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权少,一吻成瘾 > 第二百五十章:担忧,心急如焚

第二百五十章:担忧,心急如焚

  凌晨。

  湛胤钒坐在车里,神色清冷肃穆。

  他这一坐,坐了两小时。

  明叔看卫星定位才知道湛胤钒人在哪,上午的会议是临时取消的,公司里谁也不知道湛胤钒人在哪里。

  “大少爷。”

  明叔轻轻敲了下车窗,“大少爷?”

  湛胤钒思绪被打乱,打开车窗,目光冰冷的看向外面。

  明叔自己上车,带上车门低声道:“大少爷,去机场吗?”

  因为知道今天安以夏母子回F国,所以昨夜一直默默跟着安家人。大底知道这次分开后,再见的机会渺茫。

  湛胤钒没有任何反应,明叔再道:“大少爷,我们是准备去机场吗?”

  “不去。”湛胤钒声音冰冷,阖目将自己封锁在一个人的世界。

  明叔低声道:“大少爷,这次让安小姐把小少爷带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们,真不去吗?”

  湛胤钒没给话,明叔当然能猜到湛胤钒内心的想法。不想去,又为何一个人在车上坐了两小时?

  “大少爷,去送送他们母子吧,您和小少爷关系挺好,小少爷对你也是喜欢的。走的时候小少爷能见到你,想必是开心的。”明叔低声道。

  湛胤钒微微睁开眼,儿子的脸出现在眼前,那么生动鲜明。那是他的儿子,他当然能感觉到儿子对他的感觉,不坏,甚至还能说挺好。

  “去吧,去看看。”湛胤钒淡淡出声。

  明叔立马应声,直接下车瞬间消失。

  湛胤钒微微拧眉,明叔再出现时,阿风也到了,两人提着不少东西。

  “这些是玩具,考虑到小少爷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他不喜欢那些幼稚的东西,这些的玩具他应该挺喜欢。这些是适合孩子吃的零食,杰克斯亲自为小少爷定制的安全零食,给小少爷在飞机上吃,健康的。”

  明叔满脸笑意,乐呵呵的把东西放在后座。

  湛胤钒回头看向阿风,“你也去?”

  阿风愣了下,不言。

  明叔立马解释,“大少爷,如果你不愿意露面,阿风可以带你出面。小少爷最愿意接触的,就是阿风了,看到阿风去送他,他一定很开心。”

  湛胤钒微微点头,不再说话。

  三人往机场去,明叔看了眼时间,倒是挺早,应该能在安以夏母子到达之前到,希望安以夏能给他们一点说话的时间。

  然而车开在路上时,就接到七僧电话,说安以夏已经取消了航班,小孩子好像生病,人此刻还在儿童医院救治。

  这通电话像颗一样将车里三人都炸蒙了。

  明叔反应过来,看向湛胤钒,“大少爷,小少爷怎么会忽然进了医院?”

  “去医院。”湛胤钒握紧拳头,黑着脸道。

  阿风点头,“等下一个路口就下高速。”

  他们刚上高速,就为了能早一点到机场,所以走的是机场高速。然而这刚上高速,竟然接到这样的电话。

  湛胤钒等人在一小时后到达儿童医院,在他们过来之前,白玄弋就已经把孩子从急诊室转去了VIP病房。

  在走廊碰到了白玄弋,湛胤钒立马揪住白玄弋的衣服。

  “孩子怎么样了?什么病?”

  昨晚上还好好的,为什么忽然间进了医院,到底是什么疾病来得这么凶猛。

  白玄弋忙解释:“我已经问过小少爷的医生,确定是食物中毒,昨晚小少爷上吐下泻,情况很危急。好在及时送来医院,情况已经稳定了。好好休养会康复的。”

  湛胤钒吐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然而,食物中毒?!

  昨晚看见安家女人们给他儿子乱塞一通时,他就暗暗捏了把汗,果然,真出事了。

  湛胤钒又开始后悔,不能把儿子留在孩子妈妈身边,孩子妈是什么新哥哥,他太了解,就是个感性的人,做事凭心情。

  湛胤钒一行人站在病房门口,旁边病房的家属都跑来看,感觉这家人挺摆谱。

  高月容见着来的人,忙走出来打招呼。

  “湛总,您过来了啊,孩子没事了。”

  湛胤钒径直进了病房,安以夏回去给孩子拿奶粉去了,只有高月容在病房。

  明叔和阿风快速围上去,湛胤钒坐在病床旁,眼里心里都在痛。

  孩子脸色现在依然还很苍白,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眼底一大片黑影凸显,折腾一整个晚上的结果,憔悴的样子令人心疼。

  湛胤钒看着儿子,心里难受。

  高月容轻手轻脚的上前,推了椅子给湛胤钒,放在他身后。

  “湛总您请坐。”

  湛胤钒坐下,眼神一直盯着儿子。

  “湛总,小少爷是食物中毒,应该是昨晚吃太多路边摊造成的。”阿风看着这么小的孩子,毫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心里难受。

  Eric脸色呈暗灰色,眼睑下方沉更深的暗灰色,那就不是正常人会有的颜色。

  昨晚看还是活蹦乱跳的,这才几个小时过去,孩子就成这样了,谁看了不心疼?

