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神男,逃出入深山老林 > 第三百四十五章,流星
  少帝本不想让爱妃知道太多,又不得不解释:“你想想,要是有些诸候打起支持朕的旗号,就有别的诸候响应,那样难免不发生战乱,苦了天下百姓,危及大汉王朝。”

  唐妃有点欣慰地说:“这么说来诸候们对大汉朝还是有感情的,对母后和皇上还是敬重的。”

  少帝笑而不答。

  唐妃茫然问:“你笑什么,咋不说话?”

  少帝感叹一声道:“你年纪小,难免天真幼稚。就算以后有诸候打着朕的旗号和董卓较量,那也是为着自己的利益,不可能扶持朕坐上皇位。”

  唐妃问:“那会怎样呢?”

  少帝说:“还能怎样,明摆的先例。”

  唐妃立刻想到秦王朝,想到刘邦,隐约感到什么,便不再说话了。

  少帝悲声道:“好在董卓给母后保证了,他不要我们的性命。”

  唐妃轻舒一口气,说:“如此甚好。”

  少帝道:“可我们仍不能像一般庶民那样生活。”

  唐妃问:“会是怎样的生活呢?”

  少帝伤感地说:“一是软禁在洛阳,二是送到边关。后一条可能性。”唐妃悲伤地问:“我们会不会成为穷人?”

  少帝苦笑一声道:“不会,吃穿不用愁,像富豪们那样生活。”

  唐妃问:“你咋这么自信?”

  少帝说:“母后说了,这是董卓的诺言,他那样的人,不可能言而无信。”

  唐妃凄然道:“这样也是一条出路。”

  少帝感慨万分地自语:“唉,如果有来生,我不想生在帝王家。”

  唐妃整天待在宫里闷得慌,早就想让少帝伴陪到御花园玩,看他心情一直不佳,就不好提及。现见他难得的好心情,趁机道:“难得的好天气,皇帝又是好心情,何不到御花园一游。”

  少帝兴致勃勃地说:“好,起驾到御花园。”

  少帝一行人刚走出宫门,就有一宫女迎上前,施了一礼,低眉垂眼,小声道:“禀告皇上,太后说你龙体欠安,不宜走出宫门。”

  少帝仔细一看,原来是太后的贴身宫女。他这才想起太后的话,是啊,一个病人怎么可以到处走动呢?他的心头涌上淡淡的惆怅……。

  刘协登基后,何太后不再临朝,虽说没人强迫她,可再临朝有何意义?谁还会把她放在眼里?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她的处境和从前大不一样,就说待遇和从前一样,可人际关系,个人心态,那是大不同。她感觉自己老了十岁,好像大病一场。

  何太后仇恨董卓,只要看见临洮和凉州人,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他们倾刻间消失。她觉得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就说他以刘辨病危下昭退位,可天下人谁会信呢?天下人肯定在说自己和儿子无能,无可奈何花落去。

  慢慢地,太妃们不给何太后请安,宫女们对她的态度也有所转变,有的宫女甚至把她不放在眼里,见了他不是避开就是装做看不见。长乐宫门可罗雀,蝶妃那里热闹了,太妃宫女老往她那里跑,好像蝶妃是后宫总管,何太后的地位成了虚设,这让她很是尴尬,很是无奈,几经考虑,主动辞去后宫主管的头衔。

  诸侯们怀着各种心思,发文声讨董卓废帝,有几路诸侯打着拥戴刘辫重回帝位的旗号,积极活动各诸侯,准备攻打洛阳。董卓几经斟酌,对李儒说:“不是我狠毒无情,而是诸侯们逼得没有别的办法,不得意而为之。”李儒谨慎地问:“太师意下如何?”

  董卓意味深长地说:“董太后是多好的女人啊,可惜她看错了人,立屠户的女儿当皇后,到最后何太后恩将仇报,让婆婆死于毒酒。董太后在九泉下心不甘啊,时刻想着有人给她报仇,这个人只有我了,至少我和她同姓同族,我要给她报这各仇。”

  李儒问:“太师有何吩附?”董卓冷言道:“咋晚我梦见董太后,她说九泉下无人伺候,生活艰难,让何太后去伺候她。”李儒思忖了下问:“如何让何太后去见董太后呢?”

  董卓冷笑一声道:“婆婆媳妇一家人,婆婆走过的路媳妇随上。”

  李儒道:“如此甚好。”董卓又道:“那几路诸侯积极串连,天天喊叫着恢复刘辫的帝位,我要让他们死了这个心。”

  李儒问:“让儿子随母亲去。”

  董卓坚定地说:“不可。我给何太后保证过的,让她儿子过富豪生活,还要比一般富豪更优越。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言而无信。”

  李儒问:“那将如何?”

  董卓感叹一声,果断道:“临洮以西是大片的荒野地,速派人在那里建造宅院,要建造的比一般富豪的宅院好几倍。然后让刘辫隐名埋姓,永久生活在那里。”

  李儒想了想问:“诸侯和大臣们问起咋回答?”

  董卓说:“废了的帝后太后,除了闹事的诸侯,谁敢过问?实在不行就说病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