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修真小说 > 他们说我是害虫 > 第255章 甘之如饴
  “少主,如果铁浮屠看到我们没在,拿这阳光城出气,毁了这里怎么办?”被拉来一起商量的余扬抬首问道。

  藤幼麟说道:“我们可以先将阵法关闭,将那些小太阳收起,做出一副我们已经离开的假象,想来如此一来,他就算想发泄,也应该不敢太过明显,否则引来两位妖王,可不是说笑的。”

  余扬听了又道:“可如此一来,那些小妖们岂不惶恐难安?要是我们不给个解释,对我们的威信,却是一种挫伤。”

  藤幼麟闻言,不由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他并非一个专制的妖。

  其实这并不奇怪,曾经的他,在青藤圣城是魔植大圣最小的儿子,上面有好几个哥哥姐姐压制着,他怎么可能专制得起来。

  敖嫣看向方寸说:“要不和那些小妖们说这是一次试练?”

  群策群力,方寸觉得这样挺好,省得他多费精神。

  不过他还是觉得不够完美,微笑道:“其实咱们完全可以保持阵法的运转,不过阵法需要改一改”

  顿了下,他看向珊瑚女妖,“彩裳,你留下来,不过我会带你去地下的地底洞窟,看好那个狐妖,你可愿意?”

  珊瑚女妖没有多想,直接点头接受。

  她相信方寸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如果不能保证她不被发现,他肯定不会这么干。

  他说着,发出一道气息,裹着众妖,直接离开龙宫,来到地底下那座坐落于岩浆湖上方的地底洞窟中。

  狐妖和小白白都没有想到,在这地底之下,还有一个如此庞大的地窟存在,五色十色的光芒在洞窟之中飞舞,那是五脉之灵。

  “我会关闭五脉之灵的阵法。”方寸边说边关闭阵法,外界五脉之灵顿时便不再传送进来,“然后再改变一下火脉之灵的走向。”

  他将那条火脉之灵的走向改变,变成直接将火脉之灵传送到那一千零一个小太阳的阵法禁制之中,使得海底阳光城的阳光更为耀眼。

  “如此一来,就算铁浮屠想通过五脉之灵走向找到这里,也没那么容易,除非他精通龙族的阵法。”方寸微笑说。

  敖嫣摇头道:“其他阵法他倒是精通,他本是铁甲穿山兽,最喜钻入地底,从地底进入他妖所布阵法,抢掠他妖宝物。但是龙族的阵法禁制,祖父是绝对不允许其他妖碰的,就算是我的那些叔叔姑姑们也很少能够完全精通的可是,你怎么会龙族的阵法禁制?”

  方寸闻言,微微一笑,身子一扭,直接露出真龙之态,昂昂咆哮着在洞窟之中飞舞一圈,而后悬空于诸妖面前,将脑袋伸向敖嫣。

  敖嫣和狐妖,以及小白白看着这条青龙,目瞪口呆。

  “现在知道我为何如此了解龙族了吧!”

  方寸看着敖嫣,口吐人言,唇角挂着一丝窃笑。

  良久,敖嫣才回过神来,身形一转,化成一条体形比方寸要庞大得多的紫色蛟龙,在洞窟之中盘旋一圈,然后缠在他身上,蛟首在他的龙首上轻轻厮磨着,给众妖撒了一口措不及防的狗粮。

  “没想到我的夫君身份居然这么了不起,现在妾身知道为何藤将军和余将军,以及彩裳姐姐他们愿意追随于你了!”

  敖嫣看着方寸,眸中露出难以掩饰的崇拜。

  狐妖有些怀疑,小白白完全就是懵圈,唯有敖嫣清楚地感受到来自于方寸身上的那股纯正的真龙之威,那是她祖父身上都没有的。

  她祖父给人的感觉是强大,强大到让人战栗。

  而方寸,他不是强大,而是一种来自灵魂上的压制,让她不由自主的臣服,那是来自于血脉上的压制。

  龙族之中,真龙天生就拥有这种威能,他们天生就是上位者,领导者。其他拥有龙族血脉的生物,会本能地臣服在他们面前。

  听到敖嫣这么说,狐妖暗叹了声,她知道,为何飞龙王会想要杀掉方寸了,虽然飞龙王不一定知道方寸就是一条真龙,但他展现出来的神奇,已经足够让一尊妖圣对他起杀心了。

  同时,她也渐渐明白,为何他们要将她控制,不杀她,确实是给敖嫣面子了。毕竟,要是她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整个大荒都将为他而翻天。因为,他还只是一条在成长中的真龙。