  明叔绷着一颗心,为小少爷狠捏一把汗。

  高月容在身后小声的说:“医生已经来过来了,早上查房的时候,说没什么事,好好修养几天,人就会恢复过来。”

  “一个孩子,你们是怎么在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也给他吃,他才五岁!”明叔压低声音,咬着话语气里全都是愤怒。

  高月容脸上有点难看,怎么都笑不出来。

  “那那孩子不也是”

  就因为孩子自己闹着去美食街,他们能有什么办法?还能拖着孩子回家或者说不让孩子出门吗?那哪里能行?

  但他们确实也看护不力,大人都只一味想着让孩子多吃点,让孩子能高兴一点,没想到这孩子肠胃这么娇气,竟然这么脆弱,还食物中毒了。这对于那些美食城的小摊主来说,不是啪啪打脸吗?

  高月容轻声叹气,无法解释。

  Eric缓缓睁开眼,长睫毛颤巍巍的抖了抖,虚合着目光看围在床边的人。

  那张冷峻的银色面具实在太醒目,虚合着眼睛看到银色的光芒的刺眼。

  Eric轻轻抬起手,指着湛胤钒。

  “面具叔叔。”Eric轻声喊。

  Eric一出声,病房里的人都围拢了过去,围在病床边看。

  “小少爷,你醒了啊。”

  Eric努力睁开眼,但眼皮子很重。

  他平时是个妈妈让他早点睡,多睡一会儿都不愿意的人,可这一刻,却眼皮重得睁不开。

  “我太累了,有点想闭上眼睛。”Eric小小声说。

  孩子小,闹了一晚上肚子早就拉空了,吊水续命,身上力气都耗干净了。所以,此刻看在湛胤钒等人眼里,孩子用“气若游丝”来形容不为过。

  湛胤钒提着气,绷着一张脸,心脏却堵得难受。

  “想闭上眼睛就闭上休息,小小年纪,还逞什么能?”湛胤钒压低声音道。

  明叔忙看向湛胤钒,“大少爷,对孩子是不能这么说话的,小少爷这会儿还病着呢,您得轻松一点。”

  湛胤钒沉着脸,脸色难看。

  自己儿子病成这样,他还有心思笑?还有心思想别的?

  明叔看着湛胤钒,轻声提醒,“大少爷,您应该哄着小少爷,语气温柔一点,轻一点。”

  湛胤钒绷着脸,没有任何行为。

  明叔靠在病床边,轻言细语道:“小少爷,我们带了一些玩具和一些小零食,给你想吃了吃。”

  高月容立马不合时宜的上前,“医生千万叮嘱了,不能乱吃东西啊,这些天都得以清淡易消化的食物为主。”

  “都是健康的食物原料。”明叔淡淡回应,随后转向Eric的时候,又变得温和,“但小少爷病了,确实得小心一点,不能吃这些,还是过些天再吃。如果有过期或者坏了口感的,我们再让人重新制作。”

  明叔话落,又问:“小少爷想吃点什么?饿不饿?”

  Eric缓缓闭上眼睛,没听进明叔说的那一堆话。

  “我有点睁不开眼睛了。”Eric虚弱的说。

  湛胤钒用大手轻轻握着Eric的小手,孩子小手冰凉,手背扎着留置针,手腕打着吊瓶。他动作很轻,一直盯着儿子注意儿子的眼神。

  他的手握上Eric的手时,Eric又睁开眼来看了看。

  “我想先休息一下,面具叔叔,阿风叔叔,你们要等着我,不要走,好不好?”

  Eric的声音带着病弱的请求,让湛胤钒心口一酸,一疼。

  “好,我们会在这里等你,会等你醒来。你好好休息,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睡吧。”湛胤钒语气下意识的柔软,温和,自己都没注意到,看到这么脆弱的儿子,心都被揪扯痛了,哪里还能冷得起来?

  明叔看着湛胤钒,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果然大少爷作为父亲,是无师自通,如果小少爷放在大少爷身边,一定不会差。

  明叔深吸气,阿风站在后面,面色平静,但眼神里充满担忧,眼神一直盯着病床上的孩子不松。

  Eric又闭上眼睛,轻轻松了口气。

  “我想跟你们玩的,面具叔叔,阿风叔叔,你们不要走。”

  湛胤钒握紧儿子的手,心口一阵反酸,父子亲情,血浓于水,看着儿子受苦,自己心里更难受。

  “好好休息,叔叔向你保证,一定等你醒来。”湛胤钒斩钉截铁道。

  Eric“嗯”了声,睡了过去。

  高月容看着时间,忍不住小声的提醒,“湛总,一会儿那个、我们家婳儿就来了,她是回去给孩子取奶粉,应该很快就到了。”

  明叔当即接话:“那又如何?我们大少爷是Eric小少爷的生父!”

  “是是,但,顾家也过来人了,早上听说Eric生病,顾家也是急得不行,要不”

  高月容欲言又止,都是成年人,聚在一起难免会尴尬。

  阿风低声道:“湛总,陆小少爷在这栋楼的二十楼,在传染科,湛总要去看看陆小少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