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疯狂建村令 > 第九十八章 沙场宿将(为书友青春流逝加更)

第九十八章 沙场宿将(为书友青春流逝加更)

   这一刻张扬除了发出一声惊叹,已经无法表达他心的十万个卧槽了。 为什么会这样? 还有完没完啊,家里还有半块冰冻的西瓜等着他去吃呢。 不过终归是a-超凡级的灵魂强度,所以张扬并没有太多的负面情绪爆发,仅仅是几秒后他梳理出了一个大概的情况。 首先,建村令不止一块,目前一共出现了两种,玄幻建村令,游戏建村令,未来还可能出现仙侠建村令,假若他吃掉那颗一品筑基丹的话,那么立刻会激活相关任务。 其次,通过目前已有的资料来看,所有的建村令之间都彼此有着联系,如玄幻建村令可以为游戏建村令提供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三十不等的资源支持,有点类似先建设好了村镇才能建立王朝一样,循序渐进。 第三,玄幻建村令虽然可以不断升级,但它应该是最低级的,相当于新手村一样,因为也只有玄幻建村令的难度最低,建立一个村落,确保三百年后还在。 而游戏建村令的难度高了一个档次,要求建立一个王朝,确保三百年后王国还在。 至于可能出现的仙侠建村令,那难度已经突破天际了,要直接建立一个宗门,确保三千年后宗门还在。 第四,如果玄幻建村令是相当于新手村的话,那么所有的建村令绑定者算完成了建村任务,那么也未必有资格开启第二级别的游戏建村令,因为这个建村令的入场券需要前往超凡试炼里才能获得,而且只有一千个。 当然,这个名额应该是指某个时间段的,如报名截止日期一百年内云云。 第五,通过游戏建村令里所谓的潜龙争霸的设定,可以看出来其主线是人族和异族之间的明冲突,这是站在张扬的立场,如果以更高层次的视野来看,那是明争霸。 “这本书的名字真应该叫做异族明争霸史才对。” 张扬咕哝一声,思绪也从更宏观的角度收回。 从现在开始,到第三天,他的所作所为将决定了他未来开局的艰难程度,假若他不想再重温一次玄幻建村令开局时的崩溃与懵的话。 “时间应该不用太担心,所有1000名竞争者,也是所谓的潜龙都会在同一时间开局,剧情将从三天后正式开始,但这个三天后会被暂时冻结,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操控手法?” “届时,我会绑定游戏建村令,初始招募人口500人,是我在玄幻世界建立的村落里挑选出来的,然后,我还会拥有86名额外的人口,也是眼前这齐齐整整的一大家子,前提是我能够在这三天内确保他们一个都不会死。” “对,不用想太多了,我接下来做到这一件事好,攻下秃头岭要塞,然后在面坚守3天,确保一个人都不会死,然后剧情暂停,等二十年之后我再来,到时候我会直接开启更加惨烈的秃头岭要塞攻防战,这可能是我扮演的这个角色此一战成名的开始。” 短短一分钟内,张扬已经把思路梳理完毕,表面看,他也只是发呆了片刻。 然后,他对身边这名经验丰富的老将问道: “老头儿,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得罪了谁?昨天午我差点被二十多头过境魔兵杀掉,这显然不是一个偶然事件。” “你小子得罪了谁,你自己会不知道?”老头儿嗤笑一声,“我想你在**那个女孩子的时候,一定忘了她是谁的女儿。” “现在说这些都毫无意义了,小子,在战场别丢了你爹的脸,如果你表现的贪生怕死,我会替你爹干掉你。” 张扬很无奈,这些npc,真是坑,说话都只说半截,不愧是游戏背景的世界,想了想,他换了种说辞, “我无所谓,我只是在想,长城防线屹立五百年,坚固无,又有重兵把守,怎么会有魔兵过境这种事情,此事不应该向面汇报一下吗?您是沙场老将,应该知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道理。”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张扬也仔细的观察老头儿的表情,嗯,还有他的手下,儿子的表情,果然不出他所料。 老头儿的嘴唇紧紧抿起,浑浊的眼睛里有骇人的杀气闪过,可最后他什么都没说。 至于老头儿的儿子和手下们,则是一个个的愤恨不已。 这有趣了啊,难道说,大魏王朝已经是外强干了吗,所以老头儿这样战场经验丰富的宿将都受到排挤,最终全家齐齐整整的进了死士营。 这可是王朝末日的景象。 可惜了,他在天凉小镇只听了一夜的墙角,没听到太多消息,而且从表面来看,天凉小镇的情况还是很好的嘛。 接下来,老头儿彻底失去了说话的兴趣,而他的儿子们,也是张扬扮演的这个角色董成的发小们也懒得搭理他,一行人默默的行军。 可那怎么行?