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海贼之蹭饭饿鬼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惨
  “坐下吧,有些事情。”

  “本王想了想,是要跟你说清楚了。”

  罗特斯看着毒蜘蛛,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说道。

  “好的,大王。”

  毒蜘蛛闻言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她知道正题来了,今天就是她成为船长夫人的日子了。

  “丽塔莎你是个美女,没有必要在本王这棵树上吊死,本王知道本王魅力太大了,气势又举世无双,是大海顶尖的豪杰。让你心生暧昧,但感情是勉强不来了的。”

  罗特斯说到这里,脸上不由露出无奈之色,紧接着摇摇头,继续说道:

  “唉!都怪本王太过优秀,遮住了船上其他人的光辉,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太阳就算再怎么遮住自己的光辉,还是会露出光芒的。”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本王和你并不合适,你会遇到比本王更适合你的男人,所以,不要作贱自己了。”

  罗特斯说到这里,毒蜘蛛脸色已经越来越冰寒了,她这会儿要是不知道自己被人卖了,她这么多年脑子就白长了,果然,男人的嘴都是骗人的鬼。

  “大王,这是谁告诉您的。”

  虽然知道自己计划暴露了,但毒蜘蛛还是想知道是谁卖了她,她不信阿布那个毛绒绒的家伙,敢卖她。

  “雷枪跟本王说的,他说他在船医室外,听到了你跟阿布的谈话。”

  罗特斯二话不说直接卖了雷枪,反正雷枪已经是个大人了,不需要爱护了,阿布还小可是祖国的花朵。

  “雷枪是吗?老娘记住他了。”

  毒蜘蛛手指按的嘎嘣响,一张俏脸上布满了冰霜,咬牙切齿道。

  “咳咳,丽塔莎。”

  “不要这样,雷枪他是不忍心看你误入歧途,你应该感谢他才对。”

  罗特斯见毒蜘蛛这样,立马开口说道,他觉得自己应该帮雷枪说几句好话,不然雷枪以后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的。

  “哼!我看他是见不得老娘好吧,明明今天老娘就可以成为船长夫人了,雷枪那个混蛋敢拆老娘的台。”

  毒蜘蛛闻言脸上寒意更重了,连伪装着的高冷外皮都撕开了,她现在只想好好收拾一顿雷枪,让那个不知道死活的人渣,知道惹毛了她的下场。

  “哦,雷枪你自求多福吧。”

  罗特斯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双手合十,祈祷毒蜘蛛不会对雷枪下手太狠了。

  “大王,我走了。”

  毒蜘蛛一刻都不想待了,直接说完就推门离开了,随后过了几分钟,雷枪的惨叫声,充满了整个船队。

  “哦,真是可怜的孩子,瞧一瞧这声音多么的凄惨。”

  罗特斯坐在椅子上喝着小酒,不禁摇摇头。他听这声音都知道雷枪现在有多疼呀,辛亏他没有惹上毒蜘蛛不然以后,惨的就是他了。

  “不,你们快点来帮忙呀,毒蜘蛛这个疯女人是想杀了我。”

  甲板上雷枪从身上拔下一银针,朝周围看热闹的大酒桶等人发出求救,他快被毒蜘蛛扎成刺猬了,这群混蛋居然还在看戏。

  “不会的,雷枪兄弟。你不会有事的。”

  “对了,我还要去看看酒酿的怎么样了,就离开了,你们慢慢玩。”

  大酒桶笑道,随后快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小僧也想起来,还有些事没有做,阿米豆腐。”

  风俗和尚见大酒桶走了,立马也溜了,眼不见为净,他才不惹事。

  “大黄牙老哥,你可救我呀。”

  雷枪见风俗和尚和大酒桶走了,只能带着期望的目光看着大黄牙了,风俗和尚那个不讲义气的家伙,真是太可恶了。

  “咳咳,突然想起来我还得去指挥整个团队呢,就不多留了,你们慢慢玩啊。”

  大黄牙看了看煞气逼人的毒蜘蛛,很是识相的溜了,决定不掺合这事了。

  “啊……疼疼。”

  雷枪开口的瞬间,又是几根针扎在了他身上,疼的他嗷嗷叫,不能动弹。

  “你个人渣,敢坏老娘的爱情。”

  “胆子不小呀,跑呀,继续跑呀。”

  毒蜘蛛从船帆上跳下来,随后就是一顿狂踢,这场面真是血腥。

  “雷枪叫的这么有力,肯定还没有受伤,我就知道他皮厚。”

  斜眼狼抱着长刀,站在甲板上饶有兴趣地看着毒蜘蛛收拾雷枪,他这是怕毒蜘蛛下手太狠,雷枪发生意外,不过目前来看,情况还不错。

  “可他叫的好惨,我们真的不用帮忙吗?”

  阿布皱着眉头问道,雷枪现在叫的真的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呀,好像特别惨。

  “没事的,毒蜘蛛下手分轻重的。”

  “只要雷枪不死就行了,其他的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

  斜眼狼摇摇头说道,继续看着戏,雷枪叫的越惨不知道怎么的,他就越开心呢。

  “好的。”

  阿布闻言,也跟着继续看热闹了,然后整个牛头山海贼团的海贼们就看到这么一幕,他们的毒蜘蛛队长在打雷枪队长,而阿布队长和斜眼狼队长,则是在看戏,当然如果他们在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船长室内一道目光也在看着这边。

  “啧啧啧,女人果然是可怕的动物。”

  罗特斯看着雷枪可怜的样子,摇摇头道,真心祝愿雷枪能够早日脱离苦海。

  船舱里被关押的达斯琪,听到这惨烈的叫声,眉头不由一皱,开口问道:

  “斯摩格上校,牛头山海贼团是在杀猪吗?怎么叫的声音这么惨。”

  “是牛头山海贼团那个弱的要死的干部,听他的声音,好像在被女人揍。”

  斯摩格听了听传来的声音,开口说道,这声音他记得没错,就是那个想要调戏达斯琪,然后被他一脚踢倒的家伙,现在居然还被女人打的叫的这么惨,真是太逊了。

  “牛头海贼团真恐怖。”

  达斯琪闻言立马缩了缩脑袋,看不出来这个牛头山海贼团,这么狠居然对自己下这么重的手,她听这声音,觉得叫的人肯定快被打死了。

  三天后,雷枪被白色的绷带缠成了木乃伊,出现在了甲板上,在他旁边是抱着刀的斜眼狼。

  “早叫你跟我练习剑术多下苦工,你不听,看看你这样子真惨,毒蜘蛛用的幸亏只是银针和拳脚,要是用的是棍棒刀具,你现在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那天我被打的时候,我看可到了你跟阿布两个混蛋,看的可高兴了。还不时指指点点的。”

  雷枪闻言立马破口大骂道,别的人见死不救也会找个借口离开,斜眼狼这混蛋倒好,直接不躲不闪在原地看热闹。

  “这你自己惹的事,关我什么事。”

  “你自己断了毒蜘蛛的爱情,没被打死都算命大了。”

  斜眼狼没好气道,他再怎么见死不救,雷枪这身绷带还不是他帮忙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