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神武帝尊 > 第283章二长老亲传弟子江尚

第283章二长老亲传弟子江尚

  贺兰氏部落驻扎地。

  炼神域众弟子驻扎处。

  路星辰带着瑶池仙子等人飞了回来。

  在他的身后,一干外门弟子一个个看着路星辰的目光发亮。

  莉莉和顾伯洪也松了一口气。

  毕竟是神人境的老妖怪了,一切行动果然不同寻常。

  先前还担心他会做逃兵,却没想到,人家的目的根本不是阻挡那些来袭的虾兵蟹将,而是保护公主。

  刚才自己这批人离开的时候,公主那感激的神情,顾伯洪有些忍不住朝路星辰竖个大拇指。

  如果这次像其他弟子一样反击敌人,那他们和其他炼神域弟子完全一样,根本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是,同样是反击,现在他们保护了公主,虽然他们没留下姓名,但是路星辰那两个拳头,已经显示了身份。

  接下来,要等的,只有贺兰氏的褒奖了。

  顾伯洪心里隐隐有了决断。

  路星辰知道自己父女的秘密,又修为如此高深,还有着如此筹划。

  跟着他,的确更加放心一些。

  只是,下一刻,顾伯洪等人都笑不出来了。

  他们的木房子已经被夷为平地。

  甚至,他们也被众炼神域弟子包围了。

  路星辰脸上依旧没什么变化,淡淡对扫视着众人道:“你们要做什么?”

  “我们要做什么?你说我们要做什么?”

  “你可是三长老的挂名弟子,今天在面对敌袭的时候,竟然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你在给我们炼神域丢脸!”

  “也是给三长老丢脸!”

  “你修为低不假,但是不能做怂蛋!”

  “还不束手就擒!”

  纳兰明慧等人将路星辰围在中间,防御着四周怒目而视的炼神域弟子。

  路星辰将纳兰明慧拉到一边,走了出去道:“我不是很明白,我怎么就怂蛋了?我也是做了事的好吧?而且,我做的事情比你们更重要。”

  四周响起了一片刺耳的嘲讽笑声。

  “当逃兵不是怂蛋?”

  “笑死人了,当逃兵竟然还说得振振有词!”

  “这种人肯定就是迷惑了三长老,才让他当挂名弟子的!”

  “竟然敢把当逃兵说成更重要的事情,简直岂有此理!”

  “抓了他,向三长老禀明!这种人就要处以极刑!”

  “他不配做我炼神域弟子!”

  “谁敢!”路星辰阴沉着脸道。

  “我敢!”

  一个穿着蓝色战甲的青年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众弟子见状,纷纷行礼。

  “是江尚师兄!”

  “他以前可是首席大弟子的外门弟子!”

  “江尚师兄出面,绝对没问题!”

  “江尚师兄,不能放过这种人!”

  江尚来到路星辰身前,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

  路星辰心里暗暗有些羡慕。

  听这些炼神域弟子的话,这个江尚以前只是首席大弟子的外门弟子。

  然而,这个外门弟子,如今却有着比自己还高的修为!

  没错,这个江尚,修为超过了神人境一重,路星辰已经感应不到他的修为了,只能感受到淡淡的威压。

  “你错了没有?”江尚问道。

  路星辰直视着对方的眼睛,摇了摇头道:“没错。我的确是往中心走了,但是却不是逃跑。”

  江尚眸子里毫不掩饰地厌恶之色道:“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错了没有?”

  路星辰依然摇头。

  江尚冷笑了一声道:“你是不是自以为是三长老挂名弟子,就了不起了?”

  “区区挂名弟子而已,真把自己当成天了?”

  “挂名弟子,并不是弟子。”

  “这其中的差别,你可能不知道吧?”

  “我从进入宗门之后的第三年,就已经是二长老的挂名弟子了,可我依旧是首席大弟子的外门弟子。”

  “我努力了二十年,立功无数,才有了今天的地位,成为了二长老的亲传弟子。”

  “你区区一个神府境一重的废物,你觉得你要成为三长老的亲传弟子,得多少年?”

  “两百年?还是一辈子?”

  “现在就如此嚣张不可一世,而且拒不认错,将来还了得?”

  路星辰道:“我并没有嚣张不可一世,也不是拒不认错。实在是我根本过错!你若不信,可以去贺兰氏族人那里问问,我——”

  “住口!”江尚见路星辰到现在还是这个样子,顿时勃然大怒,朝着路星辰一掌拍了过去,道,“你这种冥顽不灵之徒,三长老定是瞎了眼,才会被你蒙蔽!今天,我就代三长老清除孽障——”

  江尚的手就要拍到路星辰的脑袋上,下一刻,路星辰的身旁,一只手从虚空伸出,一把抓住江尚的手掌。

  江尚脸色骤变。

  虚空裂隙快速扩大,只见漆黑的虚空深处,三长老阴沉着脸走了出来。

  抓住江尚的手,正是他的!

  在他的身后,一只冰晶大鸟涌了出来,消失不见。

  一个穿着紫色长裙的女子落在了路星辰的边上。

  赫然是贺兰氏的公主。

  众炼神域弟子齐齐跪了下去道:“公主!三长老!”

  江尚想要跪下去,却被三长老抓着手腕,动弹不得。

  公主俏脸生寒,没有让炼神域众弟子起来,而是看向路星辰,一脸担忧道:“你没事吧?”

  路星辰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公主和师傅来得很是及时,我没有受到一点伤害。而且,大家也是因为情有可原,并没有关系。”

  江尚听路星辰这么一说,急道:“三长老、公主,你们可别被他骗了!昨晚夜袭,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当了逃兵——”

  “住口!”

  一声怒吼,三长老用力甩了下江尚。

  江尚顿时趔趄着一屁股坐在地上。

  三长老怒目圆睁道:“江尚,是你刚才说,本神瞎了眼?”

  江尚脸色瞬间惨白,匍匐在地道:“三长老,此处有误会。刚才,我也是愤怒之下,口不择言。还请三长老看在我师傅的份上,饶恕我的罪过。”

  三长老冷笑连连道:“若非看在二长老的份上,你刚才出手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三长老指着路星辰道:“本神重新补充一遍,路星辰是本神的亲传弟子!谁要是再敢瞧他修为暂时落后就欺负他,本神绝度不轻饶!还有,今次——”

  三长老笑看着路星辰道:“徒弟,你今次做得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