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欢喜农家科举记 > 第100章 待客之道
  商议来商议去,罗氏有自己的心思,魏铭也不是随便就点头的老好人。

  罗氏见降不住他,只能让两个儿子借住郭家,至于此番打扰郭家该出的礼,她一句不提,自也都由魏铭一并掏了。

  魏铭倒没什么可说的,崔稚也答应小莺过去跟她住,终于将这一家人安顿了下来。

  没两日,雨停了,罗氏一家只将家里的东西弄了些出来,仍旧还是住在魏家小院里,最奇怪的是,根本不提盖房子的事。

  崔稚瞧出了些端倪,同魏铭笑道:“你大伯一家,怕是沾上你了,指着你给他们家盖房子呢!你这个做侄儿的,好没眼色嘞!”

  她有意嘲笑,魏铭便坦言,“没钱。”

  这倒是了,魏铭之前那些钱都用来盖房子了,魏家的日常开销,基本上都是崔稚的“房租和伙食费”。他连中了案首,来贺的人不少,但是魏铭只收些小礼补贴家用,似大排面的东西,一件都不收。

  若说魏家还有些钱,那也是之前田氏攒下来的。

  看着鲜花着锦的魏家小院,实际上只有崔稚一个有钱人,魏铭仍旧是那个两袖清风的魏铭。

  “话是这么说,可你大伯一家可不知道!他们一心以为你腰缠万贯呢!看你大伯娘顿顿又要杀鸡又要宰鱼的,我看你不给他们盖房子,他们巴不得一直住在这。”

  要真是如此,可就麻烦了。

  魏铭还不想这么快就赶人,只能学着崔稚摊了摊手,表示暂且忍忍。

  灶房旁小鱼池边,崔稚用树枝逗着鱼,哼哼笑了两声,尽是嘲讽,“我看有些事啊,不是忍忍就能过去的。”

  她这话刚说完,内院就热闹了起来。

  两人互对了一眼,从灶房过去绕过去看,只见罗氏手里拿了一张纸,道:“哎呦,这是什么陈年物事,我刚从箱子底翻出来的!”

  她说着,见魏铭来了,赶忙唤他上前,“木子,你学问好,快来看看这纸上写的什么?跟咱们读一读!我可不识字!”

  魏铭拿过来看了一眼,再见罗氏脸上兜不住的笑,心里明白。

  “竟是从前祖辈的借条。”他道。

  罗氏“呀”了一声,“哎呦!什么借条呀!我们家现在遭了难,若是从前借过人家钱,现在讨回来救济自家,可不就好了?”

  她这么装模作样,崔稚还没来得及看借条,就晓得她别有用心。当下她凑到魏铭身边一看,没忍住笑了一声。

  合着罗氏要用这个已经勾了的借条,跟魏铭要钱呀!

  偏罗氏自己还不肯说这话,要让魏铭自己张口。

  崔稚朝着魏铭眨巴了两下眼睛,后者含笑不语,那边罗氏催道:“到底写的什么?谁借了谁的?念出来让咱们知道呀!”

  她催促,崔稚一把把借条从魏铭手里拿了出来,“木子不好意思说,我替他说。”

  魏铭看了她一眼,没反对,罗氏皱了一下眉,“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你懂看字吗?写的什么,你快说!”

  崔稚也不理会她嫌恶的语气,指着纸上的字,道:“上边写着,魏立本出资三两银钱给魏立东盖房子,不过这钱后来被一笔勾销了,魏立本不要这钱了。这是一笔勾掉的账,没什么用了!”

  罗氏愣了一下,崔稚揪了魏铭故意问:“我记得你说你祖父立字辈分,单名一个本字,是不是?”

  “是。”

  魏铭绷着笑,罗氏却傻了眼。

  怎么回事?怎么成魏木子的祖父借给他们家钱了?不是反过来吗?她可是专门跑到堤西村找秀才看得!

  罗氏急道:“瞎胡扯!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那是怎么回事?”崔稚抱着胳膊看着她,“不过这借条是作废了,下边写着这钱不要了,还用笔在欠条上勾了一下。这总是没错的吧!”

  罗氏知道这借条是废了的,可关键不在此处,“什么废不废的,这条子明摆了写着是我家公爹借钱给他们家盖了房子,怎么到你嘴里掉了个了?!”

  她说着,见崔稚笑这问她:“呦!大伯娘不是不认识字吗?”

  罗氏一噎,明白过来,“死妮子!是不是你故意的!木子!你也跟她一道想蒙骗我,是不是?!你还是个案首呢!你这是什么品行?!”

  上升到人身高度攻击,崔稚可就看不下去了,她冷笑,“木哥可没说这借条是什么内容!只说了他祖父姓甚名谁!难道他说错了?我识字不多,看错了也是有的,倒是大伯娘有意思,这张条既然找人看过来,还来问做什么?反正都是一张废了的欠条!条上明摆说了,这钱不要了!”

  罗氏被她几句话向连弹珠一样打到脸上,又气又急,上手就要去抓崔稚。

  魏铭一把就把崔稚拨到了自己身后,目光沉沉地看着罗氏。

  他这眼神还真把罗氏镇住了,罗氏一怔,恰好一旁田氏匆匆赶过来,她直接朝田氏吵嚷道:“你外甥女反了天了!敢耍弄我!你给我把她赶出去!”

  田氏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好好的赶她作甚?”

  “她在我魏家吃,在我魏家住,现在还敢耍弄魏家人!不赶她赶谁?!”罗氏不依不饶,眼看就要撒泼。

  崔稚听得连番冷笑。

  罗氏也不去问问,他们现在住的院子是谁出了一半的钱盖的!现在倒要撵她?!不就仗着自家跟魏铭一个姓,欺负她这个孤女吗?!

  她要跳出去跟罗氏吵个天昏地暗,好好刺上罗氏一番,可手腕却被人狠狠攥着。

  魏木子拦她做什么?

  她正恼着,魏铭朝着罗氏开了口:“伯娘说的可不对,小七她不姓魏,却是我魏家的客人,我这个做主家的,能这样待客?还是说,旁人来我家,我也这般说撵就撵?”

  这个旁人指的是谁,可就不言而喻了!

  罗氏脸上难堪了一时,崔稚犹不解气,还要跳出来,小莺跑过来拉扯罗氏。

  “娘,别乱说话了!”

  罗氏一把将她推开,又要吵闹,这边魏大友带着两个儿子从外边进了门,“怎么了?闹什么?”

  魏铭是一点都不想跟罗氏扯,不等其他人开口,径直同魏大友道,“大伯来的正好,伯娘找到一张废掉的借条,上边写着我祖父欠了大祖父三两银子盖房子钱,虽然这借条作废了,但侄儿思量着,伯父家的房子塌了,我还是将这三两银子还上,给伯父家盖房子要紧。”

  借条的事,魏大友是知道的,他本来不好意思开这个口,毕竟是废掉的借条,现在魏铭愿意,他连忙道好,“那可太是时候了!”

  他这么说,罗氏两步过来,一把拧住了他,“好什么?三两钱,你还想盖土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