  她不知道以往的那些真龙,在出世之间,都是怎么度过的。

  她只知道,在口口相传之中,真龙一旦出世,便是威盖诸圣,神威难敌。这一族,永远都是妖族中的皇者。

  在古老的妖庭传说故事之中,真龙一族永远都是主角。

  现在,她也明白,为何藤幼麟,余扬,甚至那位珊瑚女妖,会愿意在他弱小的时候便追随于他的原因了。

  只要他能顺利成长,这些妖将来必定会成为一方大佬。

  狐妖明白了,但小白白依然还一脸懵圈地看着方寸和敖嫣,渐渐的,她的双眸之中露出艳羡之色。

  “龙哎!我也好想能够鱼跃龙门化龙呢!”她轻声低喃。

  一只素手轻轻放在她的小脑袋上,微笑道:“很简单呀!让公子教你怎么化龙,走一趟化龙路不就好了?只要你能挺得过去。”

  “秦姐姐,真的可以吗?”

  秦素茗微笑点头。

  另一边,敖嫣对方寸说:“夫君,给我也下一道龙奴符印吧!”

  方寸:“”

  他有些不解,“为何?”

  龙奴符印可是限制对方自由的东西,只要他愿意,一个念头就可以对方的思想,甚至是杀死对方。

  这是一种施印者拥有绝对权威力量的控奴符印。

  受印者一生都只能受控于主人,即便是他们的后代,都难逃这样的命运,一如当初的陆夫子。

  “这样可以让所有妖都安心,一旦你有事,我也能陪着你。”

  方寸听到她这话,心里头很是触动。

  和这个女妖好上的原因,方寸不想多说,有些羞于启口。

  而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这段感情当中,他是被动的,付出并没有她那么多,她就像一把火,将他包围。

  终于,这把火烧到了他的心头,温暖到他的心窝了。

  众妖不小心又被这头母蛟龙塞了一把狗粮,一个个纷纷看着他们面前的地面,仿佛地上能长出花来似的。

  唯有小白白一脸羡慕地看着他们,似乎将其当成了青春偶像剧。

  方寸看着她,想到了她的祖父,果然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那么黑心的家伙,居然拥有这么善解人意的孙女,他何德何能啊!

  于是他微微颔首,道:“好!”

  虽然这样的答案看起来并不怎么浪漫,人家都愿意与你同生共死了,你居然还要控制人家,你是魔鬼吧?

  但方寸知道,龙奴符印这东西,是他下的,只要他愿意,一个念头就可以解开。

  他喜欢她说的另一句这样可以安其他妖的心。

  这是一个识大体的女妖,有足够的资格当他孩子的母亲。

  如果之前答应飓风大圣前来这片海域,打入两位妖王内部,更多的是看在她腹中孩子的份上。

  那么,天平已经渐渐发生了倾斜。

  他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被这个女妖精给俘虏了,可他却甘之如饴。

  他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他在继陆夫子和陈采儿之后,又遇到了一个愿意一心为他着想的人不,这个是妖,女妖精!

  在给敖嫣种下龙奴符印之后,小白白也没能逃掉这个命运,不过她一点都不介意,她觉得这样才能算是他的妖。

  只要成为他的妖,回头向他提出帮她走上化龙路,他应该不会拒绝她吧!她在默默憧憬着自己有一天可以鱼跃龙门。

  至于被他控制,她一点都不介意,反正也打不过他,以前还常被他捉弄,和现在这样也没什么区别。

  终于,撒了几把狗粮之后,这对蛟龙男女终于收敛了真身。

  方寸看向珊瑚女妖,说道:“彩裳,你将珊瑚收起来,暂时就在这座洞窟之中修行,小白白和这位月儿小姐,就交给你看管了。”

  狐妖侍女很识趣地说道:“奴婢月怜依,在少主和公主少夫人面前不敢当小姐,少主叫我小月即可。”

  从她的称呼上来看,她似乎是认命了,不过谁也不会轻易对这位狐妖放心,毕竟事关重大。

  要不是看在敖嫣的面子,藤幼麟其实更愿意辣手摧花。

  他点了点头,看向珊瑚女妖,“不论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管,即便是铁浮屠将整片海底森林都给拆了。”

  “陛下放心,奴省得!”

  方寸点点头,看向余扬,“余扬,你去和那些小妖们说一声,让他们自行修行即可。”

  “是,少主!”

  余扬说着,神识延伸了出去,瞬间便将自己的想法交待给了那些刚刚招募起来的小妖们。

  等余扬交待完毕,方寸看向敖嫣,“嫣儿,指路就看你的了。”

  他说着,用龙气包裹着她和藤幼麟以及余扬,借地脉之力,瞬间消失在这座地底洞窟之中,朝着西海的方向,瞬息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