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超神道术 > 第一百四十章 郭师兄别来无恙啊(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章 郭师兄别来无恙啊(求订阅求月票)

  

  而后,在他睁开双眼的刹那,一股凉意,就从头顶猛地灌入脚下,让他身心冰凉。

  在他身前,一个全身漆黑,青色獠牙,面色狰狞的阴森之物,悬浮在床前,徐徐靠近着。

  随着这青面獠牙的存在越是靠近,那股源自心底的寒意就越是深刻,好似可以冰冻刺骨。。

  “鬼……鬼……”

  郭正阳哆嗦着身子,浑身颤抖。

  鬼!这一定是鬼!

  他无比的确信,而后就是无比的惊悚。

  这一刻,他根本升不起丝毫的抵抗之心,只觉得亡魂大冒,失禁之下,一股湿热,在他裤裆中产生。

  “郭师兄,别来无恙啊。”

  正当郭正阳茫然失措,思绪混沌的时候,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随之想起。

  紧接着,他就看到,自家房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一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身影,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

  “白子岳?你……你是人是鬼?”

  郭正阳猛地睁大了眼睛,见到白子岳的刹那,身子抖动的反倒更为明显了。

  “看来我出现在这里,你果然很意外啊。”

  白子岳轻笑了一声,说道。

  “白子岳,你想要干什么?你……它……”

  郭正阳望着白子岳,又极为忌惮的看了距离自己仅仅两三米的恐怖鬼物,冷汗津津直落的问道。

  “放心,我只是有些问题想问你一下,如果回答的我满意,自然就没事,如果不满意,你面对的,可不只是这只鬼,还有这只,那只,这么一大片……”

  白子岳轻笑一声,微微一伸手,他旁边就浮现出了一道,两道,三道,数十道鬼物。

  看着密密麻麻几乎将自己的房间整个站满的鬼物,郭正阳脸煞白,脑袋一阵眩晕,几乎要被生生吓死。

  鬼,这么多的鬼?

  白子岳到底是谁?怎么可能驱使的了这么多鬼物?

  “你想问什么?”

  郭正阳精神彻底萎靡了下来,心惊胆颤的问道。

  “我自认为对你师傅并没有什么威胁,他为什么要派人对我下手?”

  白子岳问了一句,而后似是有些不放心,紧跟着威胁道:“如果不想跟鬼有一番亲密接触,那我劝你最好不要妄图跟我说假话,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它们,会对你做些什么?

  毕竟,有龙阳之好的鬼,同样不少。”

  说着,白子岳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我说,我全说。”

  郭正阳心中一禀,胆魄都吓掉了,连忙开口说道:“这一切,还是源于前几天师傅去往吴江县,为了得到帮内的一些高层的支持,其中李钊堂主,提出了一个要求……要求说,只要把你给除了,就……就全力支持,我师傅当上门主。”

  “哦?李钊堂主,是那李应如的父亲吧,就算我与那李应如争夺杰出弟子身份有些矛盾,对方应该也不至于因为这单事情,就对我下手才对。”

  白子岳眉头微微一皱,说道。

  “是这样没错,不过虽然杰出弟子的身份已经定了,但李钊堂主在帮内势力挺大的,只要你一死,他们就可以从中运作,让他儿子李应如再次成为杰出弟子。”

  郭正阳开口解释道。

  “只是一个杰出弟子的身份,竟惹得这么大的风波,看来其中还有一些我不知道的隐秘?应该不止外界所传的,凡是成为杰出弟子,都必然会修出内力,成为内力境武者这一个缘故吧。”

  白子岳伸手一拉旁边的椅子,直接坐了下来,轻声问道。

  “是不止这个原因。

  听说,这一次的杰出弟子,会有机会被挑选成为郡城修仙家族的林家二公子的伴读书童。

  为了这一个机会,听说在峰口镇的烈阳帮分部杰出弟子,已经被人杀了,如今却被帮内一个长老的侄孙,给顶替了上去。”

  郭正阳说着,脸上不由流露出羡慕嫉妒之色。

  杰出弟子身份,本就高贵而让人心动,再加上其有机会被挑选成为郡城修仙家族林家二公子的伴读书童,就更为让人眼热了。

  “那修仙家族的林家,是什么情况?”

  白子岳微微一愣,只是一个伴读书童的机会,竟能让那些长老,堂主都这般兴奋?

  “我也不知,我只知道,那林家是修仙家族,门内高手无数,听说就连我我们烈阳帮的帮主,在早期,也只是林家的一个门客,离开了林家之后,才在吴江县中闯出了名头,创下了这烈阳帮。”

  郭正阳摇了摇头,说道。

  “只是一个门客?”