接下来这三天,不但张扬自己要用尽一切办法,他还必须要得到这位沙场宿将的信任和支持,可以不客气地说,没有这位沙场宿将的支持,这个任务没有可能完成的。 但这老头儿很倔,不好对付—— 所以张扬转而攻略他儿子,毕竟是从小长大的发小,应该好说话。 “我需要收集一些干柴,另外我们可能会在秃头岭要塞里坚守很久,三日的粮草不够哇,那谁,撒尿和泥兄,你有什么办法?” “滚!说的好像你没有这么干过一样!” 老头儿的儿子暴怒回应,不过暴怒之后,他反而陷入了短暂的追思,“董成,你变了,你小的时候还挺仗义的,为什么长大了之后这副德行呢?因为吹牛谎报军情,因为好赌克扣军饷,因为好色强郡主,你能混到死士营,真是活该啊!” “那你呢,你肯定是谦谦君子,道德楷模,怎么一大家子都进了死士营,好歹我还是死士营的统领呢?你不觉得是哪里出了问题吗?”张扬给他套话。 于是老头儿的儿子也不说话了,闷头赶路。 张扬这个无奈啊,心说既然你们一大家子都是闷葫芦,都是正人君子,老子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反正我是不要脸的。 于是他干脆扯着喉咙喊起来, “哎,我说,有谁能帮我弄到一些木柴,湿的也行,或者谁知道秃头岭附近有树林吗?老子要火烧连营!” “小子,别丢人了,秃头岭连块多余的石头都没有,至于火攻,大概只能烧死自己,还有,安静点,我们这些人能活过明天早晨的机会连一成都没有。” 老头儿终于再次开口了,眼却再也没有了方才的峥嵘,好像有什么东西抽走了支持他信念的精气神。 “打个赌吧老头儿!” 张扬只能这么说,虽然这动不动打赌的行为很掉价,会让人讥笑太幼稚。 但此时此刻还能有什么办法呢,老头儿是沙场宿将,身体倍儿棒,吃饭倍儿香,未来他要建立一个王朝,这是最完美的元帅人选,所以老头儿不但不能死,还不能失去信仰,失去精气神。 “滚蛋,老夫不是小孩子!” 结果老头儿根本不吃他这套。 “哎,老爷子,我也只不过是想多活几天而已,我大好年华,满腹经纶,满腔的抱负,不能这么付诸流水啊,而且我还是——” 张扬差点没把处男二字说出来,然后他忽然有了主意,“嘿,老爷子,您家里的女儿都大了呀,真是窈窕淑女,应该还尚未婚配吧,您看我怎样?哎,别打我,有话好说!” “粗俗!” “蠢货!” 动手的是老头儿的儿子们,他们好像格外愤怒。 “粗俗又如何?现在我们都进了死士营,难道还要我三书六礼,当场吟诗一首?火烧眉毛了,再不趁热,不是,趁临死之前,我想找个老婆有错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 张扬振振有词,像一条鲇鱼,抓住机会瞎搅和一通,说什么也要把这帮家伙的注意力给搅起来,不然这么一群意志坚定,准备随时赴死的家伙你真拿他们没办法。 这一回,老头儿倒是没有生气,那双浑浊的老眼盯着张扬瞅了一会儿,悠悠道。 “董成,你小子这不要脸的本事还是不错的,是记性不好,你莫不是忘了,老夫有六个女儿,五个儿子,最小的一个是和你同岁的叔至,你那六个姐姐,最小的也年长你十二岁,小时候还揪过你的***呢,不过,话说回来,老夫的孙女和外孙女倒是有几个——” “呃——伯父您说我小时候调皮啊,没错!我那种一天不打,房揭瓦的混球,呃,我是说啊,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您是名震天下的大将军,儿子女婿都是人之龙,一时俊杰,我们这么多人凑合在一起,不说天下无敌,但守住秃头岭那肯定是小菜一碟不是?” 张扬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太恐怖了,得亏老子反应够快,不然这辈分直降一代啊,你这糟老头坏得很。 不过此刻好歹这沉闷的气氛稍稍缓和,老头儿眼角带了那么一丝笑意。 “小子,你真的想活下去?” “蝼蚁尚且偷生,而且我没做亏心事,干嘛要死!” “好,秃头岭虽然是绝地,但事在人为,也并非真的守不住,老夫这里有十六个老兄弟,五个儿子,六个女婿,七个孙女婿,三个孙子,个个都是十人敌,有你提供的兵甲武器,再加那二十三具重弩,我们有十成把握攻下秃头岭。” “但最难的是守住秃头岭,魔兵凶猛,近身搏杀相当厉害,所以我们需要用重弩对它们进行远程压制,再配以刀盾之阵绞杀,这里面弩矢的消耗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能再找来至少5000发弩矢,100根替代弩弦,二十面重盾,老夫敢以这一生戎马的名声向你保证,我们能坚守到三天后换防的那一刻。” “可是贤侄啊,你觉得,三天后会有人来和我们换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