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欢喜农家科举记 > 第307章 到底为啥
  “嗯?你没有如此?”崔稚愣了一下,“那、那你到底为什么不肯成亲呢?”

  崔稚终于把憋了好久的话问了出来。

  天光渐暗,远处有犬吠蛙鸣传来,一室静谧,崔稚在静谧中,看到了段万全晦暗的眼神。

  段万全始终没有说话,崔稚不敢再追问下去,

  她看向段万全的面庞,室外仅存的天光打到他挺秀的鼻梁上,投出一片阴影。

  段万全长相清秀俊美,在崔稚眼里,是要放到她《古代美男图鉴》第一位的,比那风流潇洒的左小爷还要立得住。

  他这般长相,偏又是最最周全的性子,同人说话没有不和气带笑的,男人女人老人小孩,见了他没有不喜欢的,这样的性子,做事又有章程,若是家世再好一些,能有怎样一番作为,真是说不好。

  只就说眼下,看上他的人家数不胜数,到了扬州,又有栗老板识得这个金镶玉,前前后后惦记了一个多月了,终于给骗回了家里来,到了栗家,情形就更明显了。

  崔稚见段万全不愿意说,由不得替他惆怅道,“全哥你不愿意娶亲,倒也没什么,只是栗家这边,栗老板看中了你,栗太太今日来这么一出,明摆了也是想试一试全哥你的品行,”崔稚苦笑起来,“你把栗老板那玉牌稳稳妥妥弄了下来,我瞧着栗太太瞧你的眼光,已经和瞧女婿没区别了!”

  更不要说三位栗姑娘......

  崔稚能瞧出来,段万全自然也看了个明白,他叹气又摇头,“我不愿成亲的事,同栗老板也说过几回,他只不信。”

  好好的大小伙子,不愿意成亲的有几个?没个立得住的理由,谁信呢?

  难不成......崔稚目光往下一溜,突然感觉段万全一个眼神,一下扫了过来。

  “呵、呵呵......”

  崔丫:好尴尬,好尴尬......

  不过,会不会真的是这个原因?

  谁想段万全脸腾的一下红了,突然起了身,“你这丫头,懂得忒般多,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

  说完一甩袖子,抬脚就要走。

  崔稚:......

  她正不知道怎么接话,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这个原因,这心里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正此时,走到门口的段万全脚下一端,扔下一句话来,算是解了崔稚半个围。

  “与此无关!”

  说完,段万全一把掀开门帘,抬脚就要往外走,谁想头一转,差点仰倒过去。

  “梨子!”

  只见邬梨悄咪咪趴在窗棂下面,身后还拽着个万音。

  万音满脸通红,尴尬地不知道怎么应对,邬梨倒是淡定,干咳了连声,“我俩在这抓猫呢!”

  拙劣的解释。

  段万全都不想说什么了,转头大步离去,崔稚两步小跑到门前,瞧瞧段万全红透的耳朵,再瞧瞧抓猫二人组,摸摸竖起了大拇指。

  “梨子,你把我万姐姐都带坏了!”

  万音脸红的不行,刚忙从邬梨身后走出来,“梨子非要过来听,我......我也想听......”

  “噗!”

  崔稚没忍住,一下笑出了声。

  得了,八卦之心,人皆有之。

  崔稚耸肩,万音眨眨眼,邬梨歪了脑袋,三人对视一眼,又看向了段万全离去的方向。

  到底是为啥呢?

  *

  翌日,孟中亭早早起了身,吩咐松烟招人去栗家门口瞧着些,见他们出门了,就赶紧来汇报。

  这哪是会客,都盯到人家门口去了。

  松烟笑得不行,“六爷何必如此?你从前又不是没招待过朋友!”

  “那不一样。”孟中亭直接道,可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出来了。

  从前招待的是书院的同庠,或者邻家的小友,这次是一大帮朋友,还是一起做了事的,格外的亲近。不仅如此,还有个要带给他娘亲自见的。

  孟中亭甚至还想把墨宝一并请来,给岳氏和孟月和瞧一瞧这狗子多有灵性,再一想墨宝和孟中亮两口子有过节,也没就办法请了,便又吩咐了松烟,“去买些牛肉,回头给墨宝送去。”

  松烟简直无语,一一应了。

  到了巳时,一众朋友已经到了知州衙门的后衙。

  栗老板激动地和孟中亭的父亲孟月和客气说话,孟月和不是那等架子很大的官,态度算得和蔼,又晓得栗老板帮了五景酿,而五景酿是家乡青州的酒水,因此对栗老板也就十分客气。

  孟中亭和孟中亮兄弟也在旁作陪,崔稚乖乖坐在边上,并不多说话,由着段万全替她代言。

  邬梨也过来拜访。邬梨算得孟家姻亲,同邬墨云可是族兄妹。不过邬墨云是宗家大小姐,他是个旁枝穷小子,虽然同住一坊,但从来都没正经照过面。

  孟中亮对这个族舅兄毫无兴趣,态度敷衍,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崔稚在旁瞧着,冷笑一声。孟中亮立时瞧了过来。

  真是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是什么五景酿的少东家。孟中亮将崔稚上下打量了一遍,见她也不客气,将自己也上下打量一遍,脸上不由露了五分烦厌。

  那五景酿在青州也就是个刚有些起色的酒水,什么崔家冯家他都没听说过,仗着高矮生宣传一番,赚了些名声,竟然跑到了扬州来参加邀酒大会。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竟然拿到了第三名!可真是出了奇了。

  昨儿孟中亭说起五景酿一行人要过来拜访,父亲就颇为感兴趣,还道家乡的酒卖到扬州,他要大力支持,这才调了今日的事情,专门接待这群人。

  这么大的面子,那姓崔的小丫头到底知不知道?没点礼数的商贾!

  孟中亮在心里贬低崔稚商贾的时候,完全忘了自家丈母娘邬氏就是正儿八经的商贾出身。

  他眼神不屑地打量崔稚,崔稚当然读懂了他的心思。

  当下笑起来,“真是巧了,原来是孟四爷呀!那日在仪真街上遇见,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全没有认出来!冲撞了四爷,可别介意!”

  孟中亮一愣,脸色忽的一紧。

  崔稚瞧见,心下暗笑,见着孟月和转过头看过来,和蔼地问她,“怎么?小崔还见在仪真过犬子吗?”

  当日孟中亮欺负了墨宝,虽然孟中亭出手救了,但孟中亮做的好事,孟家人可不知道呢。

  崔稚见孟月和一问,孟中亮手下都攥了起来,她就更高兴了。

  欺负了我的狗,还在这轻视我的人,平日里还不知道怎么欺压孟小六呢!今天得给你长个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