  白子岳心中一禀。

  作为烈阳帮之人,他自然清楚烈阳帮帮主的名头,天刀江涛,创建烈阳帮初期,就有着二流高手的实力,如今数十年过去,早已经是名动一方的老牌一流高手,在吴江县可谓响亮一时。

  而门客,别看名头好听,其实就相当于一般大户人家的护院之流,说是奴仆,也不为过。

  就算当时江涛还没有如今的响亮名头,但一位二流高手当门客,却也足可证明这林家的不简单了。

  但是,就算那修仙家族林家再是强大,一个伴读书童,也值得如此对待?

  至少白子岳心中,是颇为不屑的。

  “你师傅的实力到底如何?身边都有哪些高手?”

  思虑了一会儿,白子岳紧接着又问道。

  “白子岳,你想干什么?你不会以为,你仅凭着这些鬼物,就能对我师傅下手吧?内力境武者的实力,可绝不是你能够揣度的。

  我师傅可不像我,修为低弱。我估计,一般鬼物在靠近他的时候,只凭气血之力,就可将鬼物给灼烧的魂飞魄散了。”

  郭正阳脸色一变,忙说道。

  “这就不牢你费心了。”

  白子岳轻笑一声,淡淡的说道。

  “师傅他老人家的实力,我也不清楚,不过必然是要比右护法刘洋要强上一些的。除了鹰击十式之外,师傅还有一手飞刀之术极为强大,我曾见师傅出手,一刀飞出,十丈之外的一块巨石就轰然蹦碎,十分强大。

  至于高手?应该是没有的。

  师傅向来多疑,他府上除了一个信得过的管家,就连伺候的丫鬟都没有几个,必然没什么高手在旁的。”

  郭正阳心中禀然,只得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飞刀之术?”

  白子岳心中一跳,还好他多嘴问了一句,不然对方突然展露这飞刀绝技,他还真会有可能会吃亏。

  毕竟,以一位内力境武者使出的飞刀,关注内力的情况下,那飞刀的威能必然十分不凡。

  十丈之外打碎巨石,更可证明这一点。

  “好了,最后一个问题。”

  白子岳点了点头,而后开口说道。

  “是不是我回答了这个问题,你就能放过我?”

  郭正阳连忙问道。

  此时他裤裆中的湿液被周围鬼物的阴气侵袭,已经变得极为冰凉,让他极为难受,自然迫不及待的想要逃过这一劫。

  “只要你的回答让我满意。”

  白子岳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问道:“当初,那赵刚毅对我出手,是不是你在后面挑拨指使的?”

  郭正阳的脸色猛地一僵,颤抖身子说道,“没……没有啊……是赵刚毅不服气,这才要对你下手的,我还劝了他的,我……”

  “看来,你确实是参与了的。”

  白子岳叹了口气,身子随即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向着门外走去。

  而与此同时,在郭正阳的身边,数十道阴魂,却一步步的向着他靠近着。

  浓郁的阴气弥散,冰冻彻骨,让得郭正阳心中无比的惊惧,“不要啊……白子岳,白师兄,饶命啊,我真的没有啊……”

  “白子岳,你不得好死……我师傅是赵靖,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啊……”

  见白子岳丝毫没有理会,鬼物的手爪,已经真正的抓在了他的胳膊之上,那种无尽阴寒的感觉,让他清醒的明白过来,白子岳根本不可能放过他,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

  但很快,他口中就发出了无比凄惨的哀嚎,声音震天,足可传出数里之外。

  他期望于这样,能够引起附近的人的主意,这样他才有机会得救。

  只不过,他却并不清楚,早在一开始,白子岳就驱使聚魂幡,将阴气弥散,笼罩了他的整个住处。

  旁人就算站在他的门外,也根本听不到他口中传出的任何声音,入目望向他家的住所,也只是觉得此地更为阴寒黑暗一些,根本不可能有所察觉。

  或许,唯有同是修仙法之人,才能够勉强察觉到,这里的一些诡异波动。

  只不过,整个清河镇,修仙法之人实在是太少了。

  除了白子岳之外,就只有三个。

  一个是老秀才,一个则是坐镇官府的周贺仙师,一个则是清河镇本地大族的刘家刘老太爷。

  但他们距离此地,可都颇为遥远,根本不可能察觉得到。

  而且,就算能有所察觉,又如何?

  白子岳的实力,比之老秀才都只强不弱,更别说是其它两位了,根本不会有丝毫的惧怕。

  当听闻房间内的声音渐渐微弱,直至彻底消失之后,白子岳才不慌不忙的伸手一招,立即就有一道道的阴魂,化作了一道道的幽光,投入了他手中的聚魂幡之内。

  而后聚魂幡再次一震,无尽的黑色迷雾,也随之被吸纳了进去。

  此地,也重新恢复了原本模样,与别处没有一丝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