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步步缠情:刑少宠妻成瘾 > 正文 第四七六节 校长有请

正文 第四七六节 校长有请

  陈颗颗被通知说要她去见会议室校长的时候,心里有些纳闷。隐约觉得有事,但是又不能不去,于是揣着疑惑,离开了教室,往会议室的方向走了去。就在快到会议室时,碰到了好久没见面的陈小卷。

  两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接着相视一笑。

  陈小卷扬唇一笑,拨了一下头发,先开口说:“颗颗,好久不见呐。”虽然她在这所学校,已经不止一次见过陈颗颗了,但是却一直没有正式打过招呼。

  陈颗颗内心有些意外,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上陈小卷,立马笑笑说:“卷卷姐,确实好久不见了呢!”

  “你来这里做什么?”陈小卷微笑询问。

  陈颗颗倒也没想隐瞒,指了指会议室的方向说:“校长召见。”

  陈小卷一愣,随即蹙眉说道:“我也是校长找来的。”

  陈颗颗本来就心存疑虑,此时一听陈小卷的话,内心更是疑云重重,“走吧,看看什么事。”

  就在两人打算往会议室的方向走时。突然一阵皮鞋声由远及近传来过来。

  陈颗颗和陈小卷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同时回头一看,只见一丰神俊朗,身材修长的男生,神情冷漠的冲着她们的走了过来。

  很快,那个男生就从她们的身边走了过去,整个过程就跟走廊里没有人一样。

  看着男生尚未走远的背影,陈颗颗和陈小卷对视了一眼,两人脑子里同是冒出一个词‘高冷。’

  陈颗颗好奇心起,“卷卷姐,谁啊,你认识吗?”

  陈小卷轻轻咳嗽了一声,一脸神秘的说道:“这s大,没有我不认识的帅哥,刚才过去的那个,我还真认识。他是法律系三年级的,叫贺灿,学霸一枚,听说现在就有很多人找他打官司呢。”

  “那么厉害?”陈颗颗有些小惊讶。

  陈小卷柳眉微扬,微微颔首说:“嗯,走了,他的目的地可能和我们一样的。”

  ……

  陈颗颗和陈小卷敲门进会议室的时候,被室内的一幕给震惊住了。

  李母坐在椅子上,脸上满是泪痕,双手轻轻的抚摸着骨灰盒。李父阴沉着脸,同样也坐在椅子上,怀里抱着李意浓的遗照。还有另外的四个中年人,也跟李父一样阴沉着脸。

  陈小卷见这阵势,愣了几秒后,内心很快有了猜测。

  可陈颗颗却依旧一脸懵,这一对因为是李意浓的父母无意,但是叫她过来干嘛,她跟李意浓又把熟悉。

  狄长峰见人到齐了,看了看李父和李母说:“孩子们都来了,你们想要知道什么,可以问了。”

  李母突然单手捂着嘴巴,痛苦的呜咽了起来。李父也跟着悲痛的落下了眼泪。

  见此一幕,狄长峰表情严肃的说道:“两位请节哀,你们要见的人,我也帮你们找来了,你们有什么想问,就赶紧问吧,孩子们还得去上课的。”

  李母抬手抹掉眼泪,叹出一口浊气,目光看向了,刚

  被找来的五个学生身上。一个个的都是俊男靓女,从穿着打扮上看,就知道这些学生的家里肯定是非富即贵。

  李母和李父交换了一下眼神,紧接着李母阴沉着脸询问道:“谁是古小月。”

  古小月没有想到自己是第一个被点名的,内心有些不爽,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不温不火的回答说:“我是。”

  李母立即质问道:“我女儿过世前,是不是跟你发生过不愉快。”

  古小月轻蔑的笑了笑说:“这位女士,你女儿谁,你又是什么身份,来质问我。”

  李母表情一僵,有些尴尬的说道:“我是李意浓的妈妈,我听人说,我女儿没过世之前,跟你有过争执。”

  古小月打量一下李母,很不屑的说道:“首先,我可以拒绝回答你的任何问题,因为这是我的自由。其次,你不是说是听人说的吗?那你应该把那个人找来这个跟我对峙,你说对不对呢?”

