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欢喜农家科举记 > 第41章 故事里的人
  日头红红火火,直奔宋氏酒楼而去的人风风火火。

  戴岗快步跟在人后头,同赵功道:“嘿!这下可好了!把那说书的抓了,看他还胡咧咧!”

  赵功也觉得安心许多,可他今次带出门的钱,可都花了大半了!这下堵了说书人的嘴,也算值了吧!

  他真心乞求菩萨佛祖保佑,捉了这个说书的,就能赶紧把案子破了,将郭家拉进去,也算没白白花钱。

  他嘀嘀咕咕祷告,前头威风的张洪哼哼,“不用求菩萨佛祖,这个说书的也跑不了!这安丘地界,是他一个外地生人胡言乱语的地方?!今次就要他好看!”

  张洪这么说,小捕快还有点疑虑,“班头,要是那个高矮生跑了怎么办?”

  话音一落,就被张洪爆了头,“什么叫跑了?你班头我亲自出马,能让他一个矮胖子跑了?”

  这么说也对,小捕快捂着头点头,张洪昂首挺胸,戴岗和赵功也满脸期待,转眼就到了宋氏酒楼。

  宋氏酒楼,高矮生正讲到酣处。

  “......那张捕快收银钱,倒也替人办事,收监了魏家小子,不让人前去探视。可怜那一个十岁的小儿,家里人想保释不得,探看一眼都不成,他婶娘在家泣不成声......”

  下边的人没有不骂的,“蛇蝎捕快!蛮横害人!”

  张洪一只脚刚跨进门里,这八个字迎面扑来,他脚下一晃,差点摔倒。

  这一会的工夫,他已经被骂成这样了吗?

  不行,立时就得把高矮生抓起来,嘴里塞满臭袜子,看这厮还胡说!

  张洪气冲冲地闯进了大堂,第一个看见他的不是别人,正是站在案前的“高矮生”崔稚。

  崔稚抬眼见着这张捕快进了门,就知道来者不善。

  她料到有人要堵她的嘴,本还担心昨天就有人要堵她,不过到了今日才来,她还是很满意的。

  势已经造起来了,现在要抓她,真觉得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吗?

  她口里说的书猛然一停,一双眼睛直勾勾看着张洪四人。她毫无预兆地停了下来,下边的听众都莫名其妙,齐齐转头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这齐刷刷地一回头,张洪四个立时成了焦点中的焦点。

  张洪攒足的气势,没来由一萎。

  “......看、看什么看?”张洪勉强找回来一点气势,“奉命抓人,都不要动!”

  “抓谁?”下边有人问。

  张洪一扬手,向高矮生指去,“就抓他!”

  众人又呼呼转过头去看,崔稚保持着黑脸上和煦的笑,“张捕快,你带着赵粮长和戴总甲,要来抓我?奉谁的命?”

  张捕快?赵粮长?戴总甲?!

  每一个姓氏和名头,都是那么的鲜活,就是高矮生故事里的人物啊!

  而且还是奉命抓人啊!这后头还扯上官了!

  话音一落,满堂坐着的人轰隆站了起来。

  “天爷!真有这三个人!就是这三个人害人!大家快揪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不知道是谁打头喊了一句,一个大堂的人全行动了起来,众人乒乒乓乓踢开条凳,直往门口张洪四人扑来。

  四人目瞪口呆,完全傻了眼。

  赵功眼见着洪水猛兽一样的人涌来,浑身乱颤。

  戴岗和小捕快两人,一个脑子快,一个腿脚灵便,几乎同时夺门而逃。

  可怜张洪脑子轰轰响地转不过来,不知道为何他来抓人,反被人喊抓?本能反应过来不妙的时候,秀才们的手已经伸到他眼前了!

  “啊!反了你们!”张洪一声大喊。

  这声喊甚是响亮,倒把抓过来的人镇住了一息。不过张洪并不是为了找回场子,他眼见这一息空档,再不犯傻,转身一跳,避开抓来的人手,扭头就跑。

  扭头的那一瞬,他仿佛看到了定定站着的高矮生,黑脸上露出嘲讽而淡定的笑。

  四个人贼一样地跑了,一众秀才去追,只追回来张洪掉落的捕快帽,和赵功一只草鞋。

  这两样被摆在了崔稚身前的案上。

  “高先生,这全是真的吼?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还了得?”有人问。

  崔稚摇了摇扇子,“此事本也是高某道听途说来的,至于里间究竟孰是孰非,高某也说不好,只化作一段奇闻来讲。”

  “这还有什么说不好的?但看那几个人跑得多快就知道了!心里没鬼能过来捉人?被咱们一喊,又吓得跑了!哪还有假?”

  崔稚越是不敢一口咬定,秀才们越是替她一锤定音。

  倒也不是崔稚毫无原则地利用这群秀才,实在是人微言轻,不得不把舆论炒起来。再说了,她也没心存不轨蒙骗众人。

  秀才们说了一圈,又问到了她头上,“那这个事到底怎么着了?现如今那魏家崔家如何了?”

  崔稚长长叹了口气,目光“不经意”地落在苗品身上,“据说那魏家小儿,还在狱中呢!”

  “呀!”一片哗然。

  苗品也坐不住了,“这案子我怎么没听说?”

  他是县里刑名师爷,李知县经手的案子,尤其是这等紧要的案子,十有八九要同他谈论一番的。

  他说不知情,秀才们倒也都信,有人猜测:“将人抓进县牢又隐瞒不报,难道要屈打成招吗?”

  “哎呀,那十岁小儿哪里经得起?!”

  苗品连道不会,“还没上报县尊,底下人如何敢屈打?最多吓唬了那孩子篡改供词。”

  不论是屈打成招,还是篡改供词,都不是能让真相水落石出的好事。

  苗品看向连连叹气的高矮生,又看向那案前的捕快帽和草鞋,皱了眉。

  汗流浃背的张洪一路跑到了县衙门口,都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捕快帽跑丢了。他大喘着气略一站定,伸头看着街上无人追来,这才捋了捋胸口。

  “班头?”

  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吓得张洪一个激灵,再一看不是追他的人,是小捕快和戴岗。那两个也汗水淋淋,一身狼狈。

  三个人风风火火地跑去拿人,反而差点被人拿了,现在相互看着彼此,哭都哭不出来,也管不了赵功跑哪去了,戴岗开了口:“捕爷,这事怎么办?我看那群秀才要吃人!”

  张洪要是知道怎么办,就不会跑到衙门口大喘气了。

  他气得想抓了帽子摔地上,只是伸手抓了个空,这才意识到帽子都没了。

  “呸!这叫什么烂事?!”他咬牙切齿地指着戴岗,“你说你,给我找的这是什么烂事?!”

  戴岗还想骂赵功呢!但转念一想,赵功要闹事,自己也是怂恿了一把的。

  不过这话不能说,他劝张洪消消气,“我的捕爷,这高矮生是抓不了了,我就怕那群秀才不时就要闹到县衙来,你看眼下怎么办?!”

  戴岗不亏是当过逃兵的人,眼力见还是有的。张洪一下被他点醒了,醒过来的一瞬,鸡皮疙瘩都激了起来。

  “要命了!闹大了!我得找四爷去!只有四爷能救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