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凡人进阶记 > 第四十七章 挑战赛结束
  虽然发生了一点小插曲,不过论剑大会依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胡老二这一出是众人没有想到的,连剑影山庄的小公子都打败了,不过也有很多人觉得他只是运气好,误打误撞才赢了,不过接下来的两场比试就让他们改变了看法,胡老二连胜三场,第一个获得进入决赛的资格。

  “此人并未出全力啊。”千云月暗道,他是看出来了,胡老二很明显还留有余力,绝不是众人看到的那个只会用蛮力挥剑的莽汉。接下来的比赛也是十分精彩,毕竟像这样的大会,敢上擂台的都是有点实力之人,武者都极重名声,弄虚作假的事情是做不出来的,没有两把刷子的,谁会上台去自取其辱,这可是真刀真剑的比试,虽说不会伤及性命,受伤挂彩也是在所难免的。

  几个时辰过去,已经决出了十二位进入决赛的胜者,今次大会倒是不同往日,竟然有好几名外来的剑客胜出进入决赛,就是那几位跟千云月同坐酒舍之人,目前酒舍里只剩下千云月一人,他喝完最后一杯酒,起身准备上场。

  目前台上站了一位手持双剑的青年,千云月还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里看到同时使用两把武器之人。虽然他也算是同时装备两种武器,但是用剑的时候就用不到拳套。

  “两仪派秦双空,请指教。”青年抱剑行礼。

  “无门无派,千云月,请赐教。”千云月抱拳还礼,随后拔出背后的玄玉剑。

  “叮咚,您已进入与NPC非生死战比试,属性不变,已自动调整对NPC肉体伤害程度至最低,请注意过失伤人,否则将会受到系统惩罚。”

  千云月愣了愣,不过伤害无辜NPC会受到系统惩罚这个事情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比个武而已,也有这样的提示,不过也好,要是真给对方造成了什么致命伤,他也过意不去。

  秦双空,等级:42生命:7200内力:2000两仪派大弟子,年轻有为,已被内定为下一代门主,备受期望。

  千云月心里暗叹,虽然很对不起这位青年才俊,不过世道就是这么残酷了,没有挫折哪儿来的成长。说起来,这个擂台上只能查看到对方的简略信息,详细属性看不见,不过就这么7200的血量,不分生死,也就是一招的事情。

  秦双空侧身而立,左剑在前,右剑在后,架势到是挺好看的,而且千云月就不一样了,只是很随意的提着剑,也没有任何起手式。

  秦双空皱了皱眉,眼前这人虽然看上去浑身都是破绽,但是他却找不到下手的地方,他心中暗叹,没想到第一次来参加大会就遇到个高手啊。

  不过他也并不怯战,挽个剑花,直接冲上前来,先是左手剑一个上挑,右手剑跟着就是一记横挥。

  然而他的两招都落了个空,随后便感觉身上连续中剑,回头一看,对手已经收剑退开,站在一旁看着他。

  “喂?你刚刚看清楚了吗?”台下有不少观众窃窃私语。刚才那一幕他们看得很真切,但是却完全没有看清。只见秦双空挥剑上挑的一瞬间,千云月突然就从原地消失了,然后又出现在秦双空的后面,挥剑,然后收剑,退开,看上去好像是这样,但稍微厉害一点的强者都看得暗暗心惊,千云月此人太可怕了,首先是躲开攻击的那个速度,基本上看不清他是怎么移动的,然后他的攻击,有人说他挥了两剑,也有人说三剑,甚至还有人说四剑。然而具体情况只有站在台上的秦双空才明白,他刚刚中了六剑。

  “哎”秦双空叹了一口气,真是出师不利,但是技不如人,也无可奈何,只有下个月再来了,“我认输。”

  “承让。”千云月抱拳行礼。

  就连三位评委都没有完全看清,他们也只以为千云月挥出了五剑,但是也足以惊世骇俗了。虽然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高手,看上去如此年轻,而且他自称无门无派,不过今次大会之后,此人肯定会在江湖上留下不小的名气。

  虽然大部分人都被千云月刚刚的表现给吓到了,不过还是有不信邪的人,而且作为崇尚武道的人来说,能和高手过招,乃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于是又有一名青年跳上台来挑战。

  “黄鹤门冷庆飞前来赐教。”

