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玄幻小说 > 万古最强部落 > 第299章 夏部落的禽兽们
  部落再添一尊神藏境强者,对于夏部落来说,绝对是可喜可贺的事情,代表着部落的实力再次增强。

  如今部落神藏境武者,达到了六人,放眼上等部落,也已经是十分强大的层次。

  十天后,族殿。

  稳固好修为的剑棂,出现在族殿中。

  不仅如此,各部长老纷纷到来,这些年夏部落没有对外征战,全力发展着部落的底蕴,趁着山外大部落的争斗,可以说是赚的盆满锥盈,否则哪里来的灵晶来打造灵脉。

  夏拓看着面前济济一堂的身影,天脉、神藏分而落座,自从迁徙到天炉山下后,部落这座巍峨的族殿,还真没启用过几次。

  他的眸光从殿中两侧座椅上寻梭过,下首左边是部落部殿各长老,以巧儿为首,往下巫殿,战师、暗影等长老落座。

  巫殿殿主螺不在,还处于闭关中,故此位置空着,易物殿胖长老外出未归,位置也空着。

  下首右侧是剑棂、青灵、魔邪几人。

  左侧是部落部殿长老,右侧是族中不参与族事处理的神藏境武者。

  眸光在大殿中巡视一周,夏拓的开口,说道:“即日起族中长老分为部落长老和守护长老,部落长老为各部殿掌事、处理部落事物,守护长老需武道达到神藏境,修巫达到巫尊境,不参与日常琐事族务,安心修炼,守护部落安全。”

  声音在大殿中回荡,显得洪亮无比,族殿经过这些年不断的修葺,殿内雕梁画柱,三三十六跟丈许粗细的夔纹大柱屹立,镶嵌着蚌珠,哪怕是夜晚也亮如白昼。

  “鉴于族中灵脉只有五座,眼下还无法照顾周全所有人,暂时几位守护长老先委屈一下,挤在灵脉中修炼,等过些年族中打造了新的灵脉后,再赐下灵山。”

  “即日起,族中武道神藏境、巫术巫师境,可以收徒传授所学。”

  夏拓这么说,也是想要以老带新,毕竟夏部落武道修炼起步时间还不长,无论多么的零散,但只要修炼到巫师和神藏境后,必然有所长处。

  “箐柳长老,三日前通脉丹成丹几何?”

  这时,所有人都朝着箐柳看去,都知道眼下族中巫药师就这么一根独苗苗,哪怕是一脸阴翳清冷的魔邪,也朝着箐柳看去。

  魔邪的身上散发着一种邪气,似乎自身发生了什么变故,比鹿长老还要诡异。

  哪怕是魔邪修炼的是魔功,只要不嗜血狂杀,对部落有心,夏拓都不在意,武者不在于修炼什么,而在于本心。

  “六颗。”

  箐柳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一炉巫丹圆满的话可以成丹十颗,她刚刚达到上品巫药师的境界不久,这个成丹率已经很不错。

  “好。”

  “即日起,百草殿的药草你可以随时取用,不必在乎消耗药草,部落还供养的起。”

  通脉丹不过是可以帮天脉境武者打通天脉的巫丹,这并不算什么,一旦族中拥有可以炼制神藏境所需的巫丹的巫药师,那么将会是大不一样。

  族议之后,各部长老散去,夏拓走出族殿,就被一个黑影堵住了,黑黑如今身躯更加的修长,腹下四足也变得狰狞起来,龙爪开始衍生。

  “吼~~”

  黑黑对着夏拓低吼,在族中资源的堆积下,它已经是纯血巅峰境界的凶兽,尽管如此,相比于凶兽的漫长寿元,还是属于幼生期。

  炼化了神藏境龙种凶兽的血脉,它体内的血脉浓度更加的浓厚,积攒在体内正在逐步改变着它的体质。

  看到夏拓没搭理自己,黑黑晃动着大脑袋,忙的跟了上去,四个大脚小心翼翼不敢弄出动静。

  故此,部落中的族人看到了这么一幕,族长负手前行,一头蛟兽在后面小心的跟着,整个身子还蹑手蹑脚的缩着,对于远处笑话自己的族人,黑黑歪过脑袋呲牙咧嘴,想要让自己凶悍一点,可惜族人早就熟悉了,一点也不怕。

  来到万古荒原上,眼前一片水草丰茂的景象,万古湖碧波粼粼,水面上笼罩着一重浓浓的白雾,是灵气汇聚的。

  水中游赤红色鳞片鱼不断的跳跃,自从族中立下了五座灵脉后,万古湖这片水域逐渐开始汇聚灵气,夏拓从灵泉中取了二十多尾赤鳞古鱼,放养进了万古湖中,数年的放养,湖中的赤鳞古鱼已经有了上百尾。

  噗通。

  黑黑迈开大步,四足之下翻滚着水汽,直接冲进了湖中,大嘴咬住了一尾赤鳞古鱼。

  “放下。”

