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魔尊 > 第1761章 谋划
  陈家众人之所以会对陆恒表现出之前那般鄙夷与不屑,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陆恒究竟有多么的强大,缺少足够的敬畏。可是在陈定国把事情挑明了之后,他们也就有了直观的感觉,原来陆恒的力量已经可以与原子弹相比了。

  当然了,原子弹是什么威力,在场众人谁不知道?可一想陆恒竟然相当与一枚人形自走核弹,陈家众人的面色也就不由自主地再次发生了变化。

  无论是陈诚,还是陈谈、陈诠这伙人,一个个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就像是儿时听到的那些神话故事一样,既感到惊奇,同时有感觉到难以置信。

  “你们这回明白了,为什么从打陆恒进入到陈家的那一刻,无论他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我都没有开口了吧?你们也要一样,千万不要去招惹到他,最好要和他保持住良好的关系,毕竟我们与他也是亲戚关系,理应相互帮扶。”

  陈定国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环顾了一圈后,沉声说道。

  陈家众人闻言,纷纷点了点头,开口应了下来。不过呢,他们只是表面上给老爷子做出一个态度而已,至于内心当中,显然是根本不认同陆恒的。

  虽然在老爷子的讲述当中,陆恒是一个堪比原子弹,能够逼得美利坚退让俯首的大人物,可他们陈家也不弱啊,堂堂的燕京顶级豪门世家,有必要去捧这么一个狂妄而又无礼的家伙吗?而且对方还招惹到了美利坚,鬼知道美利坚会在什么时候突然报复回来。

  正所谓“知子莫若父”,陈定国看见众人这副带有敷衍兴致的点头,顿时不悦地冷哼了一声,随后冷声道:“你们以为我愿意把他叫回来吗?要不是你们这些人太不争气,我也又何必舍下颜面呢?”

  “咱们陈家现在什么情况,想必你们或多或少也都知道了,本来陈家在燕京一众顶级世家大族当中,就位列末端。现在其他家族都在大步向前发展,而我们陈家却是在原地踏步,若是日后仍持续着这种原地踏步的状态,那我们陈家就会被其他家族甩在身后。”

  “更主要的是,现在我的身体每况愈下,无法再支持我像以前那样,继续维护住陈家。等到我一死之后,萧家、杨家等家族,会放过这个吞并陈家的机会吗?就靠你们这些不争气的败家子,还能撑得住吗?”

  “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我才会让刘清把刘雅母子带来燕京,就是想要以亲情来拴住陆恒,让他一直留在我们陈家,哪怕只是一个名头,也足以撑住陈家这个将倾的大厦。只要有他在,整个华夏人,就没有人敢侵犯我们陈家。”

  说完这些话后,陈定国幽幽地叹了口气,假如陈家后继有人的话,他又何必舍下颜面,去请一个不相干的人来呢?此时的陈家看起来繁荣昌盛,但实际上却是外强中干罢了,陈家第二代根本没有成器之人,而第三代虽然出了一个陈诚,可惜要等到陈诚真正地成长起来后,少说也要过个十几二十年的时间,现在的陈家根本等不了这么久。

  陈家众人听完这话后,一个个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不满之色,显然是对老爷子的看低很不爽。特别是陈世贤、陈世忠等人,更是目露不忿,认为老爷子实在是太过小瞧他们了。

  一旁的梁青玉自打陆恒出现后,被气得都要冒烟了,现在一听到陈定国说起陆恒的厉害,心中更是不忿,直接开口道:“老陈,你这话说的就有些过分了,我看世贤、世忠他们都很不错,工作能力也很强,在各大家族的二代当中,应该是位于前列的。而且你也别想得太多,你起码还得活个二三十年,根本就不用去搭理那个无礼的小子。若是让他天天在我面前晃悠,恐怕要不了多久,我就得死在你的前面了。”

  陈谈、陈诵等人一听这话,苦逼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喜色,纷纷点头附和道。虽然陈诚一直都没有开口,但他眼中却也出现了一抹傲然之色,显然是非常认同梁青玉的说法。

  “唉,罢了罢了,也许真是想得太多了,顾虑太多了……”

  瞧见众人均是这个反应,陈定国不禁摇了摇头,其实他也不太相信,当自己离世之后,陈家就会衰落没落。他之前所说的那些话,都只是处于对于未来的一种担忧罢了,像他这般精于算计的人,怎么可能不做两手准备呢?