  “请。”千云月依然抱拳行礼,随后还是摆出那副无架势的模样。

  冷庆飞等级:43生命:8500内力:2800黄鹤门主亲传弟子,善使快剑。

  冷庆飞不敢贸然前行,他虽然也是速度型的剑客,但是此刻心里却没有自信能快过千云月。他缓缓的移动着脚步,来到了离千云月10米左右的位置就站定不动了。

  千云月微微一笑,既然敌不动,那就自己动好了,他直接踏步朝冷庆飞走去。冷庆飞大惊失色,没想到对方主动靠了过来,不过他也不是什么新手,立刻冷静下来,估摸着千云月进入到他的攻击范围了,一记快剑刺出。

  然而他的剑再快,还是没有办法摸到千云月的衣角。千云月一个侧身闪来到冷庆飞的旁边,依旧一招狂剑啸黄沙挥出。

  冷庆飞不甘心,正想反击,冰凉的剑刃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他只能垂头丧气的认输了。

  台下观众又是一阵欢呼,这千云月太厉害了,还是同样的一招,就让对方无可奈何,他的剑实在太快了,冷庆飞的快剑在他面前,跟慢动作一样。

  这样千云月就已经拿下两胜,只要再赢一场,就可以进军决赛了。

  只见这时又有一人跳上台来,千云月突然感觉到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回头一看。这人他并不认识,一身布衣,背着一把很普通的铁剑。

  “天剑门姚泰钦,请赐教。”

  千云月心头一惊,难怪他怎么觉得有点熟悉,竟然是天剑门的人,应该是由于天剑门都是修炼同样的内功心法,所以他才在此人身上感觉到了和老武相同的气息。

  “天剑门是什么门派啊?没听过啊。”

  “这门派名字这么嚣张,还天剑呢,从哪儿来的啊。”

  “千少侠,好好教训他。”

  台下的观众一顿哄然,一个从没听过的门派居然起了个这么嚣张的名字,一时间嘘声四起。

  天剑门靠近北录国境,又是隐世门派,此地的世俗之人当然都没听说过,千云月虽然知道,但也不能表现出来,不然的话有可能就会暴露老武,眼前这个人很强,有可能比他还要强。

  姚泰钦等级:46生命:15000内力:8000天剑门现任掌门姚天行之子,剑术已达小成,奉命追杀风丁武,夺回剑仙令。

  竟然是姚天行的儿子,千云月讶然,看来这一战不能像之前那样留手了,否则败的就有可能是自己,这毕竟不是生死之战,只是一场擂台赛,有些招式他是不能用的,他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大概有了一个对策。

  “尊驾好身手啊。”姚泰钦赞叹道,他今天刚到天运城,没想到就赶上了这论剑大会,起初他只是想看看热闹,毕竟这种俗世的比剑大会,也不会有太高水准。不过看到千云月连败两人之后,他有点手痒了,虽然他父亲一再叮嘱他不许节外生枝,完成任务立刻回去,但是看到千云月神乎其技的剑招,他还是忍不住走上了擂台。

  “兄台谬赞了,在下只是雕虫小技,让兄台见笑了。”见姚泰钦如此,千云月也只得客气一番。

  “尊驾过谦了,不才见尊驾技惊四座,忍不住前来讨教一番,还望尊驾不吝赐教。”姚泰钦拔出身后铁剑,跟千云月一样剑尖垂地,正身而立。

  “请。”千云月聚精会神,丝毫不敢大意,注视着姚泰钦。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片刻,突然一起动了。千云月抢先出手,依然使用的是狂剑啸黄沙,然而每一剑都被姚泰钦挥剑挡了下来。然后姚泰钦一记平刺,千云月使用破招式挡住,两人又同时向后跳开,再次对视而立。

  全场鸦雀无声,随后爆发出热烈的欢呼,两人的交手只在一瞬间,虽然有些人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已经有不少人看出来这两人实力相当,跟前两场不同,这肯定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试。

  千云月心中十分震惊,这姚泰钦果然厉害,竟然将狂剑啸黄沙全部挡了下来,而且还趁空隙反击了一剑。幸好他反应快,使用破招式挡住了,而且他的破招式应该是会对敌人造成1秒眩晕效果的,然而姚泰钦却一点事都没有,看来也许是在这种和NPC的比试中,控制技能是无效的。

  姚泰钦心中也是非常惊讶,他虽然是全场中唯一一个看破千云月剑招的人,不过要挡下来也不是很轻松,此人剑速极快,他如果之前没有看过的话,恐怕也很难全部招架住。而且他那一记平刺也不简单,看准了对方的空隙出的招,又快又准,没想到竟然被千云月挡了下来。

