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二纸定情,每天都在抱大腿 > 第三百六十九章 你要以此谋生吗?

第三百六十九章 你要以此谋生吗?

  曲锦心这一点还是很有自信的,这么短的时间内,她也帮闻斯言办了不少事了,哪件不是漂漂亮亮的,闻斯言自己心里也有数的好不好。

  这会儿,又在这找她的麻烦,又是几个意思?

  聊到这个份上,曲锦心也豁出去了,再扭捏更无法说服闻斯言。

  “就凭你能帮我挡麻烦,你是不是太自信了?”闻斯言眼里闪过一丝不屑。

  无知的女人!真是太自信了。

  “以闻少今日的能力和地位,当然看不上我这样的小人物,可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优势,有些事,不适合闻少亲自动手,让我来做,最合适不过了,闻氏不是也见识过了吗?”

  闻斯言冷冷地看着自信满满的曲锦心。

  “曲家在闻少眼里不过是不起眼的角色,若是闻少肯出手,对付曲家还是指尖的小事吗?闻少,觉得我们的买卖不划算吗?或者,刚刚闻少不满意,我可觉得闻少还是很尽”

  “闭嘴。”对女人这般不知羞的样子,闻斯言十分的厌恶,为了钱可以不惜出卖自己的,各自算计,以此为筹码谈判,这女人还真是敢。

  男欢,女,爱后,竟然还狮子大开口,他还没跟她算帐,她竟然敢提这些要求,谁给她的胆?

  曲锦心死里求生了一回,如今谁也别想拦住她,她要做的事情,势必一定要做到。

  双瞳中的寒光一闪而逝,快的让人捕捉不到,她对上闻斯言,笑容甜美,“闻少贵人事多,这么点小事对您来说还真算不上什么事,您总不至于为了件不算事的事情,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吧?我相信,以闻少的聪明,绝对不可能给自己找麻烦,对不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您要忙三百六十七天,怎么会为这么点小事花费心思呢?”

  “你敢威胁我。”闻斯言毫不掩饰神情之间的轻蔑。

  眼前的女人,他并不认识,但绝对不可能像外界传言那般,她不会是个蠢货,要不然敢算计到他头上?

  他自诩从不看错人,看人极少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可是眼前这个曲锦心确实让他高看一眼。

  曲锦心嗅到了一丝松动的气息,立即又浇了一把火,“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威胁闻少,我也是被逼的,曲家到现还不是处处不放过我,想着法子让我难堪,明明我才是曲家正牌的大小姐,却要被他们赶出来,要不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哪会找闻少帮忙,为了能让闻少尽兴,我可是恶补了许多理论上的知识呢,可还满意?”

  闻斯言想要知道的事情,没有查不到的,曲锦心大大方方的让闻知道她的处境,对她没有坏处。

  明目张胆的被女人调戏,还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闻斯言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甚至多的是女人想扑上来,可他从来不碰女人,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不乏比曲锦心漂亮大胆的,可像她这般具有侵略性和头脑的人,还是第一个。

  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得不说,曲锦心真的很聪明。

  若不是被算计的人是自己,他真想给她鼓掌,为她的胆大妄为喝彩。

  “要是闻少觉得锦心哪里做的不好的,我可以改,只要闻少高兴,护士、免女郎,我都可以,或者,手铐、蜡油、皮鞭,我都能接受,要不要现在试试?”曲锦心走向了闻斯言,真丝睡裙滑了下去,开了一大片,隔着睡衣,若隐若现,那是刚刚,激烈时,他留下的烙印。

  这样的曲锦心,让男人无法拒绝,可她碰上的是闻斯言,他依然冷漠无情,不为所惑,仿佛从不曾与她发什么什么,像是旁观者在看戏。

  他的喉结轻微的滚动,控制的很好,根本不给人发现的机会。

  “你要以此谋生吗?”闻斯言看向曲锦心的眼神有些嫌弃。

  “如果对象是闻少,乐意至极。”曲锦心像是没骨头似的,紧紧的贴在闻斯言的身上,一张笑脸凑在男人面前,没有一丝不悦。

  心里却把闻斯言骂了个遍,这男人太难对付了,难怪上一世自己会过的那么惨,她怎么会是他的对手?该死的男人,刚刚还那么粗暴,现在居然还这般为难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折腾她,就不知道记点好吗?

  再这么下去,她真是赔了自己又得罪了阎罗王。

  那才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你想的太简单了。”闻斯言捏住曲锦心的下巴。

  痛,那种仿佛要被掐死的感觉又来了,曲锦心脊背发凉,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对付曲家,我不是一直在帮你吗?”声音冷的不带一丝感情,漆黑的双眸带着几分凌厉,“我要的,也不止这些。”

  “你想要什么”

  下巴被捏着,曲锦心说话的的声音断断续续,但她依然要维持她的笑容,她不能在闻斯言面前示弱。

  “我说过,敢算计我的人,不会有好下场,你既然敢下手,就应该知道会承受什么后果。”

  在做这件事情之前,曲锦心想了很多,虽然上一世对闻斯言的了解仅局限于别人的嘴里,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在这么强势的男人面是示弱服软是没有用的,相反,跟他对抗,更不可能达到目的。

  曲锦心面对是商场奇才,也是商场的冷血杀手,他软硬都不吃,她什么办法也没有了。

  “我知道,我们之间一直是交易,我怎么会不知道,曲家最近股票那么低,你帮我收曲氏的股票,我想尽快拿到曲氏只有你可以帮我”

  曲锦心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原本不想今天说出来的,闻斯言说出来了,她也就直说了。

  晚餐时还好好的,这会闻斯言又抽疯了,她哪里摸的准,干脆直说算了,横竖就这样了,闻斯言一高兴说不定什么事都好说了。

  她就不信闻斯言真会下手掐死她,最近她的表现可是很好的,如果闻斯言要帮她,也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哪算的上是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