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日之后,大润发。

  温影的电器区刚好在进口处,可以看见各色人等。

  一小孩从电梯上来,迅速的跑到了取购物车的地方,取好了购物车,刚想推上购物车到食品区去买零食,不料,被他妈妈给逮住了。

  妈妈笑着说:“你是不是又想跑到食品区去买零食?”

  小孩连忙为自己辩护道:“不啊,不,我不是想到食品区买零食。”

  妈妈说:“你这孩子想干什么,我都一清二楚。”

  温影不禁自己看笑了。

  “温影,有个顾客说从你手中买的空调,送到家,就坏了。”背后响起艳子的声音。

  温影回头:“啊?哪里坏了?”

  艳子:“具体我也不知道,反正人家在后楼梯呢。”

  温影:“我去看看。”

  艳子:“嗯,你去吧,这里我替你看着。”

  温影穿着高跟鞋走到后楼梯,一个穿花色衬衫的男人,

  温影:“是你呀!怎么?空调坏了?”

  这个男人确实两天前在她手里买过空调。

  花衣服很有礼貌:“是啊,一到家就坏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温影看看他空旷的脚跟:“空调呢?我看一下!”

  花色衬衫:“太重了,在我车上,停在后巷了。这事儿,我知道,中间肯定有误会,你们大润发有信誉的商场,不会卖伪劣产品给我们老实人的。”

  温影:“嗯,您相信我们就好。”

  花色衬衫:“这样吧,你跟我去检查一下,是什么问题?”

  温影:“嗯,好的。”

  楼梯间回荡着他们的脚步声,

  温影突然停住脚步,

  花色衬衫:“怎么了?”

  温影:“我叫个师傅一起去看吧。”说着她拿起手机,

  花色衬衫突然生气起来:“温小姐,你能不能快点!我车子停在后巷,挡住别人的路,别给人家添堵!”

  温影一边找着师傅的电话,一边回:“没事,不会浪费时间。”

  花色衬衫说:“你先跟我去检查一下,你查不出什么问题,再叫师傅来,万一你都懂的问题,还麻烦师傅,那多不好。”

  温影拿出的手机又放回裤袋,脚步也加快:“哦哦,好的。”

  街道的拐角巷子由于没有监控,被居民们丢了一大堆生活垃圾,已经腐烂发臭了。

  各种废旧塑料袋、泛着恶心的油光,走过的人纷纷小跑而过,唯恐脏了自己的鼻眼。

  面包车就停在后巷中间。

  花色衬衫说:“就在后备箱,你看一下。”

  温影走上前翻开后备箱,满目狼藉,厚厚的灰尘,满车的烟头,哪里来的空调?

  “空……”

  带有乙醚的毛巾从背后捂着温影的口鼻。

  “唔~~唔~~”温影试图呼救,挣扎了两下,就晕了过去,被花色衬衫弄上了车。

  车子一路开到郊区废旧的工厂,地面上脏兮兮的,污水纵横,令人作呕。

  推开铁门废旧的沙发上都是散发着怪味的衣服。

  四个男人围着一张桌子在打牌,

  “回来啦?”

  “挺顺利啊!”

  “我们守在门外,除了小陈,其余的把口罩带起来。”

  “小妞长的还不错!”男人趁着温影昏迷,在她脸上摸了一把,细腻的肌肤,让男人的手伸进她的衬衫里。

  “好了,收起你那狼样,上面吩咐过,不要动她。”

  温影被扔到沙发上。

  过了一个小时,

  迷迷糊糊中,她睁开眼睛。看见自己手脚被绑被关在小房间里,房间里泛着呕臭,明明应该是大白天,房间却阴暗,只有一盏节能灯。

  她感到一阵恐怖,连心脏都吓得掉到裤子里去了。

  是谁?

  温影平时不结怨,她立刻想到钱宝雍和上次停车场的男人。

  果然铁门外传来打牌的声音。

  完了,完了,

  她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不能喊,不能叫,万一把他们叫来,自己遭毒打。

  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历,目的是什么。

  她观察这间房子,密封性,连个窗口也没有。

  她试着解开手上和脚的绳子,于事无补。

  还好她的瑜伽练的不错,反手被绑着的双手,从脚底下绕到前面来,她找身上的手机,手机肯定是没有了,温影慢慢的站起来,生怕动静太大,让外面的人进来对她做什么。

  墙角的老鼠发出声音,她也无动于衷。

  她不知道在角落有个微型摄像头,

  这一切都在周翊斐的监控之下,

  不喊不叫,不慌不乱,这要不是被吓傻了,就是一个王者存在。

  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周翊斐拨通电话:进去招呼招呼她!

  外面四个接到指令:好的,老板。

  四个男的把手上的牌一放,

  “嘭——”

  铁门被踢开!

  这一声门响,温影觉得有万千斤压在胸口,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爆裂了,碎断了。

  她不知道自己将会面临什么。

  这四个人都戴着口罩,手里拿着棒球棍,和甩棍之类的东西,刚出来那个花色衬衫不见了。

  “醒了!!!”

  温影想,戴着口罩就表示自己还有一线生机,

  她继续闷着头,蜷缩在脏乱的沙发上。

  口罩男见温影不说话,用棒球棍用力的敲打着铁门,以借震慑温影。

  铁门与棒球棍发出巨大声响。

  “和你说话呢!!!”

  “知道我们为什么把你弄来吗?”

  温影心里想一定不是为了钱,我脖子上这颗三克拉的钻石项链,你们都没抢,

  温影弱弱的开口:“为钱。”

  口罩男说:“我们老板有的是钱,我们会抢你的钱?”

  温影瑟瑟发抖,“那是为什么?”

  口罩男:“谁让你得罪了我们的人!”

  温影心里想,那大概意思就是上次那波人,他们幕后的老板还是个有钱有势的,

  会不会是钱宝雍恼羞成怒了?

  温影:“我……是得罪你们的老板还是你们的兄弟?”

  口罩男看着温影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

  “当然是我们的兄弟了!”

  另一个口罩男,哐一下敲了一下周围的破酒瓶:“跟她废什么话!”

  一个健步,上去一个巴掌打的温影从沙发上滚下来。

  “上次你不是很拽吗?在停车场打的我兄弟躺医院躺到现在。”

  温影被他一个巴掌抽的耳朵里“嗡嗡”的,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她注意到的是刚才被他敲碎的酒瓶碎片,她心里乞求,别把这些碎片给扫出去。

  口罩男:“骨头还挺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