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铁血弹头 > 第二卷:我是侦察兵 第一百一三章:摇身一变

第二卷:我是侦察兵 第一百一三章:摇身一变

  “你,你他妈的想干什么?”这名一期士官当场就急了,分明一副良家被流氓无赖逼急了的模样儿。

  就连原本要给成冲高唱赞歌的孟浪,顿时也晕头转向,完全没弄清楚成冲的真实意图,故而半劝慰半警示地说道:“成冲,差不多点就行了,别瞎搞,过分了可就不好了,毕竟都是战友,是不是?”

  “你说老子能干嘛?让你脱就赶紧脱,俘虏哪有那么多的废话儿,快点!”成冲对着这名一期士官不留情面地训斥道,随即转身对着孟浪就是一阵低喝:“烂人你少他妈装好人,你胡说八道乱扯些什么呢?老子什么时候过分了,你他妈还不快点给被你‘结果’了的那位脱衣服,除非你还喜欢自己身上的这套泥泞不堪的作训服,反正老子身上这套作训服,老子穿着难受极了,老子早他妈就想换了。”

  成冲一语点醒梦中人,原本还在胡思乱想的孟浪,顷刻间,简直如触电般,身子猛的一震,很快就理会了成冲的真实意图。

  在红军的防区腹地穿红军的衣服,那即便是傻子也知道这他妈绝对不是因为自己的衣服穿着不舒服那么简单,而是想穿上红军的衣服,来个以假乱真,从而达到鱼目混珠的目的。

  而成冲之所以在这名哨兵面前说只是因为自己身上的衣服太泥泞,穿着不舒服才要求换的,在很大程度上正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目的。

  哈!这鸟人可真有办法!看来老子一直都小看他了!

  会意的孟浪说干就干,转身就去为难起那个被他“结果”了的哨兵去了,而那哨兵此刻正在一门心思地扮演尸体,得知这名泥泞不堪的蓝军要来剥他的衣服时,顿时就急了。

  一时各种回避,各种拒绝,一股脑全来了。

  黑暗中,只听见孟浪居然轻言细语和蔼可亲的劝慰声:“尸体就得有个尸体的样子,你这么浮躁,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还有没有一点扮演的诚意?快点!要听话!听话才是好尸体,要不然,老子可就要动手分尸了。”

  一番话,让那具“尸体”简直无可回避,同时又无地自容,只能乖乖地从了孟浪,心不甘情不愿地脱起衣服来。

  而被成冲完全制服了的这名一期士官,更是别无选择,在成冲高压的威逼之下,同样只得脱去自己身上的作训服。

  只是嘴里还在不甘不愿地抗议道:“你们脱了我们的衣服,那就把你们的衣服留下给我们吧!要不然这大晚上的我们冷呀!‘尸体’也是人扮的好么?还有这破林子里蚊虫那么多,没有衣服,我们还不得被这轰炸机一样的蚊虫给整个抬走了。”

  “哈!留下我们的衣服,然后让你们的军犬随着衣服的气味一追踪,我们可就在劫难逃了,你可真会算计,但我们没有那么愚蠢。关于寒冷的话题,你就别睁眼胡扯了,这大夏天的,怎么会寒冷呢?至于蚊虫的事情,咱可就管不着了,反正尸体是不会怕什么蚊虫的,你说对不对,班长?”成冲三言两语轻描淡写的几句话,顿时就把这名一期士官噎得说不出话儿来,只能干瞪着眼,可是又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儿。

  成冲和孟浪两人极其利索地换上了红军的迷彩作训服,然后又用同样的手段接收了红军的单兵装备。

  “嗨!不用担心,我们不过是借你们的装备用用而已,用完了肯定嗨会还你们的,这一路上,我们俩一直赤手空拳,好没安全感,现在可好多了!”成冲装模作样地摆弄了一下手中的八一步枪,似真似假又仿佛自言自语道。

  两人利索地换装停当,成冲忽然压低声音,煞有其事地俯在这名一期士官的耳畔,郑重地问道:“往西走,你们还设置了几处潜伏哨?往哪条路走最顺畅?”

  这名一期士官一听顿时就愣住了,当兵当久了的他当然知道成冲这么问是出于何种目的了,他假装思索了片刻,同样郑重地反问道:“这就奇了怪了,我又不是安排设置哨位的领导,我哪知道?这事儿,你问我,我问谁去?”

