知道在这个时候,家中因为自救而跑断了腿,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以及资源为了他上学的事儿而匀出来一些了。

  所以,英仕达一句话都没为他那两个狗腿子多求。

  他自己一个人的雪却是要上的,而这边的情况也果不出自己所料,那些曾经怕他到奉承巴结的人们,在今天,竟然也敢说他英仕达的闲话了。

  想到这里的英仕达就瞧着那位积极分享消息的同学露出了一个诡异又扭曲的笑容。

  就在他想要对这位同学放出狠话的时候,他的身后却响起了‘咳咳咳’的一阵轻咳。

  是新班级的先生。

  负责他们的日常教授以及国文教学的文先生。

  听说对方在京津以及沪上的学术界都有一定的人脉。

  与一群致力于改变中国文学展积极推广白话文,标点以及识字普及率的教授们联络不断。

  对于这种交际广泛的人,现在的英仕达是不能随意招惹的。

  也因为这一串儿的咳嗽,他暂且放下了对那名学生的当场难,不甘不愿的朝着教室之中唯一的一个空座的所在坐了下去。

  “哎呦我去!”

  英仕达落腚后臧克加在邵年时的身后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不怪他如此的抱怨,因为臧克加后知后觉的现,那唯一的空座也是英仕达落座的所在竟然就在邵年时的右侧。

  这位曾经与其有过龌蹉的少年人竟是与英仕达坐了并排。

  而这位本应该对着他们难亦或是见面嘲讽两句的同学,却只用眼角扫了他与邵年时一下之后,就将眼神转向了前方,再也不搭理他们两个无关紧要的蝼蚁了。

  可英仕达懒得搭理邵年时几个,邵年时却是十分的注意英仕达。

  因为他顺着英仕达的视线望过去,却现这个小子正用一种十分不怀好意的眼神,盯着那三位女同学的所在呢。

  邵年时的眼皮嗖的一下翻了起来,他眼神凌然,瞧着的所在正是英仕达关注的所在。

  邵年时现这英仕达并不是单纯的好色而看,他瞧着三位女同学的方向,却是自动忽略了靠着门边最近的那一位,只单单将眼神放在了初雪与她身旁的这位关系要好的穿着一双红色小皮鞋的女生的身上。

  所以这才是邵年时奇怪的地方。

  因为若是讲究其颜色来说,他也曾经听说过英仕达对于女人的喜好。

  这位五毒俱全的主儿虽说还比自己要小上两三个年岁呢,却已经是开了荤的混不吝了。

  而他向来偏爱的是娇柔小意的小家碧玉,像是初雪这般端庄温柔的大家闺秀以及她旁边一瞧就是开朗活泼的时尚名媛这种风格的,压根就不是英仕达的菜。

  当初在邵年时想要对付英仕达的时候,就找人里里外外的调查过,英仕达曾经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自己对于这种端着举着还要人哄着的大家姑娘的鄙视之情。

  别瞧着他自己打扮的跟个留过洋的新进青年一般,但是骨子里却是比一般的男人还要的封建传统。

  像是初雪这般一瞧就有自己的主意,家教规矩更是严谨的姑娘,曾经是英仕达避之不及的存在。

  现如今他为何表现的如此反常,反倒是十分关注这两位的存在呢?

  对于英仕达的这种反常的行为,不仅仅是邵年时觉得奇怪了。

  坐在初雪左边的那位穿着红皮鞋的姑娘正是她在初中部的同班好友彭程程。

  这位喜好舞会逛街的女郎,就为了陪伴初雪,才咬牙让父亲走了门路将她好歹给运作进了高等部的校园。

  这彭程程的交际圈相当的广泛,在她的身边也不乏有许多的追求之人。

  因此她对于旁人的眼神也分外的敏感,就英仕达那般不知道遮掩一下的注视,彭程程在第一时间里就注意到了。

  “这什么人啊?那眼神瞧着真是恶心!”

  彭程程这大小姐的性子可与初雪的表姐不同。

  初雪的表姐刘明珍那是活泼的有些不自爱了,说白了就是养的有些蠢。

  而彭程程家中就是开高级酒店的主儿,那南来北往的客看多了,这人内在如何,用她那一双慧眼一瞧,总能瞧出个七八。

  这彭程程也不怕英仕达,她性子就跟小辣椒一般的呛口,真正是看不惯一个人,那嘴里就不会给人留下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