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学 > 其他小说 > 铁血弹头 > 第二卷:我是侦察兵 第一百二九章:出手解救

第二卷:我是侦察兵 第一百二九章:出手解救

  其实这时候的成冲一直都在纠结与艰难抉择当中,此刻他的心里纠结与矛盾并存着,两种选择相互较量着,制衡着。

  刚才已经绕回到村寨大门口附近伪装潜伏起来的他,本来早就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要隐蔽潜伏到晚上,然后借助夜幕的掩护,再找机会偷袭那群武装分子,从而救出战友孟浪。

  这原是成冲的早就确定了的计划。

  然而,就在他隐蔽潜伏起来还没有多久,那群武装分子却将整个村寨的村民全部押送到了村口,然后便不容分说地向这群手无寸铁的村民们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起初,那群武装分子在向那名中年汉子举起罪恶的屠刀之时,成冲就已经想过要出手相救了。

  可是他很快又想到,如果自己此刻开枪解救的话,势必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自己的藏身所在。何况这时候还是白天,光线明亮,可见度极高,自己一旦暴露了藏身所在,那肯定会遭到伊东组织人数众多的武装分子的围歼。

  那样一来,情况可就对自己十分的不利了。

  再者说,自己此次前来偷袭那群武装分子是有任务和目的的,如果自己一旦不幸被那群武装分子击中或者直接射杀,那么谁来将战友孟浪救出来呢?谁来将这一伙没人性的武装分子赶出国门或者就地消灭呢?

  不行!自己绝不能草率行动,小不忍则乱大谋,自己此刻一定要挺住!不能意气用事,绝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火力点,暴露自己的藏身所在。

  虽然忍字心头一把刀,但是能忍才是真汉子。

  毕竟此刻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干系甚大,直接关系到许多人的生命。

  打定主意后的成冲艰难地忍受着,虽然此刻的他远远地看见了那名中年汉子被杀,心如刀绞,但他也只能默默的忍受着,尽管这很难,他也只能如此,别无选择。

  可是那群武装分子并没有就此罢休,反而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他们在残忍地杀害了那名中年汉子之后,又将那罪恶的屠刀挥向了那名中年汉子的年迈的父母,那群丧尽天良的武装分子居然向年迈的老人下手了。

  这一幕幕让潜伏在不远处的成冲看得十分真切,此刻的他当真心在滴血,悲愤至极,那群乌龟生王八养的武装分子居然能做出如此的丧尽天良之事,他们真的枉为人,他们根本就不配做人。

  悲愤无比的成冲却依然强忍着,他圆瞪着愤怒的双眼,咬牙切齿脸色铁青,为了防止自己忍受不住,突然不顾一切地从掩体里直接蹦起来,他的双手深深地插入了丛林中的泥土中,两只手掌死死地各抓一把泥土,并且仿佛发泄一般,不断地用力抓捏。

  此刻的他完全将手中的泥土当成了武装分子的头盖骨来抓捏,这时候的他,真的希望能一把将所有武装分子的头骨都生生抓烂捏碎,即便如此,几乎都不能全数消除他对他们的新仇旧恨。

  可是他依旧只能静静地潜伏在不远处的丛林里,即便是咬碎钢牙也只能强忍着,作为一名成熟战士的他不能轻举妄动。

  不过,此刻几乎已经达到了他的忍耐的极限了。

  但是那群该死的武装分子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罪恶的屠刀,再次屠杀数人之后,一名武装分子居然丧尽天良地向一名年轻的母亲以及她怀中的孩子举起了无情的屠刀。

  他们居然要向尚不知此刻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孩子下手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成冲愤怒地责问自己道。

  既然忍无可忍,那么就无需再忍。

  此刻自己必须立刻出手,什么也不管了,什么也不顾了,如果此刻自己再不出手相救,那么整个村寨的村民很有可能都会丧命于这群猪狗不如的暴徒手中,因为,不光是老人妇女,他们现在竟然连嗷嗷待哺的孩子都不肯放过了。

  这群武装分子还是人吗?还是吗?

  干死他妈的!老子要杀了他们,老子要宰了他们,并且一个都不剩。

  暴怒地成冲此刻再也不留任何幻想,也不再考虑其它,此刻的他一门心思就是要全数干掉那群武装分子。

  全数干掉他们,消灭他们!让他们用生命为他们的罪恶而赎罪!以死谢罪!