  “尊驾果然厉害,那么试试我这招如何?”姚泰钦身形下沉,一个马步扎稳,右手持剑,然后猛的向前一推。

  千云月大惊,他感觉到一股犀利的剑气扑面而来,连忙一个侧身往旁边退了一步,随后他看到一股剑气擦身而过,险些就在他身上开了个窟窿。

  “剑气化形?!”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凡是习剑之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能够剑气化形之人,就已经是摸到了剑意的门槛。这至少是大门派的长老级别了。就算是这座城的三大世家,除了三位家主,也就只有寥寥数人,而且都是些浸淫剑道多年的老怪物。眼前此人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来岁,竟然已经会剑气化形,看来这天剑门有点来头啊。

  那道剑气去势不减,最后撞在了远处一幢建筑上,轰隆一声开了个大窟窿。

  坐在评委席上的三人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铸剑堂堂主马三平抬手一挥,立刻有四人分别站到擂台角落,拿出一道符咒,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同时贴在擂台上,只见一道防护罩缓缓升起,将擂台笼罩起来。他们其实早就准备了防护咒以防万一误伤台下观众,只是以前从来没有用过,没想到今日竟然派上用场了。

  “噢?居然还有这种准备,既然如此,你我二人可全力一战了。”姚泰钦看到升起的防护罩,有些愕然,不过这样正好,千云月的反应超出了他的意料,虽然他也没想着这一招就能制敌,不过竟然一点都没伤到千云月,这激起了他的战意。

  千云月看着那个大窟窿,也是有点惊魂未定,幸好他现在战斗状态下加了10的移动速度,不然的话,那个窟窿就是出现在他的身上了,看来接下来是一场苦战啊。

  “叮咚,系统检测到危机信号,已自动恢复对NPC伤害,请正常战斗。”

  看来刚才那一击真不是闹着玩的,这个系统提示已经很明显了,千云月定了定神,虽然不是要分生死,但是接下来也要认真战斗了。

  看着千云月变化的神情,姚泰钦微微一笑,摆好姿势,“尊驾小心了,接下来可不好对付了。”

  千云月自然也明白,他也不再是那副懒散的模样,而是摆好了架势,剑气的话他也会,虽然只有一招,学会之后他就用过一次,看来今天要用第二次了。

  姚泰钦一声轻喝,连续出手,几道剑气破空而出,直奔千云月而来。

  千云月这回直接开启了斗志爆发,拖延下去对他没有好处,他也决定要快速解决战斗,以姚泰钦的实力,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死掉的,他也一记怒剑狂涛破空而出。

  这回轮到姚泰钦吃惊了,他虽然觉得这人应该也能剑气化形,但是没想到一出手便是九道剑气,他刚刚只有五道剑气而已。只见数道剑气在擂台中央交汇,发生剧烈的碰撞,整个擂台都在震动,破碎的石块四处飞溅,幸好有防护罩,外面的人才未受到波及。

  然而还没完,千云月跟着剩下的四道剑气一记追日剑直接冲到姚泰钦面前,抬手就是一招狂剑啸黄沙,姚泰钦连忙举剑格挡,但是眼前又是剑气,又是剑招,他哪儿挡得过来,只是勉强挡住了三剑和两道剑气,其他的攻击全部轰在了他身上。

  千云月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一个疾退闪开,他这回虽然是占了优势,不过那是因为姚泰钦小瞧了他,否则也不会这么轻松就能得手。

  姚泰钦后退了几步,勉强稳住了身形,刚才那几招虽然都没有命中要害,不过也对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他虽然很想继续,不过这并不是生死战,只是擂台比武,他还有任务在身,如果受伤太重,就得不偿失了。于是他举手示意,主动投降了。

  “兄台没事吧?”千云月走上前来,看着姚泰钦。

  “并无大碍,尊驾果然了得,小弟佩服,改日有机会定要再与尊驾切磋一番。”姚泰钦赞叹道,虽然他确实有些轻敌了,但结果说明一切,对方已经手下留情,并未下重手乘胜追击,就这一点来说,他输得毫无怨言。

  两人比试结束,防护罩也撤去了,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这一场比试看得他们大呼过瘾,有不少剑客都庆幸今年的论剑大会没有白来,能够看到这样一场精彩绝伦的比武,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所收获。

  就这样,千云月也以连胜三场的成绩进入决赛。后面的数场比试虽然无法与两人的对决相比,不过也是精彩纷呈,不知不觉夕阳西下已到酉时,十六名进入决赛的选手已经全部出炉,抽签分组之后,定于明日辰时开始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