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重生成少帅夫人被宠上天 > 第404章 你踩了我,你也别想爬出去

第404章 你踩了我,你也别想爬出去

  孟云惜的脸上又是惊讶又是颓败。

  到底是哪里出了状况?为什么顾晚告白就能让霍西州喜欢,她告白就惹霍西州嫌恶?

  是她表白的程度不够吗?

  “少帅!”她再次拔高了音量:“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其实一直都是喜欢你的,只喜欢你,是不是因为我以前告诉过你我有心仪的人,所以你误会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了?其实不是的,我只喜欢过你一个人,现在还是很喜欢很喜欢你,我以前之所以那么说,是不想破坏你的婚姻。

  我以为我可以做到默默的喜欢你的,可是对你的感情与日俱增,我根本就控制不了对你的思念的仰慕,我……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

  你知道爱是什么吗?爱是这世上最伟大的东西,它是可以超越一切的存在,是不可磨灭的存在,而且我敢保证,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只有我对你的爱是炙热而纯粹的,顾晚她不可能有我这么爱你的,顾晚她就是千方百计的想要依靠你庇护她,她的目的不单纯的。”

  “哈哈哈~”这会儿笑起来的人却是孟书衡。刚刚孟云惜说了他,他这会儿也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你爱霍西州?孟云惜,这还是光天化日呢,你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什么喜欢啊爱啊的,你还要不要脸了?”

  “还说什么你的爱是炙热而纯粹的?炙热我倒是瞧见了,可是纯粹?你还真好意思说出口?昨个儿还跟我说了你想要的是南方十六省少帅夫人的位置,今儿就变成你喜欢霍西州这个人了?也不看看你这副模样,就是一演戏的戏子,就只有一个字——假!”

  “霍西州,你疯了是不是!”孟云惜猛地回过头,阴冷的眼刀子毒蛇般刺向了孟书衡。

  “我没疯,”孟书衡咬牙切齿的说:“但是你不让我好过,你也就别想好过!”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阴暗的心思,你不就是想将绑顾晚的事情都推到我身上,然后你自己却借着什么情啊爱啊的脱身吗?你想的也太美好了!”

  孟书衡说着,还朝着孟云惜吐了一口唾沫:“我呸!孟云惜,你不将我当你哥,我也就不把你当我妹妹,你踩了我,你也比别想爬出去!”

  说着,孟书衡还将视线落到了裹的严严实实的顾晚身上:“晚晚,我跟你说,昨天我根本就没有绑你的打算,都是孟云惜这个贱人找上的我,说能帮我得到你,还跟我信誓旦旦的保证计划一定会成功,我才听信她的话和她一起对付你的。

  我……我是真的后悔失去你了,是孟云惜跟我说,你喜欢霍西州是因为和霍西州睡过了,她说女人就是会喜欢上睡过自己的男人,只要我也睡了你,那你就会喜欢我,我也是鬼迷心窍了才会听她的的……”

  这会儿,为了将自己尽可能的摘干净,孟书衡的竟然还学“聪明”了一些,虽然说出嘴的话粗鄙龌龊,但是这推卸责任的方法也是比之前更好了。

  “孟书衡,你……你出卖我?”孟云惜大火。

  “你看你看,”孟书衡叫了起来:“她这就是承认这些话都是她说的,这计划就是她做的,我也是被她给骗了!晚晚……”

  “你住口!”霍西州忍不住冷声喝止了孟书衡:“晚晚也是你这种龌龊不堪的东西叫的吗?”

  “你再敢喊一声,我要了你的狗命!”

  “我……”孟书衡顿时就怂了:“我也只是说说实话而已,你……你那么横做什么?”

  “再说昨天的事情我不是也没有成功吗?”

  “没有成功就可以没有罪了吗?”霍明坤冷笑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大叠的照片,像撒雪花一样的撒到了孟书衡、孟云惜、孟德春和赵晓娥的身上:“但是你们的意图我是拍下来了。”

  孟德春只看了那照片一眼,一张老脸都黑了彻底,也没深想,就冲上前,一脚将孟书衡踹翻在地:“你……你竟然对你自己的亲妹妹做这种事情?你这个该死的孽障,畜生!”

  “我没有,父亲,我没有对云惜做什么事情,这照片都是……”孟书衡疼的牙齿直咧咧,想要解释说这照片都是假的,都是霍明坤为了要挟他和孟云惜拍的。

  却被孟云惜将话抢了过去。

  “对,这些照片都是真的!”

  “孟书衡他……他就是个畜生,他不仅想要毁了顾晚,他还想要毁了我,这些照片就是证据,我可是他的亲妹妹啊,他都能这样的对我,他哪里没有故意的想要绑顾晚?昨天的事情,全都是他的主意,我也是受了他的胁迫,才不敢说什么的,可这些照片都已经出来了,我还能说什么?

  我……我真是没有脸见人了,尽管我还是清白的身子,可是被拍了这样的照片,我……我还能怎么样?我也不过就是个柔弱的姑娘家,在家里的位置低,平日里受了委屈欺负也只能忍着,在外受了冤枉和污蔑也只能受着……呜呜呜,我孟云惜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她表白了霍西州都没有多看她一眼,那或许是因为她没有顾晚那样悲惨的过去?

  那如果她将自己粉饰的可怜悲哀一点呢?

  对!一定是这样,她可是念过新式学堂的,记得有一本书上说,男人都是有保护欲的,女人在这类男人的面前要柔软虚弱一些才能赢得男人的同情心和怜悯心,从而对这个女人有一定的感情。

  ——这样想着,孟云惜就哭的更大声了:“我好可怜啊,别人都以为我是孟府的大小姐,穿金戴银好吃好喝,可是谁知道我每天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我母亲自小就偏心我哥,什么好东西都是先紧着我哥先,留给我的都是些破烂货,一旦我哥遇到了什么事情,他们就想着将我推出去抵罪!可是我又有什么罪啊!

  我不过就是喜欢上了霍家的少帅,我不过就是想要追求我的爱情,我不过就是想要摆脱掉这个对我不好的家庭,我不过就是想要为我自己的幸福争取一下,我到底有什么罪?”

  重生成少帅夫人被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