  暴怒中的成冲低沉地嘶吼着,仿佛一只受伤的猛兽,同时他迅速将手中的m16a2步枪调整好,快速做好了立刻开枪射击的准备。

  然而,成冲不知道的是,这正是那名黑人大汉的阴谋,这正是那名黑人大汉极其愿意看到的,久在华夏边境线上活动的他,深刻了解华夏军队以及华夏军人的习性。

  华夏的军队,有时候为了解除老百姓的困难,可以没日没夜忘我地连续作战,直至许多士兵累得晕厥也不停歇,而华夏的军人,有时候仅仅只是为了救老百姓的一只牛或者一只羊,就可以慷慨地付出自己年轻的生命。

  所以,他坚信,在自己屠杀村民的时候,那名姓成的华夏军人,肯定会不顾他自己本人的安危,出手相救的。到时候只要他一开枪,那么就让雇主买买提看一看姓成那小子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并且,在自己方人数占绝对优势的白天,他们非常有自信能够顺利完成任务。

  只是,成冲不知道这些,不知道这是一个阴谋,不过,就算他知道这是个阴谋,此刻的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开枪解救的。

  军人,是干什么的?不是穿上军装四处耀武扬威抖威风的,而是为了保卫国家,保卫人民,保卫一个民族独立自主有尊严地屹立在世界之林而存在的。

  此刻虽然困难重重,危险环伺,但此刻的成冲为了让手无寸铁的村民们免遭那群武装分子的荼毒,他决定开枪射击了,此刻的他,不惜以牺牲自己以及战友孟浪的生命为代价。

  因为,祖国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事物可以与之媲美。

  可是,在三四百米的距离上,当成冲透过步枪的准星,朝那名挥刀向年轻母亲怀里的孩子砍去的武装分子瞄准之时,他却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

  虽然三四百米的距离并没有超出m16a2步枪的有效射程,可是当他透过准星向那名武装分子瞄准之时,才发现,目标在准星中,仅仅只是一个非常虚幻的影子罢了,并且还非常的小。

  此刻的他深刻地知道,在三四百米的距离上,步枪准星上面只要差那么一丝半毫,子弹击向目标时,偏差可就非常大了,这种偏差有时候可以大到足以使人目瞪口呆的地步。

  有时候,明明瞄准的是a目标,最后却莫名其妙地打到了b目标。

  可见,这时候的射击条件是非常的不理想。

  更何况,目标的周围全是村寨里的村民,如果弹着点偏差过大的话,那么击中其他村民的概率可就大大地增加了。

  并且那群武装分子好像早就有所准备一般,此刻的他们非常注意隐蔽,他们常常躲避在村民们的后面,用村民给他们当防弹衣,即便有时候不得不露头时,他们也会有意地用一个村民做掩护,或者就像蜻蜓点水一般,快进快出,根本不给射杀过多的向他们射击的机会。

  可是此刻的情况万分危急,那柄罪恶无情的屠刀已经高高举起,很快就会向那名嗷嗷待哺的孩子头上砍去,而砍下去的情景,成冲几乎不敢想象。

  时间十分紧迫,容不得成冲半分半秒的犹豫和思考,他在迅速调整好射击位置之后,左眼一闭,右手食指便果断地扣动了m16a2步枪的扳机。

  咻——

  随着m16a2步枪的一声尖锐的咆哮,那高速旋转的子弹在火药爆炸时的烧灼和推撞之下,飞速出膛,向那一名举起罪恶屠刀的武装分子呼啸而去。

  事实上,成冲对自己这毫无把握的一枪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只要能制止甚至迟滞那名武装分子那罪恶的一刀,暂时解救那名嗷嗷待哺的孩子,那么他的目的就算是已经达到了。

  然而,一向古板的老天爷有时候也十分的顽皮,他偶尔也会给人一次让人不敢轻易奢望的惊喜,兴许也是善良的老天爷对那群罪恶滔天的武装分子感到愤怒了。

  成冲那仓促的一枪,原本瞄准的是那名武装分子的上身部位,毕竟这个部位较为宽大,瞄准射击时把握较大。然而有些滑稽的是,成冲在开枪时,原本瞄得就不是很准确,而开枪时,枪身稍微有些晃动,原本瞄准的是对方是上身部位,没想到子弹却歪打正着地击中了那名武装分子的举刀的那条胳膊。

