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 第四百三十八章 不说话,抱着就好

第四百三十八章 不说话,抱着就好

  芩谷心中也非常的激动,高兴。

  不过激动归激动,为了稳妥起见,她还是按捺住心中的兴奋,在暗中观察了一天才现身。

  曾玉玲看到芩谷显得非常意外,“姐姐?”

  眼中惊喜难以言喻,不过转瞬便是怨恨。

  “你现在还会来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把我们所有人都害死了你不是已经,已经死了吗?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呜呜”

  一边哭叫着,语无伦次地数落着,一边拿着手中的一把小铁锹朝芩谷打来。

  芩谷已经在暗中观察她一天了,对方并没有什么武功,只是感觉到她的体质有些奇怪。

  所以对方这样打发芩谷一点也不担心,她装作很茫然的样子伸手去抵挡,让铁球正好落在自己的手上留下一条不深不浅的伤口,顿时鲜血冒了出来。

  曾玉玲看到自己真的把姐姐弄伤了,顿时又紧张害怕地丢掉铁锹,一把抓着芩谷的手,无比心疼地带着哭腔地埋怨道:“你是不是傻啊,你就不知道让开一点吗?为什么要用手去挡?你就是个笨蛋,以前那么笨现在还是”

  芩谷见对方情绪难以自已,想着曾家惨遭灭门,想来其中经过必定非常惨烈,她是唯一亲历还生还的人,这份悲痛一直压抑在心里,此时看到了亲人,情绪终于有了宣泄口

  芩谷眼眶有些湿润,鼻子发酸,右手将对方一把揽进自己的怀里。

  不说话,抱着就好。

  曾玉玲哭得更大声了,用手捶打着芩谷的身体,然后渐渐地,也紧紧抱着芩谷。

  从嚎啕大哭变成了呜咽声,然后终于平息下来了。

  不知何时,山洞口一个巨大的蛇头静静地耷拉在一块石头上,眼睛看着两人的方向。

  两姐妹终于静了下来,坐在山洞中的石凳子上。

  曾玉玲默默掉着眼泪帮芩谷的手包扎好,心里充满了自责。

  看姐姐的样子,穿着粗布衣裳,头发糟乱,身上一样首饰都没有。刚才她包扎的时候才发现还有一些伤痕

  这哪里是一个真正皇贵妃的样子啊?外面都说皇贵妃是难产而死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现在出现在这里,这途中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的罪。

  可是自己呢,明明看到姐姐是那么的兴奋那么的激动,竟然还把姐姐伤到了

  芩谷见妹妹的样子,心中也有些感慨。

  在委托者的记忆中,这个妹妹和委托者柔柔的性子正好相反,属于什么都敢去尝试一下的泼辣性子,就是胆子很大。从小到大去海里玩水,上树掏鸟窝,就没有她不敢的,有时候摔的鼻青脸肿吭都不吭一声。

  没想到经历过这次家族巨变之后,变得如此“脆弱”了。因为已经失去了太多,所以现在生怕再失去。

  芩谷刚才故意用手挡的时候,其实是有意要使一点苦肉计现在看着玉玲的样子,突然间心底柔软起来,很是不忍。

  抬手用指腹轻轻帮对方擦掉眼泪,柔声安慰道:“傻丫头,这么点小伤算什么,你姐姐我现在强大着呢”

  她这一说,玉玲眼泪掉的更欢了。

  别人伤害的她以后肯定要一一偿还,为姐姐报仇。可是这是自己伤害的姐姐啊,难道把自己手剁了?

  终于让玉玲把伤口包扎好了,芩谷环顾了一圈,山洞虽然简陋,但是里面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床等等一应俱全。

  在靠洞口的地方还有一个火坑,就是一个凹坑里面堆着火堆烧火,用石头围了一圈,三根木头撑了一个支架,上面挂着一口锅。

  此时锅里冒出汩汩气泡,曾玉玲先是从自己刚采的新鲜草药上摘了几片叶子放到锅里,然后用布巾抱着上面的把手取下锅,分别为芩谷和自己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清冽的茶香四溢,让人为之变得清爽起来。

  曾玉玲开始讲诉起来:

  自从曾佳柔嫁入平义王府后,曾家便想着转型。

  可是这个提议在家族内部引起了极大纷争,毕竟他们一开始就是靠着大海起家的,就算是傍上王府,但是也不能忘了自己的根本啊。

  现在形势艰难,但是这里也是自己的根,绝不能放弃!

  而后曾玉秀自从去过一次平义王府回来后,王府便派人前来说媒,说要迎娶她为平妻。虽然这实际上就是要跟自己的姐姐抢男人的意思,但是如果能够为家族争取利益的话,大家还是很支持的。而且是平妻,并不会亏待。

  曾玉玲说到这里的时候,芩谷眉心微蹙,突然问道:“刚才你说曾玉秀没有任何抗拒就就答应嫁进王府了?”

  委托者有过一段曾玉秀初次到平义王府看望她的记忆,除了第一次在委托者的院中,然后正好碰到慕重。

  而后曾玉秀就很少到委托者的院中从下人回报,曾玉秀那段时间几乎都跟慕重在一起。

  曾玉玲点点头,正要继续刚才的讲诉,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哦了一声:“对了我想起来了,大概你自己忘了,就在我们都给你准备婚礼的时候,玉秀掉进过水里,没过两天就好了,所以并没有告诉你。其实那次听说你怀了身孕,本来应该是我来看你的,可是我那次因为误食了一种野果,身子一直都不怎么舒服,她便主动请求过去陪你”

  芩谷应了一声“原来是这样的啊。”

  失足落水后就性情大变,只与姐夫第一次见面便让对方爱上她而无法自拔,进入王府与嫡长姐抢男人,然后是害死长姐和自己的家人?

  难道说

  不怪芩谷会想到这些,而是之前有几次委托任务都因为其中出现了变数,才导致最后事情朝不可控方向发展。

  也就是说,这个曾玉秀恐怕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曾玉秀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芩谷下一步恐怕就是直接将这个“变数”干掉了。

  不仅是出于为委托者报仇为整个曾家以及潞州被杀死的那些渔民报仇,更是为了遏止更糟糕的事情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