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欢喜农家科举记 > 第295章 推罪
  沈攀神魂俱震,看向院子里的人,不住大吼。

  “沈横与穆氏行不轨之事,与我何干?!你们不要污人清白!”

  这话话音一落,苏玲使劲“呸”了一声,“若不是你蛊惑太太,太太会出现此处?!”

  沈攀立时嚷起来,“蛊惑?!明明是她兄嫂做的主?!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他连连大吼,穆氏走失的神魂有一时的恢复,看着他怔怔喊了一声,“攀郎?”

  沈横立时冷笑起来,沈万里也面露不屑,叶兰萧冷哼一声,魏铭瞧着,晓得沈攀说得确实如此。

  沈攀狡猾,善于蛊惑人心,要是想找到他作恶的实证,几乎不可能。

  今日,他将自己的嗣母送到沈横身边,欲撮合两人行不轨之事,算是人赃俱获,这是最好的将他一句按住的机会。

  别管沈攀到底在这件事里有多大的罪,今日这罪名非得安到他头上来,他别想跑了!

  魏铭同叶兰萧示意了一下,后者同沈万里父子开口道。

  “这沈攀既是竹院的学生,又是沈家的人,今日他犯下如此罪过,沈家要如何?”

  沈家要如何,有同竹院和叶家有什么关系?

  沈万里和沈横不由地想,两父子相互对了个眼神。

  这根本就是叶家要出手整治沈攀,又怕名不正言不顺,这才用上了沈家的手。

  可是沈家还真就不能不接这一招。

  沈万里道:“沈攀本就是沈家过继过来的嗣子,既是有违族里规矩,按族规,当除族!”

  除族如何?一旦被族里除族,沈攀只怕连功名都保不住。

  这话一出,沈攀禁不住一抖,一句“不行”就要喊出口去,谁想到叶兰萧忽的一笑。

  “只除族?”

  除族还不行吗?

  沈万里、沈横和沈攀齐刷刷看到了叶兰萧脸上。

  魏铭暗暗一笑,若是除族就行,还要叶兰萧亲自前来作甚?

  叶兰萧多余的一句话都没有,他冷冷开口。

  “杖毙。”

  话因一落,沈万里父子倒抽一口冷气,沈攀胸口一震,浑身一软,倒在了地上。

  天上突然划亮一道闪电,耳后轰隆隆响起一阵雷声。

  “叶兰萧,我与你有何仇何怨?!你不要欺人太甚!”

  “何愁何怨?!”叶兰萧冷笑一声,看向沈攀的目光好似一道闪电,要将他劈死一般。

  沈攀如何对待叶兰蕙,难道沈攀自己不知道吗?

  他一边与他嗣母暧昧不清,一边还要妄想娶到阿蕙。阿蕙那等心思纯净的小姑娘,哪里经得沈攀这厮蛊惑?

  幸而没有酿成大错,而他又被魏铭一言唤醒,说服了父母远了沈攀,谁想到这厮竟不甘心,又出毒计,竟然将阿蕙推下水,然后堂而皇之地将阿蕙救起来,弄得人尽皆知,还妄想叶家对他感恩戴德!

  叶兰萧想想这些事,就觉得通体泛寒,若是没有魏铭好言提醒,阿蕙和叶家会如何,以后的竹院会如何,叶兰萧不敢继续往下想!

  他看住了沈攀,只将沈攀看得瑟缩了一下,又将那两个字,说了一遍。

  “杖毙!”

  这话里带着不容置疑的态度。

  沈攀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沈万里父子一听,晓得沈攀的事情是不能善了了。

  而叶兰萧又拿住了沈横的把柄,沈万里想要抽身也不行,必须要按照叶兰萧的意思行事。

  他不由觉得难办,那到底是一条命呀!哪里是他说杖毙就杖毙的?就算是有族规,总也得给官府一个交代!

  要是叶勇曲在此就好了!那里会像这个叶家大少爷一样,不管不顾?

  他正琢磨着,要不要拖延一下,给叶勇曲报信,就见叶兰萧直直看了过来。

  “沈老爷,您还等什么?”

  沈万里一听,晓得糊弄不过去了,他立时道:“沈攀之事,还要族里开审才好。”

  “族里开审?不知道沈老爷要审几日?请那些人呀?”

  叶兰萧这话听起来不过是问问而已,可沈万里却在其中听到了戾气。

  这叶兰萧到底和沈攀何仇何怨?竟然一时都不能等!

  沈攀也听到了叶兰萧的意思,他惊叫起来。

  “你们不能滥用私行!有本事把我交给官府!你们不能这样!”

  叶兰萧笑得浑不在意,“等你死了,再把你的尸身交给官府,也是一样的!”

  沈攀惊叫。

  沈万里这下总算明白过来,今天不处置沈攀不行了,他也不再犹豫,立时叫了人,“去把族老请来,再把沈攀的嗣祖父请来!”

  他不过是个族长,贸贸然杖毙了族人,族里还不得翻了天?

  不过沈万里经多见广,他吩咐完,就给叶兰萧递去一个安慰的眼神,又叫了苏玲,“带你家太太洗漱换件衣裳!”

  魏铭从旁看着,不由地点头。

  沈万里围了保下儿子,这是要把所有事情,全都推到沈攀身上了,把事情做实,做到名正言顺。

  *

  崔稚这边帮着苏玲给穆氏洗漱更衣,看见穆氏身上的情形,一阵胆寒。

  从沈攀到穆继宗两口子到沈横,哪有一个好人!

  可怜穆氏被他们玩弄着鼓掌之中。

  她细细打量穆氏,见穆氏长得娇美,梨花带雨惹人怜爱,一看之下连女子都有些别不开眼。只是穆氏神思涣散,苏玲同她说话,她都不知作答,比方才万音的情形害糟糕许多。

  按照沈万里刚才的意思,是要把罪责都推到沈攀头上,这样就必须要穆氏开口。

  但看穆氏前后的表现,能不能开这个口,又肯不肯开这个口,真不好说。

  崔稚试着问道:“沈太太,谁人送你来此?”

  她一问,穆氏一个瑟缩,嘴巴绷得紧紧的,一个字都不肯说。

  崔稚心道果然,和苏玲对了个不妙的眼神,苏玲面露忧虑,跪倒穆氏身前。

  “太太,我的太太,您可别马虎,那沈攀分明是头狼,他可不是真心对待太太呀!今日那叶家大少爷要置他于死地,定然是因为他要向叶家大小姐下手!还有,扬州城有位弹琵琶的万姑娘,更是被那沈攀害得人财两失啊!太太,你醒醒!”

  苏玲说了这许多,盼着穆氏能清醒一点,到了最后扳着穆氏得肩头晃她,可穆氏就跟听不见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