  误差不可谓不大,不过,这个误差却十分调皮甚至非常淘气地存在着。

  只是彼此相距太远,小口径的m16a2步枪子弹,在三四百米的距离上,虽然依旧杀伤力巨大,但是相比起其它口径较大的步枪子弹,威力还是稍逊一筹,子弹虽然顺利地穿透了该名武装分子的胳膊,但并没有将他的这条胳膊打断打烂打碎。

  不过,让他的这条胳膊即刻失去行动能力,那自是不必说的。

  就在成冲的枪声响过之后,其他武装分子包括所有的村民都当场惊呆了。

  可是成竹在胸的那名黑人大汉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惊慌,反而有一种不出老子所料的自豪感。他用极其自信的眼神,若无其事地瞅了一眼身旁的买买提,随即大手一挥,一声令下,指挥着一大群武装分子向成冲所隐藏潜伏的地方,有组织地铺天盖地而去。

  在向成冲藏身所在蜂拥而去的同时,这一大群武装分子迅速散开,随即所有人猫着腰大踏步向前,渐渐对成冲藏身所在地形成了合围之势,并且不停地向那个位置开枪射击,意欲用稀散而猛烈的火力将成冲死死地压制住,让他丝毫也动弹不得。

  情况于成冲而言,已经十分危急了。

  不过好在他早就有所准备,在他选择这个地方隐蔽潜伏之时,就已经找好了迅速撤退的道路了,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一个习惯,无论在哪里战斗,都随时都做好了向其它地方撤退的准备。

  作为一名优秀的士兵就应该这样,无论在哪里,都要做到能够快速进退,万不能死守在一个地方毫不动摇,毕竟在火力极其猛烈的现代武器攻击之下,不可能还有百分之百的坚固工事以及固不可摧的掩体,只有不停地更换战斗的位置,趁机开火,才能更好的保存自己,才能有效地打击敌人。

  否则,一直待在原地,那无疑是自寻死路的节奏。

  哒哒哒……

  在子弹猛烈向自己狂泻而来的同时,成冲还是寻找到最佳的射击时机,奋力地反击了一会儿,顺利地干掉了七八名武装分子之后,见对方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近了,成冲这才果断地收枪,迅速转身朝身后丛林深处快速奔去,动作极其麻利的同时,动静也尽可能地小。

  此刻茂密的丛林慷慨地为成冲挡去了不少的子弹。

  无数的子弹几乎都是紧随成冲的脚步而来,不少的子弹几乎都是擦着成冲的身体而过,那子弹尖锐的呼啸声,不断地在他耳边响起,而子弹卷起的一股股灼人的气浪,炙热而又恐怖,几乎将他身边的所有空气都给点燃了。

  此刻的成冲不管不顾,只是一门心思地狂奔着向前,身子不断地向前翻滚着,不停地跑着避弹步,顺着山势而行,身子敏捷得像一只十分熟悉丛林生活的金丝猴。

  可是子弹却一直都只在他身边呼啸,而并没有真正伤害到他,那群武装分子还在玩命地向他开枪,不断地叫嚣着,谩骂着,怒吼着。

  危险近在咫尺,死亡形影相随,生命危在旦夕,有时候,他的身体似乎只要向侧面多移动丝毫,就会准确无误地撞上向他射击而来的子弹一般。

  可是,就是有这么凑巧,那些蜂拥而来的子弹仿佛长了眼睛一般,总是和他的身体相差那么一丁点,只在他身边疯狂地呼啸,而并不能真正伤害他丝毫。

  搞什么?这群王八蛋想干什么?

  此刻的成冲虽然身上敏捷,但他还是非常清楚自己的能耐的,他对自己的战术动作还没有自信到能顺利躲避开如此多的子弹的地步,他是有自知之明的,因为在对方如此多的火力覆盖之下,除非刀枪不入,否则,任何人都早就被打成筛子了。

  毕竟,白天的光线好,能见度高,无论是谁,都难以躲过对方无数枪支的近乎疯狂般的扫射的,在对方几乎无死角的火力覆盖之下,谁又能侥幸成为漏网之鱼呢?

  可是,此刻的他们为什么只是不停地开枪,而并不真正瞄准自己射击呢?或者为什么不朝自己奔跑的方向来个无死角火力覆盖呢?这都是为什么呢?这毕竟很违反常理呀?

  成冲边向前跑边飞快地思索着这个问题,片刻之后,一个让他感到惊恐并且还捎带着无尽愤怒的答案忽然从他脑海里跳了出来。

  难道这帮王八蛋还想抓活的不成?