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都市小说 > 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 > 第六十三章再打一顿
  周耀森回头看了屋里一眼,转过头就看大丫一副委屈样,然后还拿那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往自己这瞄,明显就是还有话说的样子。

  他心里叹了口气,沉声说道:“你说,你娘又咋地了?”

  周思宁看了看周耀森,又瞄了瞄屋里。

  “你不用怕,你说。”周耀森想着,估计那婆娘又干了啥不靠谱的事,要不大丫这性子,也不能自己刚回来就巴巴的来告状,最主要她说这事可能关系到他几个儿子的未来,这就让他不得不重视了。

  周思宁像是得到保证一样,眨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夸张的把李如翠翻她屋子的事说了一遍,末了还重点强调了下,这样的娘会给他儿子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反正能有多严重她就说的有多严重。

  周耀森原本听了事情的始末脸上是不以为然,他还以为发生了啥大事呢,原来就是翻了大丫的屋子,都是一家人,而且还是自己亲娘,翻了就翻了呗。可是越往后听,他脸上的表情越凝重,最后直接就黑成锅底了。

  周思宁巴巴的自己说痛快了,最后总结:“爹,我到是无所谓,就是被娘带累了名声,大不了我晚嫁几年,好赖我都能找到婆家,可是我几个弟弟可不一样啊,外人要是听说我娘有这样的毛病,谁家的好闺女能愿意嫁进来,要是耽误了我几个弟弟,以后打光棍还不是爹你操心。”

  这边的情况就是这样,不管是傻的还是矬的,只要是女的,最后保证剩不下。但是男人打光棍的可是不老少,经常听说谁谁谁,四五十岁了都没娶上媳妇,哪个村都得有那么几个老光棍。

  周耀森气的一把把手里的毛巾摔在了盆子里,抬腿就往屋里去,“行了,这事我知道了,以后这事都不准提了,也不是啥光彩的事。”

  “哎,爹,我知道的,这不是在自己家吗,我才跟你说的,在外面我一句闲话都不说的。”周思宁看着他的背影答应的非常痛快,她想李如翠备不住还得挨顿揍,最好往死了打,让她不干人事。

  周耀森进了屋子后,就看李如翠坐在床边还骂骂咧咧呢。

  刚刚父女俩在外面的说话声,她在屋里听的清清楚楚,心里把那死丫头恨得不行,同时也担心男人进屋会找她麻烦。

  “你别听那死丫头瞎说,我个当娘的,去她屋里转一圈还有错了,到她嘴里我就成了偷东西了,说的那么难听,我自己家的东西,想拿啥拿啥,不都是我的。”李如翠先发制人的喊了一句,希望周耀森不要听那死丫头说的。

  周耀森到是没跟她辩白,几步走上前,伸手就把她按倒在床上,然后另一只手的大巴掌就扇了下来。

  “我看你这婆娘就是欠打,啥你的,这是我老周家。”

  偷偷蹲在门口偷听的周思宁点了点头,她就知道周家人都有这么无耻的想法,儿媳妇那都是外人,只有姓周的人才是一家,括弧男的。

  “啊,打死人了,他爹你别打了。”李如翠今天第二次挨打,新伤加旧伤,疼的她嗷嗷叫。

  “我让你不干人事,早知道今天你就是死到地里,我也不让你提前回来了。”周耀森也真是气狠了,一边挥动着大巴掌,一边骂。

  不说家里几个儿子是他的逆鳞,就这一路走回来,他脸上的几道抓痕,已经让他被很多人打趣了。

  他这么一个爱面子的人,哪能受得了这个,回来的路上就在寻思要逮到机会在收拾收拾这个婆娘,没想到回家她就给他找事。

  这不新仇加旧恨,他都一起算到了李如翠的身上。

  周思宁蹲在门口听了一会儿,最终呲了呲牙,鸟悄的站起身,转身回自己屋了。

  这次的仇算是报了,希望李如翠能长记性,要是再有下次,她不介意让她的皮子再紧点。

  周思宁从来都不算是好人,在她认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犯到了她,该揍就得揍,不打疼他,他永远没有记性。打疼他了,下次他再见到她,都会觉得肉疼,自然而然就会绕着她走了。

  周思宁回屋简单的把自己屋子收拾了一下,始终留意着那屋的动静。

  听那边好像要完事了,她走出屋子,站在院子里喊了一声,“爹,娘,该吃饭了,要不你们先出来吃饭,有啥事你们吃完饭在说吧。”

  就周耀森那小心眼,自己要是光看热闹,一会儿他出来恐怕就得找自己的事,毕竟就是爹娘犯了错,儿孙都得上去拦着,代替爹娘受罚,这样才算是孝顺。

  周思宁不可能去拉架,但是也不想招人眼,所以选个合适的时机,说几句劝一劝,不管周耀森听不听,反正自己进到心意就好了,周耀森出来想挑她理也挑不出来了。

  屋里的周耀森打骂的累了,听到外面大丫的话,一把把还哭嚎着的婆娘推开,阴着脸说道:“你给我在屋里好好反省,午饭就别吃了,我看你就是吃饱了撑的。”

  说完,他扔下人就去了堂屋,这一上午又是下地又是打人的,他体力消耗巨大,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堂屋的周思宁看只有周耀森出来,也不多问,把碗筷摆放好,就安静的坐下吃饭。

  今天她可是规规矩矩的做了个煮地瓜和野菜土豆汤,这是周家的标配,可以说是一点浪费都没有。

  周耀森看着面前的汤碗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啥也没说,端起就吃。

  周思宁看周耀森开吃,也跟着拿起一个地瓜,也不扒皮,就那么放嘴里咬。

  去年的地瓜存到这个时候,基本上就没有不烂的。烂了怎么办呢,用刀把烂的部分削掉给猪吃,剩下那部分好的人吃。

  只是就算是把烂的那部分削掉了,这地瓜也有股子怪味儿。

  周思宁有些受不了这个味道,端起碗喝了口汤,往下送一送。这里可没有条件让她矫情,不吃就得挨饿,和挨饿比起来,她觉得还是想办法咽下去吧。

  放下没滋没味的汤,她低头继续啃地瓜,心里却想着灶台里她偷偷埋下的两个鸡蛋,等一会儿她就可以回屋偷偷的吃鸡蛋了,想到烤鸡蛋的味道,莫名的她觉得嘴里的地瓜都好吃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