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天医嫡妃 > 第四百十二章:小靓豆的驭兽术

第四百十二章:小靓豆的驭兽术

  第四百十二章小靓豆的驭兽术

  “都拉住绳子,跟我走!”

  这话一落,数根麻绳掉落在他们面前,天医阁所有医师们即可抓住。

  “嗖嗖嗖!”

  绳子一划而过,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

  可他们竟然忘了小靓豆和安洛溪还躲在某个角落。安洛溪头皮发麻,这群什么人!说走就走!太不讲义气了!公主认识的都是什么朋友!

  “吼吼吼!”

  九觞再次发出渗人的低吼,碧绿的眼睛扫向四周,想要寻找目标!

  “嘘嘘!”安洛溪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出,手掌死死捂住帝玥寒的嘴巴。

  “啊呜!”帝玥寒一口咬住。

  倒不是因为他讨厌她,而是因为他不喜欢被人碰,除了爹爹和娘亲!还有玄影叔叔和师父!

  “啊!”安洛溪惊呼,痛得直皱眉。

  这声尖叫使得九觞刷得转身,阴冷的气息已开始迷茫开去。

  安洛溪咽了咽口水,心下就知道完蛋了!天狼族啊!这是什么战斗力!几千个族民就可以大胜几百万的人族兵!

  “一边儿去!”帝玥寒对着她挥挥手,随后从大石后面站出来。

  “小屁孩!回来!”安洛溪急了。这是公主的儿子!帝尊又没有儿子,那他就是储君!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别说和王爷成亲了,帝尊也许都要扒她的皮……

  “你骂我什么?”帝玥寒猛地转身,一双原本黑漆漆的眼睛在此时竟在瞬间变得了绯红。

  安洛溪愣住了,瞪大眼睛喃喃自言“这,这是什么瞳术?”

  “这是驭兽术!”帝玥寒的赤瞳闪过一丝坚定之色,紧接着突然对着天空吹响了哨子。

  就在下一瞬间,一只体型大如山的金雕自天空飞驰而下。

  在场的天狼族人抬头看向天空,还未回过神,它就已经一个加速的俯冲而下。

  “吼吼吼!”天狼族人开始对着这只金雕发起攻击,可是金雕有翅膀,而且飞驰速度极快,它能巧妙得避开所有危险。

  甚至乘着这些天狼族人不备,以雷电作为攻击术,将这些天狼族人劈得头晕脑胀。

  终于,彻底挑起了他们的怒火,他们发狂般得低吼,撕咬,却少了一开始的团结。

  “啾啾啾!”

  帝玥寒再次对着金雷雕发起命令。这一回,这只金雕乖乖得躲在了他的身后。

  “吼吼吼!”

  天狼族人此刻已彻底失去理智,朝着帝玥寒猛扑过去,尖厉的牙齿似乎能在瞬间将他撕裂。可帝玥寒在此刻竟然说出了一句话,他道“我给你们治疗,还有玲珑果给你们吃!”

  “呵!”九觞冷笑,声音沙哑“你先伤我们,再给我们治疗和玲珑果,让我们感恩戴德?”

  “不,我只想告诉你们。你们虽然有强大的力量,但是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不会阵法!所以才会被一只金雕所伤!你们再好好想想,若是几百只翼族来袭,你们还有胜算的可能吗?”

  帝玥寒说这番话时眼神透着成年人才有的冷静。

  九觞眯起狭长的三角眼,又磨了磨腥红的牙齿,前臂向前倾斜,像是随时都要扑过来。

  可是帝玥寒丝毫不怕,他继续道“还有,为何人们要歧视你们,为何帝尊不重用你们,知道原因吗?”

  “我们忠于帝尊,为何他不重用我们!为何,为何他们不信任我们?还要杀我们!”九觞的情绪再次变得激动,声音响彻云端。

  “因为你们不会克制自己的兽性!比如月圆之夜,你们就会伤害百姓!若是你们没有做过,那些幕后家族即便再如何陷害,帝尊也会相信你们,对不对?”

  帝玥寒反问,他就站在原地,眼神淡漠却不失凌厉,后背挺直,端的就是王者之风!

  安洛溪突然发现他简直就是缩小版的王爷。无论是气质还是谈吐简直一模一样!这也太像了吧?他只是他的叔公?

  同样,九觞也被他身上的气场震到了,竟收回一开始的气焰,问道“这是我们的本性,如何去除?”

  “我方才不是说了吗?我能替你们疗伤,不仅是替你们疗外伤,还可以研制出一颗让你们控制兽性的丹药!”帝玥寒又看了一眼身后的金雕,道“当然,我甚至可以教你们阵法,可以对付翼族!”

  “呵,你不过是三四岁的孩子,如何做到?”

  九觞不信!

  “我这里有几颗丹药,能暂时去除你们身上的兽性!来,试试!”帝玥寒的小手伸出来,又张开紧握的小拳头。

  “为何只有一颗?”九觞愣了片刻。

  “只要你控制了兽性,你的属下就能控制了!因为你是狼王!”帝玥寒的眉心皱得紧紧,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也许帝尊的兵马早就埋伏在此处,看到你们疯狂得杀戮,还会对你们有信任吗?吃不吃随你!”

  “控制兽性?”九觞还是有些不相信。若是真有这种丹药,帝尊早就给他们服用了!为何还要对他们赶尽杀绝!

  不过再反过来想,唯有用实际行动做出来,帝尊才会相信!

  终于,九觞抬步缓缓走到帝玥寒面前,一双三角眼死死得盯着他,不怒不喜,看不出情绪。

  安洛溪的手都在颤抖,也许是一刹那间的母性力量吧,又也许是他长得太像王爷了,她竟从巨石后冲上前。

  “回来!”她将帝玥寒往身后拉。

  就是这么一个动作,将九觞再次激怒,抬起尖厉的爪子对着安洛溪的脸狠狠划去。

  “刺!”

  鲜血迸溅,划开一道深深的口子。

  “安姨!”帝玥寒愣住了,再抬头看九觞,他的眼神再次恢复到了最先的疯狂。

  他告诉自己,一定要稳住!否则他们都要死!金雕虽然厉害,但若是长时间和这些天狼族人战斗,依旧会败下风。

  “吼吼吼!”九觞再次朝着他们飞扑过去!

  ……

  另一厢,天医阁的医师已被白衣女子带进了一间干净的木屋,桌上摆放着丰富可口的饭菜。

  “这,这究竟是哪里?”裘心莲环顾四周,时刻保持警惕。

  “孩子呢!孩子呢!”蓁蓁这才想起孩子没带来,面色苍白如雪。小姐将孩子交给她,可她却让安洛溪看着!

  “你们放心,我把孩子,你们阁主都带来了!”

  白衣女子出现在门口,她的左侧站着叶清梨,右手拉着一个小男孩的手。

  小男孩歪着脑袋,小手一插腰间“哼!你们都不要我和娘亲了!再也不要你们了!”

  “阁,阁主?小靓豆?”众人喜出望外,激动不已。

  天医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