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秦瑟初三!

  那年夏日,艳阳如火,那个突然闯入秦瑟生命力,又匆匆消失的少年,始终在她生命里占据着一个位置。

  那个少年啊……他出现,毫无征兆,就好像从天而降一般。

  秦瑟仿佛一瞬间,又回到了那一年……

  青涩,懵懂!

  他出现在街口,口罩,连帽衫,看不清长相,秦瑟晚自习回家,路过,被他拉住了手,吓得她尖叫着,一把甩开,匆匆跑走。

  清晨6点,她撑着伞出门,路过街口,发现,他依然在,枯坐在墙边,浑身已经淋湿,分不清是醒着,还是昏迷。

  她害怕离得远远的,匆匆走过。

  可是走了百米,转身又跑回来,将她手里的雨伞,丢在他身上,然后又跑回家拿了一把。

  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她不但拿了雨伞,还拿了苹果,牛奶,还有她小猪存钱罐里的钱。

  秦瑟将苹果,牛奶,十块钱,全都丢到他身上,然后撑着自己的小花伞,匆匆跑了。

  放学回来,路口,已经没了他的影子。

  第二次见面,秦瑟逃课,从学校翻墙出来,不小心踩空掉下去,然后……落进了他的怀里。

  他从未跟秦瑟说过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他叫什么名字。

  但他会在晚自习放学后,默默的跟在秦瑟身后,送她到家楼下,转身离去。

  天亮,他会在街口等着。

  秦瑟会给他一个苹果,一盒牛奶,几块零钱。

  那是秦瑟年少时,走过的最安心的一段夜路。

  因为她之后,身后永远有一个人,像她的影子一样,陪着她。

  他帮她打退过扑来的野狗,帮她打退过,不怀好意是街头流氓,他给过她一颗酸甜的水果糖!

  后来……

  他离开了,一如来时那样,悄无声息,从头到尾,没有留下过一个字。

  而她,也自始至终都不知道他的模样,没听过他的声音。

  那是少年心头,最青涩,最单纯的往昔。

  秦瑟缓缓转过身,看向魏临洲:“你怎么知道?”

  魏临洲微笑:“我若是说,我就是那个少年,你信吗?”

  秦瑟看着他的眼睛,道:“你不是……”

  魏临洲不躲闪秦瑟的眼睛,道:“为什么这么快就否认,你难道不觉得,我让你有点熟悉感吗?”

  秦瑟不为所动。

  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非常冷漠:“没错,的确是让我感觉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你不是他!”

  “就这么确定?”

  “我很确定!”

  哪怕过了十年,哪怕往昔,也许已经模糊。

  但……秦瑟不可能认错。

  魏临洲摊开手,“好吧,我承认,的确不是我……但是……那个人,你也认识,不但认识……你还很熟悉……”

  他紧紧盯着秦瑟:“你想知道吗?”

  秦瑟冷冷道:“那是我的事,跟你没有关系,魏先生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也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但,我都奉劝你一句,别在这儿管别人的闲事,有时间,还是管管你自己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