  “哈!不知道是吧?既然你不知道,那还留你有什么用?”成冲说罢,随即匕首快速一挥,便迅速地“结果”了被他折腾了好一阵子的这名一期士官。

  因为他的所有目的都已经达到了,这名一期士官对他而言,确实没有什么价值了,那还留着干什么呢?这时候的他,几乎已经将这名一期士官利用到极致了。

  在成冲的观念里,战争和野外求生一样,都要将身边任何可利用的事物,利用到极致,以使其发挥最大的对自己有利的作用,否则,就是暴殄天物,就是不懂得珍惜。

  两人有模有样地整顿了一番各自身上红军的单兵装备,然后大踏步向西走去,走出几步之后,成冲忽然回过头来,认真地警告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道:“你们俩都已经‘挂了’,请遵守演习规则!”

  下了七八米高的岩层之后,两人又往西走出了四五十米,一直紧随成冲之后的孟浪可再也憋不住了,他忽闪着一对好奇的大眼睛,连忙追了上去,压低声音疑惑地问道:“鸟人,你知不知道,咱们已经偏离方向了。”

  “老子当然知道!”成冲连头也没回,继续向前,根本没有要停下来或者直接调整方向的意思,好像打算一错到底一般。

  “既然知道,那咱们为什么还不调整方向?”孟浪越发疑惑了,心中疑团一个套着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紧接着又问道:“咱们明明就是往南走的,你为什么要问那名一期士官往西的路,你这是为什么呀?你小子捣什么鬼?”

  “嘿!”精明狡黠的成冲神秘的一笑,微微回了回头,继而道:“老子这招叫做兵不厌诈!哈!跟着老子,好好学学吧!”

  “得得得!别卖关子了,吞吞吐吐的,这跟兵不厌诈有什么关系,你有话儿就一次性说完行不行?”紧随其后的孟浪还是没弄明白具体是什么状况,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嘿!”成冲继续狡黠的一笑,随即便放慢了速度,回过头来对着孟浪,几乎用得意的语气说道:“你真当那两名红军哨兵那么老实,安安静静实心实意地扮演他们的尸体?”

  “我知道啊,他们肯定没有那么老实,可是,即便他们向红军透露咱们的信息,咱们也没有证据呀?更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你说是不是?”孟浪越发疑惑了,越来越没了头绪。

  “老子要的就是他们不老实,老子也早就猜到了他们会向红军透露咱们的行踪,所以才问了他们向西的路!”成冲说得十分自信,一副成竹在胸的架势。

  “哈!你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有意思!可是如果他们马上得知消息,立刻往西边追来,咱们还是无法逃脱他们的追捕。”恍然大悟的孟浪随即又感到有一丝的担忧,毕竟他们两人已经深入红军防御腹地了,一切都得极其小心谨慎,否则,呗红军发现了行踪,那么两人肯定在劫难逃。

  “马上得知消息?嘿!他们拿什么马上得知消息呢?”成冲说话间,有意地摆弄了一下已经套在自己耳朵上的耳麦,那可是红军的单兵通讯器材。

  “哈!就是!他们没有了通讯器材,在这么茂密的丛林里,他们根本无法向外传递消息,妙,真妙!刚才你在接收他们的单兵通讯器材时,我还在纳闷,他们的通讯器材,对咱们好像没什么用,原来你小子还有这么一招啊!好!高!实在是高!”听见成冲如此解释,看见他如此自信,孟浪兴奋得几乎都有点得意忘形了,声音也不由得高了几分。

  “但咱们也不能大意,现在更要抓紧时间,毕竟,他们的口令每两个小时一换,所以咱们必须要在这两个小时之内赶到目的地,知道不知道?还有,咱们现在穿上了红军的迷彩,有了他们的装备,更有了他们的口令,咱们现在就要把自己当成真正的红军来看待了。咱们现在要以主人公的身份,抬头挺胸,大踏步向前走去,即便真的遇见了红军,咱们也不要再回避,更不需要再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赶路了,明白吗?”成冲随即又郑重地告诫起孟浪来。

  孟浪狠狠地点了点头,他现在已经开始有点佩服起眼前这个深思熟虑,甚至还有点老谋深算的成冲来了,他真没想到,与他朝夕相处的成冲,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精明干练诡计多端了?

