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穿越小说 > 大宋好官人 > 第九百三十五章:兑票
  这会,水泥轨道已经铺设好长一段了,主要是用钢筋混泥土枕木,还有水泥轨道,用铁钉在枕木上固定着。有轨马车套上马,马车夫也是第一次,赶紧有点紧张。好在,前面的轨道就没了,还有一个站台给减速的,这马车夫才敢上去。

  好吧,其实马车夫就是人工减速的。因为马车夫一开车,就觉得不对劲。这马怎么回事啊,甩蹄子就跑起来了。转弯的时候,也不需要用力勒转马头,这马居然懂得朝着枕木跑。这风驰电掣的,把马车夫都吓得够呛。没办法,这马兴奋啊,要不是有站台,这马都刹不住。这不,跑完这一段,那马稀溜溜一声喊,怕是觉得不尽兴哩!

  马车夫也兴奋了,赶紧让站台的人帮忙把马车再归在轨道上,又一次风驰电掣地跑了回来。

  期间差不多跑完整个李县了,居然只用时不到两刻钟。

  这马车咂舌不已,暗道“这小官人怎生这般厉害,连马车都弄得出这么多门门道道来……”

  不只是这马车夫,参与实验的人都兴奋了。按照这马匹的状态,再跑个一刻钟也没问题的。也就是说,站台与站台之间的距离,完全可以控制在三刻钟以上。按照速度,这马每半个时辰,也就是每一个小时能跑个三十多四十公里这样,速度有快有慢,差不多就是三十七、八公里每小时这样子,这么半个小时下来,也就是说跑了差不多二十公里了,换成宋朝的计量单位,也就是四十里地的样子。再换算成三刻钟,也就是说能再多二十里地。别小看三刻钟能跑六十里地,这在宋朝已经是“高速行驶”了。

  没办法,这时候的交通就是这么落后。

  要不然,也不会有“皇权不下乡”之说了。想想看,这样的行政效率,能让皇权下乡吗?这从开封到岭南,用快马沿着驿道跑,都要差不多十天。再加上宋朝并没有那么多快马,路上有风雨这么一耽搁,一个月以上也是常有的事。想想看,这样的速度,怎么让行政效率起来啊?

  这样也能理解了,为啥这马车夫都有“风驰电掣”的感觉了,要知道一般的马车都跑不出这速度来,也就是四轮马车减少了摩擦,还有新式轮胎、弹簧减少颠簸,才能跑出三十多公里到四十公里的速度来。当然了,这还是一时的加速度,不是平均速度。平均速度下来,能有个二十多公里都算不错了。

  这也算很快了,最快不过是骑马。马车的话,自然是要减一点速度的。

  马车夫也纳闷呢,怎么跑一段就不跑了呢?

  再一看,那些个工匠和张正书,把马给卸套了,在那研究马车呢。

  “你们看,这轮胎还是损耗比较严重的……”

  张正书觉得不太满意,这杜仲胶轮胎都这样了,要是拉人或者拉货,岂不是要时时换胎吗?这可不行,没有实用性的东西,他是不会做的。

  那些工匠也觉得是这样,毕竟这会的杜仲胶工艺还不稳定,才有这种事情发生。

  商议了一下,再准备不要杜仲胶轮胎,单单是高锰钢车轮试一试。结果这么一下来,张正书才发现,果然还高锰钢的车轮比较好,这车轮考虑到磨损,故意加大了碳含量和锰含量。再一思考,可能是因为在轨道上没有多少颠簸,所以对轮胎的要求不高,再加上这有轨马车的车轴是经过特殊设计的,轴重极大,所以杜仲胶轮胎会磨损比较严重,特别是在转弯的时候。

  看到了实验结果,张正书还是决定,用高锰钢做马车轮子了。

  再勉励了一番这些工匠,还有修筑轨道的工人们,张正书就慢慢地回到了县衙内。

  这会快到秋收了,张正书得回去算算账,看看税收几何。

  在李县,刑事案件比较少,最难处理的是一些家庭纠纷,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张正书的方法大多也是劝和为主,威胁为辅。劝和很好理解,威胁是怎么个回事呢?原来,张正书要求,在李县的作坊也好,雇佣种地的也罢,要是有不孝、兄弟不睦的,都要劝退的。这么一来,也就极少家庭事务要处理了,因为不值当啊!平日里,张正书落得极为清闲。最多不过是处理一下商业纠纷罢了。

  商业纠纷的话,容易断案。张正书有超越千年的眼光,只消知晓原委,立马能断案,无人不服的。

  慢慢的,因为公平,来李县做买卖的人都多了。

  为此,张正书当机立断地在李县这又成立了银行分行,推出了兑票。什么是兑票呢?就是存款的凭证,还有专属的密码本。没办法啊,这年头没有网络,也没有机器可以验证的,只能从兑票上入手了。这也是张正书布局的一个重点所在——纸钞的使用。这不,兑票上有水印,有凹版印刷,有彩印,还有暗对的号。可以说,一张兑票上,防伪手段就多达五六种,这是谁都模仿不来的。最关键的,还是纸张上。因为用的是烧碱法弄出来的钞票纸,其他人都没这个技术,一摸就知道真假了。

  现如今,虽然只有汴梁城和李县有“建设银行”,但是这兑票却不出意外的流行起来了。

  不为啥,就因为它好用,不仅防伪手段多种多样,还只认票,和存款的人。

  为啥啊?

  因为这密码要对得上才行,这密码是本人的指纹,只有指纹比对正确了,才能取出钱来。不然的话,你有兑票都没用。

  张正书一开始也担心,这会阻碍了纸币前身的流通,但万没想到,这更受欢迎了。为啥?想想看,银行就是靠信用吃饭的,你帮他们保管钱财,你都这么尽心尽力了,谁不相信你啊?这不,其他跟风的银行也好,什么金融机构也罢,统统都竞争不过“建设银行”。

  张正书琢磨着,下一步是不是要推出纸币了。

  。

  大宋好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