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科幻小说 > 时空神玉 > 第370章 当面打脸
  林枫三人定睛一瞧,皆是忍不住乐了。

  好家伙,正是刚才那位嘴欠无比,被林火好一番收拾的青衣男子!

  那青衣男子此时躲在绿袍青年的身后,身体被两个杂役弟子搀扶着,满脸怨毒地望着林枫他们。

  林火当即就乐出声了,大笑着不屑骂道:“怎么,刚才小爷教你的那些东西,这么快就全抛诸脑后了?看来,你还想让小爷再给你松松筋骨啊!”

  那青衣男子听到林火的话,顿时又想起了刚才所遭受的痛苦,脸上本能地就流露出几分恐惧,但随即又瞬间转变为更深的怨毒,指着对方怒道:“现如今有我大师兄在此,你小子还想逞凶吗?赶紧老老实实将我储物袋还来,然后跪下磕头,还能饶你一条小命!”

  话虽如此,青衣男子话音一落,还是忍不住心中那份恐惧,往绿袍青年的身后缩了缩身子。

  “师弟放心,有师兄我在,必定让这小子付出百倍代价!”

  绿袍青年冷哼一声,一步迈上前来,周遭一些围观者见状,皆是退开数步,不想掺合到其中。

  “竟敢辱骂我丹霞派,简直罪该万死!念在今日道一圣子在前,我给你们一个机会,立即交出你们三人的储物袋,然后自废修为,跪地求饶!否则,定要你们饱经折磨而死!”

  林枫简直要无语了,这个丹霞派是怎么传承三千多的,怎么其中的弟子一个个如此无脑而且嚣张跋扈,实在令人感到费解!

  而正在他要发作之时,忽然之间那一直满脸淡然从容的道一圣子开口了:“霜儿。”

  道一圣子既没有看向那绿袍青年,也没有看向林枫他们,而是淡淡地说出了两个字。

  他话音方落,一名白衣侍女便是心领神会,向其恭敬抱拳之后,便走上前来,望着周遭众人,目光最终落在林枫三人身上,俏脸含煞,语气更是相当不善:“任何事情,待我家圣子解石之后再说!若再有狂徒敢在此喧哗,休怪我剑下无情!”

  言罢,这侍女右手猛然抽出腰间佩剑,一道白光闪过,凌厉的劲气轰然而出,猛然激射在广场地面之上!

  “砰!”

  顿时,经过特殊炼制,坚硬的广场地面顿时被轰出了一个深达尺许的坑洞。

  “不愧是一方圣地,随便出来一个人,都不是我们可以抗衡的!”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咱们还是退开一些,免得遭到牵连,哭都来不及……”

  周遭许多围观之人皆是猛然后撤数步,显然是被这一剑的威力吓了一跳。

  在场的围观之人,多是轮海、道宫之境,灵力只堪堪达到外放之境罢了,见到随便出来一个侍女,灵力居然都如此强悍,顿时皆是心生悚然。

  “道宫巅峰!”那绿袍青年看到侍女的出手,当即瞳孔就是一缩,连忙后退数步。

  他虽然终日听师门长老告诫,知道圣地的强大,但却未曾想过,其中哪怕一名侍女,居然都不弱他这个丹霞派大弟子多少!

  他自己的修为,也才不过才半步四极罢了!

  可想而知,那道一圣子的修为,又该如何之强。

  想到这里,他脸上对那位道一圣子的恭敬与畏惧,却是越加浓重了:“是在下鲁莽了,还望圣子恕罪。至于这几个人,在下稍后再教训他们!”

  言罢,他便是躬身一礼,赶紧退回到了他自己一方阵营中去。

  道一圣子见他识趣,便是微微一笑,冲他点了点头。这就又让许多人大拍马屁,赞他大人大量,为人低调和蔼。

  然而他的目光扫到林枫三人身上之时,却闪过一丝淡淡的不满,毕竟任谁在解石的时候,被人直言其中没有多少源,都会生出如此情绪。

  那侍女明显与自家主子心意相通,用充满警告意味的眼神盯住林枫三人片刻,方才收剑入鞘,回到道一圣子的身后。

  正当众人都以为,在经此一事之后,林枫他们必然不敢再继续乱来之际,忽然见到一个身影蓦然动了!

  众人只觉得一抹如火焰般赤红的色彩瞬间冲到那绿袍青年身前,后者就被人整个凌空提了起来。

  “像你这种别人一句话,就吓得跪舔的废物,居然还是丹霞派的大弟子?看来我骂你们狗屁不如,还真是没有骂错!”

  这人自然不会是别人,正是脾气火爆的林火,他一头赤色长发迎风飘扬,提起那绿袍青年就如同提起了一只小鸡。

  “还威胁我们立即自废修为,跪地求饶?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他狠狠地掐着绿袍青年的脖子,眼神中充斥着杀机与愤怒,但却并没有直接将其杀死。

  除了林枫与火眼老人,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没有人想到,这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少年,居然敢违背道一圣子的意思,而且如此肆无忌惮!

  绿袍青年也同样震惊了片刻,随即才回过神来,此刻他被掐住了脖子,面色被得一片通红。

  他一把被林火擒住,而且毫无还手之力,虽然心中十分惊惧,但却并没有服软,仍旧破口大骂道:“你这小子,竟然如此目中无人!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你怎敢对道一圣子如此不敬?”

  绿袍青年之所以没有直接屁滚尿流,就是想狐假虎威,借道一圣子的大势,来压迫林火。

  然而他却打错了如意算盘,以林火的火爆脾气,别说那所谓的道一圣子根本没有被他放在眼里,就算对方是天王老子,此刻被人如此威胁,他也绝不会善罢甘休!

  如果绿袍青年第一时间被吓得求饶服软,林火兴许揍他一顿出出气也就罢了,但是此刻对方竟仍如此叫嚣,他就更加怒火中烧了——

  “你以为什么狗屁倒灶的东西,都能震慑住小爷我吗?鼠目寸光的狗东西,简直是蠢的无可救药!”

  言罢,他便是猛然挥起另一只手,疯狂的左右开弓,如暴雨般抽打在了绿袍青年的脸上。

  “啪啪啪啪……”

  一时间,清脆的声响伴随着惨嚎,传遍了整座广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