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蹭饭饿鬼 > 第六十八章 避让
  “还是啥子都没有呀,老爷子?”

  罗特斯歪着脑袋一脸懵逼的问道,他看的很清楚还是什么都没有呀。

  “不,有的。罗特斯。”

  卡普看到送到自己身边的罗特斯,脸上露出坏笑。罗特斯听了卡普的回答更懵逼了,心想莫非自己真的喝醉了,难道真的看不清东西了,但罗特斯也没有排除老爷子糊弄他的可能,于是他继续问道:

  “有什……”

  罗特斯的问话还没有问完,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就直直的倒了下去。

  “有什么东西是不是?老夫是让你看看老夫的拳头的够不够硬,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烦老夫。”

  “真是讨打。”

  卡普接着罗特斯倒前的话说道,这个小鬼喝醉都不让他省心,居然拦着他,真当他卡普好脾气呀,卡普收回手刀,对的甲板上已经看呆的士兵们说道:

  “来几个人把罗特斯抬进房间,大晚上的不休息,尽胡闹。”

  “他喝醉了闹也就算了,你们居然也跟着胡闹。”

  “是,卡普中将。”

  甲板上的士兵们,虽然被卡普中将直接把罗特斯打晕的一幕给吓到了,但听到卡普中将的命令,动作还是十分迅速的,立马几十个人抬着罗特斯往船舱走去。

  “终于结束了,快累死我了。”

  卡巴吉颤抖着腿,脱力的靠在栏杆上,脸上解脱的之色,他现在居然觉得卡普真是个好人,在他最煎熬的时候,卡普站了出来,把恶魔击倒拯救了他。

  “真是无趣,本大爷好不容易展示一次绅士的舞姿就这样被打乱了。”

  巴基撇撇嘴,脸上露出不爽之色,他刚刚虽然混入其中,但随着身子的摇摆,他整个人也慢慢投入到其中了,随着摇摆他时而像是枯树的落叶,时而又像是大海中碧舟。

  但随着罗特斯被卡普击倒,一切都结束了,士兵们都去抬罗特斯回房间了,就剩他们这些人了,巴基也只能停止他绅士的舞姿了,不然,甲板上就他一个跳哪得多尴尬。

  夜色越来越深,甲板除了执夜勤的士兵们,其他的人都回到房间休息去了,甲板上又重新变的静悄悄的。

  第二天,莫比迪克号上,白胡子从睡眠中醒后,揉了揉发涨脑袋,觉得整个人有些不舒服,他看了看在甲板上晒着太阳的乔兹和马尔科,说道:

  “呜啦啦,马尔科去搬桶酒来给我?”

  “我现在很是口渴呀,呜啦啦。”

  “没酒了,老爹。”

  马尔科闭着眼靠在栏杆上,舒服的享受着太阳的温暖,嘴里却是说出了让白胡子瞬间石化的话来。

  “呜啦啦,马尔科别耍小脾气,快去给老爹我弄些酒水来,我是真渴了。”

  白胡子只以为马尔科在跟他说笑,并没有把马尔科的话放在心上,莫比迪克号上有多少酒水,难道他还不清楚?怎么可能会没酒。

  “真的,老爹。”

  “昨天全船的酒水都被你和罗特斯喝完了,不信老爹您可以问问乔兹。”

  马尔科睁开死鱼眼,指了指同样靠在栏杆上晒太阳的乔兹,表示乔兹可以证明他没有说谎。

  正在晒太阳的乔兹,听到马尔科和老爹的谈话,立刻从晒太阳的状态中醒来,开口说道:

  “是呀,老爹。”

  “马尔科没有说谎,船上真的是一桶酒都没有了,就在昨天罗特斯喝了五分之三的酒,老爹您喝了五分之二的酒。”

  “现在整个莫比迪克号上是找不到一桶酒的,而且,老爹您没有发现船轻快了许多?”

  乔兹为了使自己的话更具信服力,还特地的指了指船,让老爹感受一下莫比迪克号上有什么变化。

  “……”

  白胡子听了乔兹和马尔科的话,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他看着远处的海面,脸上有些阴郁,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胸膛有些发闷,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闯出来。

  他白胡子在这片大海上度过了半生,没想到居然被卡普那个混蛋算计了,那个老兵看起来老老实实地,没想到居然让他弟子来喝光他的疗伤之药,想要让他在航行的日子,没有美酒作伴,真是用心险恶。

  “老爹这样子真的没事?马尔科。”

  乔兹很是担忧的看着这幅样子的老爹,在他印象中老爹很少露出这种表情的,但一旦露出来了,事情就很严重了。

  “没事,咱们不用几天,就能到达有人的岛屿。”

  “到时候,老爹就不会这样了。”

  马尔科丝毫不担心老爹的状态,并且有些想笑,老爹现在的状态应该是没有酒,所以心情才会这样的,等到了有人岛屿,他们上岸买酒以后,老爹又会恢复的。现在老爹心情差点,总比身体超差要好。

  当两人正在说话时,白胡子从远方的海面上收回了目光,语气低沉对两人说道:

  “马尔科,乔兹以后罗特斯出现在哪里事先跟我说,我们避开他。”

  白胡子想了好久才说出了这句有些软弱的话来,他能怎么办,他白胡子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罗特斯算是小奥兹的亲戚,他又不能把家人的亲戚拒之船外,这样传出去,哪他的面子往哪里放。

  但要是把罗特斯请上船来,他又舍不得自己的美酒。

  所以,只有避而不见罗特斯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想他白胡子英明一世,居然要避开一个后辈,白胡子想到这里不由唏嘘不已,不由感慨自己真的老了。

  “老爹,我们可是白胡子海贼团怎么可以躲避一个海军,这要是传出我们的面子岂不是要扫地了。”

  还没有等马尔科说话,乔兹就第一个站了出来,他们白胡子海贼团怕过谁,今天难道就因为罗特斯就要避让不成,这要是传了出去,他们不要面子?

  “那你给老爹想想办法,怎么让罗特斯那小鬼不上我们船呀,那家伙跟小奥兹是表兄弟,跟我们也算是半个亲戚,他要是找上门,我们能怎么办?总不能赶人走吧。”

  “再说那家伙的食量你也看到了,简直跟怪物一样,咱们海贼团虽然有钱,但也不是这样浪费的,要是普通的海贼,咱们早就宰了也就算了,但问题是罗特斯还跟小奥兹有关系,我们不能动手,也不能赶。”

  “我倒是好奇海军到现在居然还养的起罗特斯,真是奇了怪。”

  马尔科翻着死鱼眼,倒是挺赞成老爹这个办法,反正他们白胡子海贼团眼不见心不烦的,只要罗特斯不主动找上他们,他们还是可以跟日常一样在大海上驰骋。

  “可是……”

  乔兹被马尔科一顿话说得哑口无言,他脑子里思绪纷飞,却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

  “呜啦啦,好了,乔兹马尔科别吵了。”

  “一个后辈而已,我们就当是爱幼了,面子而已,我到这岁数了,面子已经不看重了。”

  白胡子见乔兹一脸尴尬的样子,不由大笑给他解围道,他白胡子一生最大的面子,只有家人,其他的什么面子对他来说都不重要,避让罗特斯而已,他就当是爱幼免得让罗特斯在他们手里受伤了。

  “是呀,乔兹看开点。”

  “咱们就当是给小奥兹一个面子。”

  马尔科附和着老爹说道,免得乔兹钻了牛角尖,一个罗特斯而已,他总不能一直找他们的,毕竟,海军可是比海贼纪律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