  陈家若是在他死后,还能够维持住现在的地位,那有没有陆恒,实际上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是万一陈家出了什么变化,只要陆恒顶着陈家人的名头,那么陈家就绝对可以化险为夷。

  而且,假如陆恒在现在这个阶段,能够加入到陈家,那么陈家就可以在瞬间,超越萧家、童家等等,一跃成为华夏的第一世家。

  “对了小诚,我想问问你,关于杨家那一边的情况,你联系得怎么样了?”

  在陈家众人讨论了一会儿后,陈定国轻轻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暂时先安静一下,随后他目光转到了陈诚的身上,出声询问道。

  “杨家老爷子对我们家的提议,非常赞同,已经决定答应下来了,不过杨家内部似乎还存在着反对的声音,特别是杨欣茹本人,更是十分抵触。”

  陈诚闻言,在斟酌了一下后,轻声回道。

  “既然老杨同意,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杨家内部再有反对,也无济于事。至于杨欣茹那个小丫头,两大家族之间的联姻,哪里有她同不同意的地方?”

  陈定国满意地点了点头,在提及到“杨欣茹”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抹不屑之色。在他们这样的老家主眼中,诸如陈家和杨家这等顶级世家大族的联姻问题中,根本就没有小辈们说话的份儿。

  特别是像杨欣茹这种,难得一见,才貌双全,又受到燕京城内无数公子哥们追捧的大美女,堪称是世家大族中优质资源,绝对是杨家手中最有份量的联姻筹码,所以无论如何,杨家在她的婚姻一事上,都绝对不会让她去自行选择的。而倘若杨欣茹执意不同意的话,那么杨家肯定会毫不留情地将她毁掉,给其他杨家小辈们树立一个前车之鉴。

  “可是爷爷,我从别人那里打听到了,杨家前段时间已经开始准备与萧家进行联姻了,据说都要算日子订婚了。可是咱们现在突然插进去一脚,想要从萧家那里抢人,萧家怎么可能忍得了?萧翎又怎么可能忍得了呢?”

  陈诚稍微迟疑了一下后,面带疑惑地看向了老爷子。

  “呵呵,忍不忍得了,又能如何呢?面对陆恒,他萧家能忍也得忍,不能忍还是要忍,而且最后就算是真的忍不了了,那么出去扛雷的人,又不是我们陈家,而是陆恒他自己罢了。”

  说到这里,陈定国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抹自信之色。

  像他这样精于算计的智者,在下棋的时候,从来都是走一步算三步,自打准备把陆恒叫来燕京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在棋盘上布好了局。

  假如陆恒同意与陈家合二为一,陈定国自然是乐见于此,绝对不会介意让他去当陈家的家主。而倘若陆恒对陈家表现出了不满,不愿意合作,那么陈定国就可以顺水推舟,将他推出去,当作一柄锋利的匕首,去帮助陈家削弱萧家,甚至是杨家。

  以陆恒能够逼得美利坚退让和俯首的能力来看,萧家、杨家再强,也得惨遭削弱,而到了那个时候,隔岸观火的陈家,自然是笑到最后的胜利者了。

  虽然陈定国这番话没有说得太透,但陈诚等人好歹也是聪明人,所以立刻也就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

  “当然了,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同时进行,双管齐下。或许陆恒刚才的表现,只不过是一时激愤而已,我们最后还是要以感情为主,来拉拢住他,让他为我们陈家所用。”