  李父恶狠狠的瞪了古小月一眼,“你那来这么多的废话,快点说,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一旁狄长峰看了李父一眼,不温不火的开口说道:“我让这些孩子过来,不是听你威胁的。而且古同学说的也没错,他有权利不回答。”

  李母一听狄长峰的话,立马就抱着骨灰盒嚎哭了起来。

  古小月蹙眉:“别嚎了,知道你死了女儿心里不痛快。我跟你女儿并没有起什么争执,我只不过是,拒绝了她的追求而已。”

  “你为什么要拒绝她。”李母有些怨毒的盯着古小月,他如果同意了,或许她的女儿就不会死。

  古小月觉得李母问的这个问题十分的可笑,“女士,你脑子没问题吧,我为什么拒绝她,当然是因为我看不上她咯。”

  “你。”李母气的不行,可又不能说对方错。

  古小月有些嫌弃的说道:“我怎么了,我看不上,还不允许我拒绝嚒?那你们也太可怕了。”

  “你如果不拒绝我女儿,或许我女儿就不会死。”李母愤怒的说道。

  古小月蹙眉,这特么什么逻辑,嗤笑一声说:“虽然你女儿向我表白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她是一双破鞋,而且还是身怀六甲的破鞋。但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就觉得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真的是非常的不要脸,她让我觉得很恶心。一个让我恶心的人,你觉得我会接受她吗?”

  李母颤抖着嘴唇,被怼的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李父也是被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上去撕烂古小月的嘴巴。

  狄长峰轻咳一声,开口说道:“古同学已经回答你们的问题了,你们还有别的要问的吗?”

  李母扫视了一下另外四个人说:“谁是陈小卷。”

  陈小卷撩了一下头发,百无聊赖的说道:“我是。”

  李母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听说,你打过我女儿。”

  陈小卷爱打人是全校都知道,所以听说陈小卷打人,大家并没有太震惊。

  而陈小卷本人,也毫不犹豫的点头承认说:“嗯,我确实打她了,至于原因嘛,很简单,她欠抽。”

  “你,我看你才是欠抽。”李父愤怒的站了起来,作势想要上前打人。

  保安们自然不会允许他乱来,立马挡在了李父面前。

  陈小卷并没有被李父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到,反而十分愤怒的盯着李父李母说道:“李意浓那个贱货,居然敢给我五哥下药,妄想做我陈氏的五少奶奶。要不是我那天有事找我五哥。我五哥就被那贱人给玷污了,抽她是轻的。”

  一听这话,陈颗颗倒是很是惊讶,如果没记错的话,陈昭辉好像从来都不喝外头的水,那李意浓能成功给陈昭辉下药,应该是进了陈家的门。她是怎么进去的呢?想到这里,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陈小卷,说不定是陈小卷自己引狼入室的。

  陈小卷感受到陈颗颗的意味深长的打量,心里一阵发虚,说来她五哥被李意浓算计,也是因为她把李意浓带回了家。而她把李意浓带回家,是因为李意浓爬了她未婚夫的床,她想教训李意浓,这才把她带回来家,结果出幺蛾子了,她五哥差点被玷污。

  陈颗颗看到陈小卷略带发虚的眼神,心中了然,果然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学姐,不小心惹的祸。

  李母听了陈小卷的话,脸皮不自然动了动,怒道:“片面之词,你少毁我女儿名声,既然我女儿做了那么恶劣的事情,为什么你们不报警。”

  陈小卷嗤笑一声说:“我们当然报警了,现在警察那边还有案底呢。不过呢,李意浓那个贱人,之前睡过一个大佬。然后那个大佬把她从警局捞了出来。而我五哥呢,觉得被那么下三滥的手段给算计,也挺丢脸的,所以也就没再追究。”

  李父怒道:“你们会那么好,我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五哥的。”

  陈小卷翻白眼,鄙夷的说道:“你想象力可真丰富。法医鉴定,你女儿有两个月的身孕。她给我五哥下药,但是被我阻止并未得手,而且下药时间是在四个月前事情,警察那边有案底,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翻一翻。这中间隔了两个月多,你女儿是怎么怀上我五哥的种的,空气传播吗?”

  众人一听这话,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你!”李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尴尬的不行。心里又气又恼,恨不得堵上所有人的耳朵和陈小卷的嘴巴。

  “我怎么了,你们的那个女儿啊!”说着,李意浓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李母手里的骨灰盒,嗤笑说:“你们的女儿啊,本事没有,最爱闹幺蛾子。”

  女儿已经死了,却还在这么被人鄙视,作为母亲,李母自然生气,她愤怒的盯着陈小卷说:“不许你侮辱我女儿。”

  陈小卷绷着脸,冷冷的看着李母说:“哼,或许连你抱着的骨灰盒里的那位,都不知道她的孩子是谁的。”

  “你!”李母气的差点吐血,“你真没教养,不知道什么是死者为大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