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良夫晚成 > 正文 第688章:生气的高瑾

正文 第688章:生气的高瑾

  在海岸线上某棵椰子树的背后,高瑾握着手机,目光紧紧盯着海滩上的杜泽明和林清柔两人,那一只没有拿着东西的手渐渐握成拳头。

  “喂?喂……你还在听吗?”电话那头传来夏令的声音,他也是见高瑾实在是太久没有回话了,所以才带着些着急的语气问,担心是出了什么问题。

  此时的高瑾,正看着海边那两道交织在一起的身影,其紧紧皱着眉头,她的视力很好,所站立的位置离林清柔和杜泽明也不是很远,所以她除了那两人说话的声音没有听到之外,其他的什么都看清楚了,简直就跟身临其境一样的清楚。

  “高瑾?你还在吗?”夏令见高瑾没有回答他,随即又问了一遍,这才将高瑾从出神之中拉了回来,她将视线往旁边偏了一点,不再直视着那个让她觉得刺眼的一幕,回话道:“在呢,我看到了。”

  “看到什么?”夏令脑子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下意识问了出来,毕竟高瑾这话题转变得也是有点快了,刚才还在跟他抱怨着他提供的情报不准确呢,之后就直接愣住了,然后就没有再说话,一开始说话就说了这么一句没有由来的话。

  “看到他们了。”高瑾此时还是有些失神,视线还是忍不住放到远处那两人身上,其实她一开始就该知道他们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心里想过和真正见过之后的心境还是不一样的,就连高瑾这样一个善于控制自己情绪的人也都已经有些无力于情绪的管理了。

  夏令在电话那头也是顿住了,听到高瑾这么一说之后,他就已经大概能够猜到高瑾看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了,“那你……”

  “嘟嘟嘟……”夏令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高瑾就直接挂断了电话。这让夏令有些着急,在他的印象里,高瑾一直都是一个很会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即使是在他面前,也很少会有情绪失控的时候。

  作为高瑾这些年来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夏令知道高瑾已经开始有些不对劲了,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夏令连忙拿起外套就除了门,走的有些着急,就连电视都还没有来得及关掉去上面上演着的是一部叫做《叫我如何做你朋友》的电视剧。

  夏令到达威尼斯海滩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拿着手机,又拨了好几次高瑾的电话,可是高瑾的手机已经关机了,听着手机里那道机械女性的声音,夏令没有那一瞬间是觉得自己这样的无力的。

  夏令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找到那些别人找不到的人,这也是夏令最能拿得出手的本领,但是现在,他不过只是想要找一个高瑾而已,怎么就这么找不到了呢?许是因为以前他要找的那些人都是跟他没有什么关系的吧。

  所谓关心则乱,神也逃不过的诅咒,高瑾对于夏令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他这人生那

  平也没有什么朋友,高瑾算是他这些年唯一愿意真心对待认真相处的人了。

  夏令看着手机里面和高瑾的通话记录,他已经打了四十七个电话给高瑾了,可是都没有一个是被高瑾接了的,他不知道她到底去哪里了,也没有一点头绪,只能在海边漫无目的地走着,就好像这样就能找到高瑾了一样。

  还别说,这两人冥冥之中还真的还算有点缘分,夏令最后就是在海边找到的高瑾,刚才那一瞬间他差点就要转身离开了,还好眼尖看到了正坐在沙滩上的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夏令朝着高瑾走了过去,刚才在找高瑾的过程中,他想了好多见到高瑾之后用来安慰她的话,可是那些想法都在见到高瑾的这一瞬间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此刻的夏令就只会说一句:“你还好吗?”