  这小子只不过是上了几个月的高原,当了几个月的高原边防兵,那么,在这段时间里,这小子到底遭遇了些什么呢?这可真是个大大的疑云,团团地笼罩着他,可此刻又不是细致询问,让他坦白从宽的时候。

  “咱们现在就快速向南,咱们已经耽误了一些时间了,说不定班长他们已经赶到咱们前面了,无论如何,咱们得抓紧时间,加快速度,绝对不能落在班长他们后面。”又向前几十米之后,成冲随即调整了行军方向,同时加快了行军的速度。

  在漆黑的夜里,在茂密的丛林中,这两名上等兵仿佛高速行进的猎豹一般,一溜烟似的,快速在植被茂密的丛林间穿插,动作迅速,同时又能做到悄无声息,并且让人无迹可寻。

  此刻,全身上下几乎换了个遍的两人,摇身一变,简直就成了真正的红军战士,至少,从外观上来看,旁人是无法判别出来的。

  尤其是在漆黑的夜里,在茂密的丛林之中,何况两人脸上都涂抹了浓厚的油彩,说不准此刻他们俩猛不丁出现在各自的亲妈面前,估计连各自的亲妈都未必能认得出来。

  而这时候,简直堪称可耻的成冲更是大大地利用了自身的这个鱼目混珠特点,每当他们俩遇到红军的潜伏哨或者夜间巡逻队时,他常常先入为主咋咋呼呼地先盘问起对方来,而且盘问得那叫一个认真,那叫一个细致,几乎把对方当成了蓝军真正的间谍来盘问,关键是,他每次还都能够成功,常常将那些真正的红军盘问的脸红耳赤,就差咬牙切齿发毒誓了。

  细说起来,他之所以每次都能成功,这可能就牵涉到一些心理学的概念了。

  常人在遭到别人质疑的时候,最先想到的自然是先想方设法排除别人对自己的嫌疑,而一旦自己绞尽脑汁排除了别人对自身的嫌疑之后,却很少有心思甚至有胆量去质疑盘问者。

  因为总有一种鬼使神差的力量去促使他去相信盘问者是不容置疑的,或者这就跟心理学上的首因效应有扯不清也撇不完的联系。

  成冲这厮根本就不懂什么心理学,但他却能熟练的运用这一效应,这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机智和胆量。

  由于先盘问对方,所以每当对方说出自己所在的单位之后,成冲的心里也就有了数,等对方询问他的单位的时候,他就随机应变,应对入流。

  比如对方说自己是a团的,他就会说自己是b团的,而当对方说自己是b团的时候,他又摇身一变变成了a团的了,反正就是不能跟对方是一个单位的,这样一来,就很难被人直接戳穿了。

  而整个红军的防御阵地当中,由于丛林茂密,地形复杂,所以偶尔出现交叉防御的地方,也不足为怪。

  一路快速向前,同时不厌其烦地盘问对方,成冲和孟浪两人渐渐发现,g师炮兵团的哨兵越来越多,哨位布置得也越来越密,两人心里不禁有些激动起来。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两人已经进入了红军个炮兵防御阵地,并且已经越来越接近红军炮兵阵地的核心地带了。

  这时候的他们俩,开始极其小心谨慎起来,不再向之前那么咋咋呼呼,理直气壮了,因为这是红军炮兵团的防区,哨兵们的全是炮兵团的,相对而言,毕比较单一,许多哨兵之间都彼此认识,所以就不那么好鱼目混珠了。

  两人马不停蹄,摸黑继续向前。

  “烂人!咱们的方向没有走错吧?”一直走在前面的成冲隐隐感觉到有点不对起来,然而,具体是哪里不对,他一时又说不清楚。

  “没有走错啊!我们一直根据指北针走的呢!”孟浪好像也有同样的感觉,但他也找不到什么原因,心里多少也有点担忧起来。

  “可是,根据那张草绘地图,前面这一片应该是道深沟才对,可是眼前怎么会是一个山坡呢?不对吧!”成冲停止了脚步,四周仔细地察看了一番,心里很是疑惑地问道。

  “应该不会错吧!兴许是那张地图绘错了,或者是咱们绕了些路,方向偏离了一些,也是有的,说不定,咱们翻过这个山坡,前面就是那道深沟了。”同样向四周细细地察看了一番的孟浪,模棱两可地解释道。

  “那好吧!咱们就努力翻过那个山坡再看看。”成冲再次察看了一遍四周的复杂地形,有些无奈地回道。

  然而,就在两人打定主意,意欲翻过这个山坡的时候,忽然从身边不知具体哪个位置传出了一声断喝:“站住!口令?”

  紧接着,便听见了举枪和拉枪栓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