  说到最后,陈定国还是定下了以拉拢为本的基调,郑重地交代了下去。

  让陆恒加入到陈家,才会让陈家的利益最大化,毕竟把陆恒当作匕首,只能够使用一次,等到他伤完人后,也就再也无法启用了。可是若让陆恒归属进了陈家,那么则是可以用一辈子,而且还是让陆恒心甘情愿的。

  “我们明白,爷爷。”

  陈诚等人相互间对视了一眼后,齐齐默契地点头应了下来。不过就在交流眼神的那一刻,他们已经有了默契,心中打定主意,要将陆恒推出去,去硬扛萧家、杨家等家族,等到双方两败俱伤后,他们就可以左手渔翁之利了。

  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来,论起气量来,他们这群三代子弟差得陈定国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哼!你在狂又如何呢?还不是莽夫一个?等你抢了萧家的媳妇,特别是萧翎的女人,我看萧家怎么可能忍得了!要知道萧家的底蕴,可是燕京城内之最,而且更重要的是,萧家的背后,可是那个恐怖的童家!”

  想到这里,陈诚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冷笑,非常期待日后这场即将上演的好戏。

  陈家众人的算盘,打得不可谓不响亮,几乎都把方方面面考虑到了。至于陆恒会不会同意娶杨欣茹呢?陈家众人却是根本没有考虑过。

  男人嘛,谁不喜欢美女啊?

  杨欣茹可是燕京公子哥圈内,最富盛名的完美女神,妥妥的燕京第一美女,足以称得上是红颜祸水、倾国倾城了。几乎没有男人能够拒绝得了她的诱惑,即便是陈诚,也不得不承认在见到杨欣茹的时候,心脏忍不住加速跳动了几下,有一种想要将对方纳入怀中的冲动。

  而陆恒只要没有彻底修成仙佛,断了六根,那么他终究还是会动凡心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此之前,陈家已经调查到了不少关于陆恒的情况,知道在他身边,可是有着不少漂亮的女徒弟、侍女什么的,这样的一个人,若是不好色,谁能相信呢?

  ……

  在禾山半山腰别墅休息了一个晚上后,第二天一早,陆恒便带着母亲刘雅等人,去了长城、故宫等地方,将燕京城内有名的景点简单地转悠了一圈。

  等到下午他们回来的时候,陈诚早就已经在别墅内恭候多时了。此时陆恒眼前的这位陈家大少爷,脸上一直挂着和煦的笑容,风度翩翩,俨然已经没有他印象中,那副倨傲冷淡的模样。

  在看见陆恒等人进门后,陈诚立刻用着温和的语气道:“表姑,今天晚上会有一个燕京各大家族小辈们的聚会,能够参加的,大都是燕京这一代比较出色的年轻人,咱们陈家有几个也会跟我一起过去。我看表弟第一次来到燕京,认识的人不多,所想带着他去认识几个朋友,不知道您是否同意呢?”

  看着面前非常礼貌的陈诚,刘雅心中不禁好感大增,连连点头同意了下来。在她看来,陈家可是燕京城内的顶级家族,拥有着庞大的力量,陆恒与之交好,只会有好处,不会有什么坏处,如今陈家已经主动释放出了善意,她又怎么可能不同意呢?

  陆恒见她老妈已经替他答应了下来,也就不好再拒绝了,于是便勉强答应了下来。其实他也想看看,陈诚这个家伙的葫芦里面,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既然您和表弟都同意了,那我就离开了,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再过来接表弟去。”

  陈诚谦和地笑了笑,与刘雅等人挥手告别,而当他走出四号别墅后,就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是子豪吗?我是你陈诚大哥,你现在去告诉你姐姐吧,今晚的那场聚会,她的未婚夫会跟着我一起来,让她过来见一见……嗯嗯嗯,就说是你们杨家和我们陈家长辈们的意思……”

  放下电话后,陈诚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四号别墅,嘴角上多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