  高瑾闻言回过头来,海边光线不是很足,夏令其实并不能将高瑾的表情看清楚,但是他能够听得出来,高瑾的声音比起平时的要沙哑了几分,“好得很。”

  “好歹也认识你这么多年了,在我这里还要伪装啊?你要是想发泄的话就发泄出来吧,不用压抑着自己,我又不会笑话你。”夏令的语气虽说还是平时那般的带着轻松的调侃意味,但是夏令的眼神还是很认真的,只是高瑾没有看见,他自己似乎也没有意识到。

  高瑾已经端着自己的姿态端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她现在的确是很不好受的,但是主观上她还是不想在世人面前流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即使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她还是想着要端住自己,“谁让你笑话我,还真不好意思,你今天这笑话是看不成了。”

  “那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大晚上的,什么都看不见,干嘛坐在海边?”夏令说着坐在她旁边,眉眼间还是带着点对高瑾的担心,虽然高瑾说了两遍自己没事,但是夏令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高瑾这其实都是故作的坚强。

  两人究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高瑾是什么样的夏令还能不知道吗?他也不直接戳穿她的掩饰,也知道此时陪在高瑾身边的重要性。

  高瑾侧身看了一眼夏令,“吹海风,不行吗?”

  “行啊,怎么不行呢?”夏令深吸一口气,“这边晚上还是挺舒服的,就是冷了一点。”随即他将带来的外套扔给高瑾,动作虽说有些粗鲁随意,但是这其间包含着的关心还是很足的。

  高瑾也是丝毫不扭捏,拿起外套就自己穿了起来,男士外套中带着夏令独有的味道,还挺好闻,宽松的男士外套穿在高瑾身上,和她这任谁看了都觉得惊艳的长相交互在一起,更是给她增添了阵阵风情。

  她在这里坐着是有点冷,刚才夏令不说她还没有发现,现在这事儿被这一提起,高瑾还真的觉得有点冷了,夏令这外套来的及时,就像他的

  人一样,都是高瑾此时需要的,只不过高瑾还是嘴硬,即使心里被温暖了一下嘴上还是不饶人,“算你还有点用。”

  “所以你这是在这里坐了多久了?”从刚才夏令挂了电话到现在,其实已经过去好久了,那个时候应该只是下午一点的时候,现在这天都黑了,他不敢想象这段时间里高瑾都在做些什么。

  高瑾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呼出来,将手放在身后,仰着身子看着天上的星星,她没有直接回答夏令的话,“今天的星星真多,以前在国内的时候都没有过这样的时间精力去看什么星星,今晚这么一看倒是挺好看的。”

  “你这别扯开话题,现在这是在说……”

  “你说我们平常忽略的东西是不是太多了?”高瑾直接将夏令的言语打断,又一次开始自顾自地说话了。她已经在这沙滩坐了很久了,从林清柔和杜泽明离开到现在,她都一直在这里坐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但是就是想要坐在这里,哪里也不想去。

  夏令知道现在的高瑾肯定是不好受的,所以也没有过多去介意高瑾的说话方式,刚才那个没有被高瑾回答的问题他也是直接就不去追问了,这要是放在平时夏令可不会这样,只不过今天他也知道自己应该多迁就一点高瑾罢了。

  “这星星每天晚上都是这样的,只是你看不看它罢了,它可是一直都在的。”夏令说着也跟着高瑾一起抬头望着天空,“你就该多像今天一样多看看其他的东西,别一天到晚的只知道工作,别一天到晚的为了某些东西为忙活。”

  夏令其实一直都很想要劝一下高瑾,让她不要再去执着于那一份并不属于她的感情了,只是高瑾实在是太过于执拗,一直坚信着自己能够插入到林清柔和杜泽明之间去,一直坚信感情这种东西也一样是努力了就能赢来的。

  过了良久之后,高瑾这才开口:“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觉得我现在做的这些都是无用功吗?是啊,我明明都已经为了让他们分开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了,为什么今天还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他们的感情就好像丝毫都没有受到我的干扰一样。”

  虽说高瑾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是夏令终究是陪着她这么多年了,有些外人听不出来的微妙变化和细小情绪,夏令还是有能力听出来的,她知道高瑾现在平静的表象之下到底都隐藏着一颗怎么样脆弱的心,也知道高瑾现在真的很不好受。

  高瑾努力了这么多年,骄傲了这么多年,她一直以来就没有过自己办不成的事情,也不允许自己有办不成的事情。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第一次遇见了一个自己搞不定的人了呢,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高瑾才会这么不择手段地想要得到杜泽明,甚至已经将这个定成了一个目标,自己必须达成的目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