  下一刻,委屈巴巴的张开嘴,赤鳞古鱼重新落入湖中,黑黑耷拉着脑袋从水中上来,可怜巴巴的看着夏拓。

  想吃鱼。

  拍了拍黑黑的大脑袋,夏拓看向了立在湖边不远处的碧水碑,十丈高的碧水被泛着水汽,上面文字闪烁,一闪一闪。

  “寻找各种药草。”

  “三叶璆花,十部落贡献点。”

  “蚀骨花,十五部落贡献点。”

  ……

  碧水碑上密密麻麻闪烁的文字,夏拓看了好一会,部落任务碑,是他当初前往青龙水之前,让部落打造的,为的就是盘活部落内部。

  一个部落自然需要制度,部落不能供应的面面俱到。

  任务碑上的任务来自部落各个殿堂,甚至是族人自己,其中属巫殿的巫士最多,他们想要配置巫药,但百草殿中的药草供应不及时,或是没有或是没有成熟,只能从山野中采集已经长成的。

  除了部落基础的供应资源外,族人自己炼制的巫药、狩猎的凶兽、采集的药草,都可以在族务殿折算成部落贡献点,而部落贡献点会出现在各自的身份玉牌上。

  碧水碑后方,一个大家伙卧着,通体如小山,眉心处一枚图腾印记煜煜生辉。

  地龙。

  地龙旁边还趴着三两,不知道怎么得自从夏拓将三两带回部落后,三两除了对他之外,只对地龙亲近,没事就来给地龙挠痒痒。

  三两无法修炼战气,哪怕是如今成了夏部落族人,观想了图腾也白搭,故此夏拓将自己推演出来的九重炼体法前三重传给了三两。

  “嘿~”

  看到夏拓出现,三两很高兴,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夏拓靠着地龙坐下,三两也靠着坐下。

  “修炼的怎么样了?”

  “好。”

  三两憋了半天,终于吐出这么一个字。

  “可有什么不顺畅的地方。”

  “没。”

  “呜。”

  这时,趴着的地龙睁开大眼睛,眼珠子在眼眸中上下提溜转,眼球转到了下方眼角处,看到了旁边的夏拓和三两靠着他身子盘坐,发出了一声不满。

  接着,三两笑呵呵的起身,扛着自己的白骨大棒子,在地龙身上敲打起来,地龙再才满意的哼了哼,随之闭上了眼睛呼呼大睡。

  “我勒个去。”

  这一幕,夏拓看得目瞪口呆,这老懒虫都配上按摩了。

  简直丢地龙界的脸。

  不对,应该是长地龙界的脸。

  啾!

  一声灵动的声音在天穹上响起,青光如电从西边灵山上飞来,一尺大小的鸟儿,通体闪烁着灼灼青光,尾巴上的翎羽泛着紫光,小眼睛中闪烁着灵动。

  吼!

  下一刻,黑黑一下子朝着上空扑去,然后~~~

  砰!

  重重的砸进了水草之中,啃了一嘴水草抬头朝上空吼去。

  啾!啾!啾!

  半空中,青色紫翎的鸾鸟正在笑话它,还人性化的用自己的青光翅膀掩了掩嘴。

  鸾鸟落到夏拓的肩膀上,叽叽咋咋的叫唤着,晶莹的羽毛闪烁着盈光,十分的好看。

  这只鸾鸟就是当初在天槐城鹿由易物大会上得到的兽卵,在南方黑蛟潭灵脉中孕育了三年才破壳而出,代价就是差点将黑蛟潭灵脉给搞废了。

  当初说是紫翎金鸾鸟的后代,但是孕育出来却是紫翎青鸾鸟,这让夏拓觉得其中很有故事。

  “都去玩吧,湖中的鱼现在还不能吃。”

  抚了抚青鸾鸟的青羽,夏拓出声说道。

  黑黑看到他的眼神,身子还缩了缩,怕了怕了。

  “吼。”

  不过,黑黑还是对着青鸾鸟呲牙。

  “啾。”

  随着一声轻啼,部落四周山上一道道青光飞了起来,黑背苍青鹰不下数千只,黑黑一看,怕了怕了,直接冲进万古湖中不出来了。

  吓跑了蛟兽,青鸾鸟很是神气的用嘴巴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青羽,展翅朝着曲灵山飞去。

  水面下,黑黑露出大脑袋,看着青鸾鸟飞走,不由得了吐了几个水泡,低吼一声。

  有种你来水里,拔光你鸟毛。

  “灵田中的灵米要浇水了,你去。”

  这时,耳边传来的声音,黑黑顿时神情失落,淌着水朝着南岸灵田的方向而去。

  浇水浇水。

  俺可是龙,额~~蛟龙也是龙,俺真的好难啊。

  ……

  等夏拓回到夏园后,一道浑身黑甲,缭绕着魔气的身影立着,让明月、霆云几人远远的不敢靠近。

  魔邪。

  部落族人都怕怕的人。

  “族长。”

  看到夏拓到来,魔邪依旧是冷冰冰的一声。

  “西南风川有一尊妖藏境的玃如,暗影殿在风川域查探了很久,都没有发现异常,你去找到玃如的踪迹。”

  闻言,魔邪的眼中迸发出了血色杀机,曾经他的亲族都折于妖手,他只想着杀妖。

  万古最强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